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二十三

啟玄子次注,林億、孫奇、高保衡等奉敕校正,孫兆重改誤。

《著至教論》《示從容論》《疏五過論》《徵四失論》


著至教論篇第七十五


〔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四時病類論篇末。」〕

黃帝坐明堂召雷公而問之曰:「子知醫之道乎【明堂,布政之宮也,八窻四闥,上圓下方,在國之南,故稱明堂。夫求民之瘼,恤民之隱,大聖之用心,故召引雷公問拯濟生靈之道也。】!」

雷公對曰:「誦而頗能解,解而未能別,別而未能明,明而未能彰【言所知解但得法守數而已,猶未能深盡精微之妙用也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楊上善云:『習道有五,一誦二解三別四明五彰。』」〕。足以治羣僚,不足至侯王【公不敢自高其道,然則布衣與血食主療亦殊矣。】。願得受樹天之度,四時陰陽合之,別星辰與日月光,以彰經術,後世益明【樹天之度,言高遠不極。四時陰陽合之,言順氣序也。別星辰與日月光,言別學者二明大小異也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〝別〞作〝列〞字。」〕。上通神農,著至教疑於二皇【公欲其經法明著,通於神農,使後世見之,疑是二皇並行之教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及《太素》〝疑〞作〝擬〞。」〕。」

帝曰:「善。無失之此,皆陰陽表裏,上下雌雄相輸應也,而道,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中知人事,可以長久,以教眾庶,亦不疑殆,醫道論篇,可傳後世,可以爲寶【以明著故。】。」

雷公曰:「請受道,諷誦用解【誦,亦諭也。諷諭者,所以比切近而令解也。】。」

帝曰:「子不聞陰陽傳乎!」

曰:「不知。」

曰:「夫三陽,天爲業【天爲業,言三陽之氣在人身形所行居上也。陰陽傳,上古書名也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〝天〞作〝太〞。」〕。上下無常,合而病至,偏害陰陽【上下無常,言氣乖通不定在上下也。合而病至,謂手足三陽氣相合而爲病至也。陽并至則精氣微,故偏損害陰陽之用也。】。」

雷公曰:「三陽莫當,請聞其解【莫當,言氣并至而不可當。】。」

帝曰:「三陽獨至者,是三陽并至,并至如風雨,上爲巔疾,下爲漏病【并至,謂手三陽足三陽氣并合而至也。足太陽脈起於目內眥,上額交巔上,其支別者,從巔至耳上角,其直行者,從巔入絡腦,還出別下項,從肩髆內夾脊,抵腰中,入循膂,絡腎屬膀胱。手太陽脈起於手,循臂上行交肩上,入缺盆絡心,循咽下鬲,抵胃屬小腸,故上爲巔疾,下爲漏病也,漏血膿出。所謂并至如風雨者,言無常準也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楊上善云:『漏病謂膀胱漏洩,大小便數不禁守也。』」〕。外無期,內無正,不中經紀,診無上下,以書別【言三陽并至,上下無常,外無色氣可期,內無正經常爾。所至之時,皆不中經脈綱紀;所病之證,又復上下無常,以書記銓量,乃應分別爾。】。」

雷公曰:「臣治疏愈,說意而已【雷公言臣之所治,稀得痊愈,請言深意而已,疑心已止也,謂得說則疑心乃止。】。」

帝曰:「三陽者,至陽也【六陽并合,故曰至盛之陽也。】。積并則爲驚,病起疾風,至如礔礰,九竅皆塞,陽氣滂溢,乾嗌喉塞【積,謂重也。言六陽重并,洪盛莫當,陽憤鬱惟盛,是爲滂溢無涯,故乾竅塞也。】。并於陰則上下無常,薄爲腸澼【陰,謂藏也。然陽薄於藏爲病,亦上下無常定之診,若在下爲病便數赤白。】。此謂三陽,直心坐不得起臥者,便身全,三陽之病【足太陽脈循肩下至腰,故坐不得起,臥便身全也。所以然者,起則陽盛鼓,故常欲得臥,臥則經氣均,故身安全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〝便身全〞作〝身重也〞。」〕。且以知天下何,以別陰陽應四時,合之五行【言知未備也。】。」

雷公曰〔新校正云:「按自此至篇末,全元起本別爲一篇,名方盛衰也。」〕:「陽言不別,陰言不理,請起受解,以爲至道【帝未許爲深知,故重請也。】。」

帝曰:「子若受傳,不知合至道,以惑師教,語子至道之要【不知其要,流散無窮,後世相習,去聖久遠,而學者各自是其法,則惑亂於師氏之教旨矣。】。病傷五藏,筋骨以消,子言不明不別,是世主學盡矣【言病之深重,尚不明別,然輕微者亦何開愈,今得徧知耶!然由是不知明世主學教之道,從斯盡矣。】。腎且絕,惋惋日暮,從容不出,人事不殷【舉藏之易知者也。然腎脈且絕,則心神內爍,筋骨脈肉日晚酸空也。暮,晚也。若以此之類,諸藏氣俱少不出者,當人事萎弱,不復殷多,所以爾者,是則腎不足,非傷損故也。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作〝腎且絕死,死日暮也。〞」】。」

字數:1532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2-04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