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十二

厥論篇第四十五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五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厥之寒熱者何也厥,謂氣逆上也。出《謬傳》爲〈腳氣廣飾方論〉焉。?」

岐伯對曰:「陽氣衰於下則爲寒厥,陰氣衰於下則爲熱厥陽,謂足之三陽脈。陰,謂足之三陰脈。下,謂足也。。」

帝曰:「熱厥之爲熱也,必起於足下者,何也陽主外,而厥在內,故問之。?」

岐伯曰:「陽氣起於足五指之表,陰脈者集於足下而聚於足心,故陽氣勝則足下熱也大約而言之,足太陽脈出於足小指之端外側,足少陽脈出於足小指次指之端,足陽明脈出於足中指及大指之端,並循足陽而上。肝脾腎脈集於足下,聚於足心,陰弱故足下熱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,陽氣『起於足』作『走於足』。『起』當作『走』。」。」

帝曰:「寒厥之爲寒也,必從五指而上於膝者,何也陰主內而厥在外,故問之。?」

岐伯曰:「陰氣起於五指之裏,集於膝下而聚於膝上,故陰氣勝則從五指至膝上寒,其寒也不從外,皆從內也亦大約而言之也。足太陰脈起於足大指之端內側,足厥陰脈起於足大指之端三毛中,足少陰脈起於足小指之下,斜趣足心,並循足陰而上,循股陰,入腹,故云:「集於膝下而聚於膝之上也。」。」

帝曰:「寒厥何失而然也?」

岐伯曰:「前陰者,宗筋之所聚,太陰陽明之所合也宗筋俠齊,下合於陰器,故云:「前陰者,宗筋之所聚也。」太陰者脾脈,陽明者胃脈,脾胃之脈皆輔近宗筋,故云:「太陰陽明之所合。」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前陰者,宗筋之所聚』作『厥陰者,衆筋之所聚』,全元起云:『前陰者,厥陰也。』與王注義異,亦自一說。」。春夏則陽氣多而陰氣少,秋冬則陰氣盛而陽氣衰此乃天之當道。。此人者質壯,以秋冬奪於所用,下氣上爭,不能復,精氣溢下,邪氣因從之而上也質,謂形質也。奪於所用,謂多欲而奪其精氣也。。氣因於中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氣因於中』作『所中』。」,陽氣衰,不能滲營其經絡,陽氣日損,陰氣獨在,故手足爲之寒也。」

帝曰:「熱厥何如而然也源其所由爾。?」

岐伯曰:「酒入於胃,則絡脈滿而經脈虛,脾主爲胃行其津液者也,陰氣虛則陽氣入,陽氣入則胃不和,胃不和則精氣竭,精氣竭則不營其四支也前陰爲太陰陽明之所合,故胃不和則精氣竭也。內精不足,故四支無氣以營之。。此人必數醉,若飽以入房,氣聚於脾中不得散,酒氣與穀氣相薄,熱盛於中,故熱徧於身,內熱而溺赤也。夫酒氣盛而慓悍,腎氣有衰,陽氣獨勝,故手足爲之熱也醉飽入房,內亡精氣,中虛熱入,由是腎衰,陽盛陰虛,故熱生於手足也。。」

帝曰:「厥或令人腹滿,或令人暴不知人,或至半日遠至一日乃知人者,何也暴,猶卒也,言卒然冒悶不醒覺也。不知人,謂悶甚不知識人也,或謂尸厥。?」

岐伯曰:「陰氣盛於上則下虛,下虛則腹脹滿。陽氣盛於上,則下氣重上,而邪氣逆,逆則陽氣亂,陽氣亂則不知人也陰,謂足太陰氣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陽氣盛於上』五字,作『腹滿』二字,當從《甲乙經》之說。何以言之,別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陽脈下墜,陰脈上爭,發尸厥焉。』有陰氣盛於上,而又言陽氣盛於上。又按張仲景云:『少陰脈不至,腎氣微,少精血,奔氣促迫,上入胸鬲,宗氣反聚,血結心下,陽氣退下,熱歸陰股,與陰相動,令身不仁,此爲尸厥。』仲景言陽氣退下,則是陽氣不得盛於上,故知當從《甲乙經》也。又王注陰謂足太陰亦爲未盡,按〈繆刺論〉云:『邪客於手足少陰太陰足陽明之絡,此五絡皆會於耳中,上絡左角,五絡俱竭,令人身脈皆動而形無知,其狀若尸,或曰尸厥焉。得專解陰爲太陰也。』」。」

帝曰:「善。願聞六經脈之厥狀病能也爲前問解,故請備聞諸經厥也。。」

岐伯曰:「巨陽之厥,則腫首,頭重,足不能行,發爲眴仆巨陽,太陽也。足太陽脈起於目內眥,上額交巔上,其支別者,從巔至耳上角,其直行者,從巔入絡腦,還出別下項,循肩髆內,俠脊,抵腰中,入循膂,絡腎,屬膀胱,其支別者,從腰中,下貫臀,入膕中,其支別者,從髆內左右別下貫胂,過髀樞,循髀外後廉,下合膕中,以下貫腨內,出外踝之後,循京骨至小指之端外側。由是厥逆外形斯證也。『腫』或作『踵』非。。陽明之厥,則癲疾,欲走呼,腹滿,不得臥,面赤而熱,妄見而妄言足陽明脈起於鼻交頞中,下循鼻外,入上齒中,還出俠口,環脣,下交承漿,却循頤後下廉,出大迎,循頰車,上耳前,過客主人,循髮際,至額顱。其支別者,從大迎前下人迎,循喉嚨,入缺盆,下鬲,屬胃,絡脾,其直行者,從缺盆下乳內廉,下俠齊,入氣街中,其支別者,起胃下口,循腹裏,下至氣街中而合,以下髀,抵伏兔,下入膝髕中,下循䯒外廉,下足跗,入中指內閒,其支別者,下膝三寸而別,以下入中指外閒。其支別者,上跗,入大指閒,出其端,故厥如是也。『癲』一爲『巔』非。。少陽之厥,則暴聾,頰腫而熱,脇痛,䯒不可以運足少陽脈,起於目銳眥,上抵頭角,下耳後,循頸,行手少陽之前,至肩上,交出手少陽之後,入缺盆。其支別者,從耳後入耳中,出走耳前,至目銳眥後。其支別者,目銳眥下大迎,合手少陽於䪼,下加頰車,下頸,合缺盆,以下胸中,貫鬲,絡肝,屬膽,循脇裏,出氣街,遶髦際,橫入髀厭中。其直行者,從缺盆下掖,循胸,過季脇,下合髀厭中,以下循髀陽,出膝外廉,下入外輔骨之前,直下抵絕骨之端,下出外踝之前,循足跗,出小指次指之端,故厥如是。

太陰之厥,則腹滿䐜脹,後不利,不欲食,食則嘔,不得臥足太陰脈起於大指之端,上膝股內前廉,入腹,屬脾,絡胃,上鬲,俠咽,連舌本,散舌下。其支別者,復從胃別,上鬲,注心中,故厥如是。。少陰之厥,則口乾,溺赤,腹滿,心痛足少陰脈,上股內後廉,貫脊,屬腎,絡膀胱,其直行者,從腎上貫肝鬲,入肺中,循喉嚨,俠舌本,其支別者,從肺出,絡心,注胸中,故厥如是。。厥陰之厥,則少腹腫痛,腹脹,涇溲不利,好臥,屈膝,陰縮腫,䯒內熱足厥陰脈去內踝一寸,上踝八寸,交出太陰之後,上膕內廉,循股陰,入髦中,下環陰器,抵少腹,俠胃,屬肝,絡膽,上貫鬲,故厥如是矣。『胻內熱』一本云『胻外熱』,傳寫行書內外誤也。。盛則寫之,虛則補之,不盛不虛以經取之不盛不虛,謂邪氣未盛,真氣未虛,如是則以穴俞經法,留呼多少而取之。

太陰厥逆,䯒急攣,心痛引腹,治主病者足太陰脈起於大指之端,循指內側,上內踝前廉,上腨內,循䯒骨後,上膝股內前廉,入腹,其支別者,復從胃別,上鬲,注心中,故䯒急攣,心痛引腹也。太陰之脈行,有左右候,其有過者,當發取之,故言治主病者。 新校正云:「詳從太陰厥逆至篇末,全元起本在第九卷王氏移於此。」。少陰厥逆,虛滿,嘔變,下泄清,治主病者以其脈從腎上貫肝鬲,入肺中,循喉嚨,故如是。。厥陰厥逆,攣腰痛,虛滿,前閉,譫言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云:『譫言者,氣虛獨言也。』」,治主病者以其脈循股陰,入髦中,環陰器,復上循喉嚨之後,絡舌本,故如是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,厥陰之經不絡舌本,王氏注〈刺熱篇〉、〈刺腰痛篇〉并此三注俱云絡舌本,又注〈風論〉、〈痹論〉各不云絡舌本,王注自有異同,當以《甲乙經》爲正。」。三陰俱逆,不得前後,使人手足寒,三日死三陰絕,故三日死。

太陽厥逆,僵仆,嘔血,善衂,治主病者以其脈起目內眥,又循脊,絡腦,故如是。。少陽厥逆,機關不利,機關不利者,腰不可以行,項不可以顧以其脈循頸下,繞髦際,橫入髀厭中,故如是。。發腸癰,不可治。驚者,死足少陽脈貫鬲,絡肝,屬膽,循脇裏,出氣街。發腸癰則經氣絕,故不可治。驚者,死也。。陽明厥逆,喘欬,身熱,善驚,衂,嘔血以其脈循喉嚨,入缺盆,下鬲,屬胃,絡脾,故如是。。手太陰厥逆,虛滿而欬,善嘔沫,治主病者手太陰脈起於中焦,下絡大腸,還循胃口,上鬲,屬肺,故如是。。手心主少陰厥逆,心痛引喉,身熱死,不可治手心主脈起於胸中,出屬心包。手少陰脈其支別者,從心系上俠咽喉,故如是。。手太陽厥逆,耳聾,泣出,項不可以顧,腰不可以俛仰,治主病者手太陽脈支別者,從缺盆,循頸,上頰,至目銳眥,却入耳中。其支別者,從頰,上䪼,抵鼻,至目內眥,故耳聾,泣出,項不可以顧也。腰不可以俛仰,脈不相應,恐古錯簡文。。手陽明少陽厥逆,發喉痹,嗌腫,痓,治主病者手陽明脈支別者,從缺盆上頸。手少陽脈支別者,從膻中上出缺盆,上項,故如是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『痓』作『痙』。」

字數:2807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