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十一

腹中論篇第四十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五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有病心腹滿,旦食則不能暮食,此爲何病?」

岐伯對曰:「名爲鼓脹心腹脹滿,不能再食,形如鼓脹,故名鼓脹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『鼓』作『穀』。」。」

帝曰:「治之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治之以雞矢醴,一劑知,二劑已按古本草,雞矢並不治鼓脹,惟大利,小便微寒,今方制法,當取用處湯漬服之。。」

帝曰:「其時有復發者,何也復,謂再發,言如舊也。?」

岐伯曰:「此飲食不節,故時有病也,雖然其病且已,時故當病,氣聚於腹也飲食不節則傷胃。胃脈者,循腹裏而下行,故飲食不節,時有病者復病,氣聚於腹中也。。」

帝曰:「有病胸脇支滿者,妨於食,病至則先聞腥臊臭,出清液,先唾血,四支清,目眩時時,前後血病,名爲何?何以得之清液,清水也,亦謂之清涕。清涕者,謂從窈漏中漫液而下,水出清冷也。眩謂目視眩轉也。前後血,謂前陰後陰出血也。。」

岐伯曰:「病名血枯,此得之年少時,有所大脫血,若醉入房,中氣竭,肝傷,故月事衰少不來也出血多者,謂之脫血。漏下、鼻衂、嘔吐出血,皆同焉。夫醉則血脈盛,血脈盛則內熱,因而入房,髓液皆下,故腎中氣竭也。肝藏血,以少大脫血,故肝傷也。然於丈夫則精液衰乏,女子則月事衰少而不來。。」

帝曰:「治之柰何?復以何術?」

岐伯曰:「以四烏鰂骨,一藘茹,二物并合之,丸以雀卵,大如小豆,以五丸爲後飯,飲以鮑魚汁,利腸中新校正云:「按別本一作『傷中』。」及傷肝也飯後藥先,謂之後飯。按古《本草經》云:「烏鰂魚骨、藘茹等並不治血枯,然經法用之,是攻其所生所起爾。」夫醉、勞力以入房,則腎中精氣耗竭。月事衰少不至,則中有惡血淹留。精氣耗竭則陰萎不起而無精,惡血淹留則血痹,著中而不散,故先茲四藥用入方焉。古《本草經》曰:「烏鰂魚骨,味鹹冷平,無毒,主治女子血閉。藘茹,味辛寒平,有小毒,主散惡血。雀卵,味甘溫平,無毒,主治男子陰萎不起,強之令熱,多精有子。鮑魚,味辛臭溫平,無毒,主治瘀血,血痹在四支不散者。尋文會意,方義如此而處治之也。」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及《太素》『藘茹』作『䕡茹』,詳王注性味乃『䕡茹』,當改『藘』作『䕡』。又按《本草》烏鰂魚骨『冷』作『微溫』,雀卵『甘』作『酸』,與王注異。」。」

帝曰:「病有少腹盛,上下左右皆有根,此爲何病?可治不?」

岐伯曰:「病名曰伏梁伏梁,心之積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伏梁與心積之伏梁大異,病有名同而實異者非一,如此之類是也。」。」

帝曰:「伏梁何因而得之?」

岐伯曰:「裹大膿血,居腸胃之外,不可治。治之,每切按之致死。」

帝曰:「何以然?」

岐伯曰:「此下則因陰,必下膿血,上則迫胃脘,生鬲俠胃脘內癰正當衝脈、帶脈之部分也。帶脈者,起於季脇,迴身一周,橫絡於齊下。衝脈者與足少陰之絡起於腎下,出於氣街,循陰股,其上行者,出齊下,同身寸之三寸,關元之分,俠齊直上,循腹,各行會於咽喉,故病當其分,則少腹盛,上下左右皆有根也,以其上下堅盛如有潛梁,故曰病名伏梁,不可治也。以裹大膿血,居腸胃之外,按之痛悶不堪,故每切按之致死也。以衝脈下行者絡陰,上行者循腹,故也。上則迫近於胃脘,下則因薄於陰器也。若因薄於陰則便下膿血,若迫近於胃則病氣上出於鬲,復俠胃脘,內長其癰也,何以然哉?以本有大膿血在腸胃之外故也。『生』當爲『出』,傳文誤也。 新校正云:按「《太素》『俠胃』作『使胃』。」。此久病也,難治。居齊上爲逆,居齊下爲從。勿動亟奪若裹大膿血,居齊上則漸傷心藏,故爲逆。居齊下則去心稍遠,猶得漸攻,故爲從。從,順也。亟,數也。奪,去也。言不可移動,但數數去之則可矣。,論在刺法中今經亡。。」

帝曰:「人有身體、髀、股、䯒皆腫,環齊而痛,是爲何病。」

岐伯曰:「病名伏梁此二十六字錯簡在〈奇病論〉中,若不有此二十六字則下文無據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並無注解,盡在下卷〈奇病論〉中。」。此風根也此四字此篇本有,〈奇病論〉中亦有之。。其氣溢於大腸而著於肓,肓之原在齊下,故環齊而痛也,不可動之,動之爲水溺濇之病亦衝脈也。齊下,謂脖胦,在齊下同身寸之二寸半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肓之原,名曰脖胦。」。」

帝曰:「夫子數言熱中、消中不可服高梁、芳草、石藥。石藥發瘨,芳草發狂多飲數溲,謂之熱中。多食數溲,謂之消中。多喜,曰瘨。多怒,曰狂。芳,美味也。。夫熱中、消中者,皆富貴人也,今禁高梁是不合其心,禁芳草、石藥是病不愈,願聞其說熱中、消中者,脾氣之上溢,甘肥之所致,故禁食高梁、芳美之草也。〈通評虛實論〉曰:「凡治消癉,甘肥貴人則高梁之疾也。」又〈奇病論〉曰:「夫五味入於口,藏於胃,脾爲之行其精氣,津液在脾,故令人口甘,此肥美之所發也,此人必數食甘美而多肥也。」肥者令人內熱,甘者令人中滿,故其氣上溢,轉爲消渴,此之謂也。夫富貴人者,驕恣縱欲輕人而無能禁之,禁之則逆其志,順之則加其病,帝思難詰,故發問之。高,膏。梁,米也。石藥,英乳也。芳,草濃美也。然此五者,富貴人常服之,難禁也。。」

岐伯曰:「夫芳草之氣美,石藥之氣悍,二者其氣急疾堅勁,故非緩心和人,不可以服此二者脾氣溢而生病,氣美則重盛於脾消熱之氣,躁疾氣悍則又滋其熱,若人性和心緩,氣候舒勻,不與物爭,釋然寬泰,則神不躁迫,無懼內傷,故非緩心和人,不可以服此二者。悍,利也。堅,定也,固也。勁,剛也。言其芳草、石藥之氣堅定固久,剛烈而卒不歇滅,此二者是也。。」

帝曰:「不可以服此二者,何以然?」

岐伯曰:「夫熱氣慓悍,藥氣亦然,二者相遇,恐內傷脾慄,疾也。。脾者,土也而惡木,服此藥者,至甲乙日更論熱氣慓盛則木氣內餘,故心非和緩,則躁怒數起,躁怒數起則熱氣因木以傷脾,甲乙爲木,故至甲乙日更論脾病之增減也。。」

帝曰:「善。有病膺腫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作『癰腫』。」、頸痛、胸滿、腹脹,此爲何病?何以得之膺,胸傍也。頸,項前也。胸,膺間也。?」

岐伯曰:「名厥逆氣逆所生,故名厥逆。。」

帝曰:「治之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灸之則瘖,石之則狂,須其氣并乃可治也石,謂以石鍼開破之。。」

帝曰:「何以然?」

岐伯曰:「陽氣重上,有餘於上,灸之則陽氣入陰,入則瘖,石之則陽氣虛,虛則狂灸之則火氣助陽,陽盛故入陰。石之則陽氣出,陽氣出則內不足,故狂。。須其氣并而治之,可使全也并,謂并合也,待自并合則兩氣俱全,故可治,若不爾而灸石之,則偏致勝負,故不得全而瘖、狂也。帝曰:「善。何以知懷子之且生也?」。」

岐伯曰:「身有病而無邪脈也病,謂經閉也。《脈法》曰:「尺中之脈來而斷絕者,經閉也。」月水不利,若尺中脈絕者,經閉也,今病經閉,脈反如常者,婦人姙娠之證,故云身有病而無邪脈。。」

帝曰:「病熱而有所痛者,何也?」

岐伯曰:「病熱者,陽脈也,以三陽之動也。人迎一盛少陽,二盛太陽,三盛陽明,入陰也。夫陽入於陰,故病在頭與腹,乃䐜脹而頭痛也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節藏象論〉云:『人迎一盛病在少陽。二盛病在太陽。三盛病在陽明。』與此論同。又按《甲乙經》『三盛陽明』無『入陰也』三字。」。」

帝曰:「善。」

字數:2438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