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註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四

玄子次註林保衡等奉敕校正孫重改誤

  • 異法方宜論 
  • 移精變氣論 
  • 湯液醪醴論 
  • 玉板論要篇 
  • 診要經終論 

異法方宜論篇第十二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九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醫之治病也,一病而治各不同,不同,謂鍼石、灸焫、毒藥、導引、按蹻也。皆愈,何也?」

岐伯對曰:「地勢使然也。謂法天地生長收藏及高下燥濕之勢。故東方之域,天地之所始生也。法春氣也。魚鹽之地,海濱傍水。魚鹽之地,海之利也,濱,水際也,隨業近之。其民食魚而嗜鹹,皆安其處,美其食。豐其利故居安,恣其味故食美。魚者使人熱中,鹽者勝血。魚發瘡則熱中之信,鹽發渴則勝血之徵。故其民皆黑色疏理,其病皆爲癰瘍。血弱而熱,故喜爲癰瘍。其治宜砭石。砭石,謂以石爲鍼也。山海經曰:「高氏之山,有石如玉,可以爲鍼。」則砭石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『氏』一作『伐』。」故砭石者亦從東方來。東人今用之。

「西方者,金玉之域,沙石之處,天地之所收引也。法秋氣也。引,謂牽引使收斂也。其民陵居而多風,水土剛強。居室如陵,故曰陵居。金氣肅殺,故水土剛強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大抵西方地高,民居高陵故多風也,不必室如陵矣。」其民不衣而褐薦,其民華食而脂肥。不衣絲綿,故曰不衣。褐,謂毛布也。薦,謂細草也。華,謂鮮美酥酪骨肉之類也,以食鮮美,故人體脂肥。故邪不能傷其形體,其病生於內。水土剛強,飲食脂肥,膚腠閉封,血氣充實,故邪不能傷也。內,謂喜怒悲憂恐及飲食男女之過甚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『悲』一作『思』,當作思。已具〈陰陽應象大論〉注中。」其治宜毒藥。能攻其病則謂之毒藥,以其血氣盛,肌肉堅,飲食華,水土強,故病宜毒藥方制御之。藥,謂草木蟲魚鳥獸之類,皆能除病者也。故毒藥者亦從西方來。西人方術今奉之。

「北方者,天地所閉藏之域也。其地高陵居,風寒冰冽。法冬氣也。其民樂野處而乳食,藏寒生滿病。水寒冰冽故生病於藏寒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無滿字。」其治宜灸焫。火艾燒灼,謂之灸焫。故灸焫者亦從北方來。北人正行其法。

「南方者,天地所長養,陽之所盛處也。其地下水土弱,霧露之所聚也。法夏氣也。地下則水流歸之,水多故土弱而霧露聚。其民嗜酸而食胕。言其所食不芬香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云:『食魚也。』」故其民皆緻理而赤色,其病攣痹。酸味收斂,故人皆肉理密緻。陽盛之處,故色赤。濕氣內滿,熱氣內薄,故筋攣脈痹也。其治宜微鍼。微,細小也。細小之鍼,調脈衰盛也。故九鍼者亦從南方來。南人盛崇之。

「中央者,其地平以濕,天地所以生萬物也衆。法土德之用,故生物衆。然東方海,南方下,西方北方高,中央之地平以濕,則地形斯異,生病殊焉。其民食雜而不勞。四方輻輳而萬物交歸,故人食紛雜而不勞也。故其病多痿厥寒熱。濕氣在下,故多病痿弱氣逆及寒熱也。〈陰陽應象大論〉曰:「地之濕氣,感則害皮肉筋脈。」居近於濕故爾。其治宜導引按蹻。導引,謂搖筋骨動支節。按,謂抑按皮肉。蹻,謂捷舉手足。故導引按蹻者,亦從中央出也。中人用爲養神調氣之正道也。

「故聖人雜合以治,各得其所宜。隨方而用,各得其宜,唯聖人法乃能然矣。故治所以異而病皆愈者,得病之情,知治之大體也。達性懷故然。

字數:1056,最後更新時間:2022-06-14
卷第二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