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七

血氣形志篇第二十四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,此篇併在前篇,王氏分出爲別篇。」

夫人之常數,太陽常多血少氣,少陽常少血多氣,陽明常多氣多血,少陰常少血多氣,厥陰常多血少氣,太陰常多氣少血,此天之常數血氣多少,此天之常數,故用鍼之道,常寫其多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〈十二經水篇〉云:『陽明多血多氣,刺深六分,留十呼。太陽多血多氣,刺深五分,留七呼。少陽少血多氣,刺深四分,留五呼。太陰多血少氣,刺深三分,留四呼。少陰少血多氣,刺深二分,留三呼。厥陰多血少氣,刺深一分,留二呼。』太陽太陰血氣多少與《素問》不同,又〈陰陽二十五人形性血氣不同篇〉與《素問》同,蓋皇甫疑而兩存之也。」。足太陽與少陰爲表裏,少陽與厥陰爲表裏,陽明與太陰爲表裏,是爲足陰陽也。手太陽與少陰爲表裏,少陽與心主爲表裏,陽明與太陰爲表裏,是爲手之陰陽也。今知手足陰陽所苦,凡治病必先去其血,乃去其所苦,伺之所欲,然後寫有餘補不足先去其血,謂見血脈盛滿獨異於常者,乃去之。不謂常刺,則先去其血也。

欲知背俞,先度其兩乳間中折之,更以他草度去半已,即以兩隅相拄也。乃舉以度其背,令其一隅居上,齊脊大椎,兩隅在下,當其下隅者,肺之俞也度,謂度量也。言以草量其乳閒四分去一,使斜與橫等,折爲三隅,以上隅齊脊大椎,則兩隅下當肺俞也。。復下一度,心之俞也謂以上隅齊脊三椎也。。復下一度,左角肝之俞也,右角脾之俞也。復下一度,腎之俞也。是謂五藏之俞,灸刺之度也《靈樞經》及《中誥》咸云:「肺俞在三椎之傍,心俞在五椎之傍,肝俞在九椎之傍,脾俞在十一椎之傍,腎俞在十四椎之傍。」尋此經草量之法則合度之人,其初度兩隅之下,約當肺俞,再度兩隅之下,約當心俞,三度兩隅之下,約當七椎,七椎之傍乃鬲俞之位,此經云左角肝之俞,右角脾之俞,殊與《中誥》等經不同,又四度則兩隅之下約當九椎,九椎之傍乃肝俞也。經云腎俞未究其源。

形樂志苦,病生於脈,治之以灸刺形,謂身形。志,謂心志。細而言之,則七神殊守。通而論之,則約形志以爲中外爾。然形樂,謂不甚勞役。志苦,謂結慮深思。不甚勞役則筋骨平調,結慮深思則榮衞乖否,氣血不順,故病生於脈焉。夫盛寫虛補是灸刺之道,猶當去其血絡而後調之,故上文曰:「凡治病必先去其血,乃去其所苦,伺之所欲,然後寫有餘,補不足。」則其義也。。形樂志樂,病生於肉,治之以鍼石志樂,謂悅懌忘憂也。然筋骨不勞,心神悅懌,則肉理相比,氣道滿填,衞氣怫結,故病生於肉也。夫衞氣留滿,以鍼寫之,結聚膿血,石而破之。石,謂石鍼則砭石也,今亦以䤵鍼代之。。形苦志樂,病生於筋,治之以熨引形苦,謂修業就役也。然脩業以爲就役而作,一過其用則致勞傷,勞用以傷,故病生於筋。熨,謂藥熨。引,謂導引。。形苦志苦,病生於咽嗌,治之以百藥修業就役,結慮深思,憂則肝氣并於脾,肝與膽合,嗌爲之使,故病生於嗌也。〈宣明五氣篇〉曰:「精氣并於肝則憂。」〈奇病論〉曰:「肝者中之將也,取決於膽,咽爲之使也。」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咽嗌』作『困竭』,『百藥』作『甘藥』。」。形數驚恐,經絡不通,病生於不仁,治之以按摩醪藥驚則脈氣併,恐則神不收,脈併神游,故經絡不通而爲不仁之病矣。夫按摩者,所以開通閉塞,導引陰陽。醪藥者,所以養正袪邪調中理氣。故方之爲用,宜以此焉。醪藥,謂酒藥也。不仁,謂不應其用則𢂽痹矣。。是謂五形志也。

刺陽明出血氣,刺太陽出血惡氣,刺少陽出氣惡血,刺太陰出氣惡血,刺少陰出氣惡血,刺厥陰出血惡氣也明前三陽三陰血氣多少之刺約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云:『刺陽明出血氣,刺太陰出血氣。』楊上善注云:『陽明太陰雖爲表裏,其血氣俱盛,故並寫血氣,如是則太陰與陽明等俱爲多血多氣,前文太陰一云多血少氣,二云多氣少血,莫可的知。』詳《太素》血氣並寫之旨,則二說俱未爲得,自與陽明同爾,又此刺陽明一節,宜續前寫有餘補不足下,不當隔在草度法五形志後。」

字數:1390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