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常政大論篇第七十


新校正云:「詳此篇統論五運有平氣不及太過之事,次言地理有四方高下陰陽之異,又言歲有不病而藏氣不應爲天氣制之,而氣有所從之說,仍言六氣五類相制勝,而歲有胎孕不育之理,而後明在泉六化五味有薄厚之異,而以治法終之,此篇之大槩如此,而專名〈五常政大論〉者,舉其所先者言也。」

黃帝問曰:「太虛寥廓,五運廻薄,衰盛不同,損益相從,願聞平氣何如而名?何如而紀也?」

岐伯對曰:「昭乎哉問也!木曰敷和敷布和氣,物以生榮。,火曰升明火氣高明。,土曰備化廣被化氣,捐於群品。,金曰審平金氣清審平而定。,水曰靜順水體清靜,順於物也。。」

帝曰:「其不及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木曰委和陽和之氣,委屈而少用也。,火曰伏明明曜之氣,屈伏不申。。土曰卑監土雖卑少,猶監萬物之生化也。。金曰從革從順革易,堅成萬物。,水曰涸流水少故流注乾涸。。」

帝曰:「太過何謂?」

岐伯曰:「木曰發生宣發生氣,萬物以榮。。火曰赫曦盛明也。。土曰敦阜敦,厚也。阜,高也。土餘故高而厚。。金曰堅成氣爽風勁,堅成庶物。。水曰流衍衍,泮衍也,溢也。。」

帝曰:「三氣之紀,願聞其候?」

岐伯曰:「悉乎哉問也新校正云:「按此論與〈五運行大論〉及〈陰陽應象大論〉、〈金匱真言論〉相通。」!敷和之紀,木德周行,陽舒陰布,五化宣平自當其位不與物爭,故五氣之化,各布政令於四方,無相干犯。 新校正云:「按王注太過不及『各紀年辰,此平木運。』注不紀年辰者『平氣之歲,不可以定紀也。』或者欲補注云:『謂丁巳、丁亥、壬寅、壬申歲者,是未達也。』」。其氣端端,直也,麗也。。其性隨順於物化。。其用曲直曲直材幹,皆應用也。。其化生榮木化宣行,則物生榮而美。。其類草木木體堅高,草形卑下,然各有堅脆剛柔蔓結條屈者。。其政發散春氣發散,物稟以生,木之化也。。其候溫和和春之氣也。。其令風木之令行,以和風。

其藏肝五藏之氣與肝同。。肝其畏清清,金令也,木性暄故畏清。〈五運行大論〉曰:「木其性暄。」又曰:「燥勝風。」。其主目陽升,明見目與同也。。其穀麻色蒼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其穀麥。』與此不同。」。其果李味酸也。。其實核中有堅核者。。其應春四時之中春化同。。其蟲毛木化宣行,則毛蟲生。。其畜犬如草木之生,無所避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其畜雞。』」

其色蒼木化宣行,則物浮蒼翠。。其養筋酸入筋。。其病裏急支滿木氣所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是以知病之在筋也。』」。其味酸木化敷和,則物酸味厚。。其音角調而直也。。其物中堅象土中之有木也。。其數八成數也。

升明之紀,正陽而治,德施周普,五化均衡均,等也。衡,平也。。其氣高火炎上。。其性速火性躁疾。。其用燔灼灼,燒也。燔之與灼皆火之用。。其化蕃茂長氣盛,故物火。。其類火五行之氣與火類同。。其政明曜德合高明,火之政也。。其候炎暑氣之至也,以是候之。。其令熱熱至乃令行。

其藏心心氣應之。。心其畏寒寒水令也,心性暑熱,故畏寒。〈五運行大論〉曰:「心其性暑。」,又曰:「寒勝熱。」。其主舌火以燭幽,舌申明也。。其穀麥色赤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其穀黍。』又〈藏氣法時論〉云:『麥也。』。其果杏味苦也。。其實絡中有支絡者。。其應夏四時之氣,夏氣同。。其蟲羽羽,火象也。火化宣行則羽蟲生。。其畜馬健决躁速,火類同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其畜羊。』」

其色赤色同又明。。其養血,其病瞤瘛火之性動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是以知病之在脈也。』」。其味苦外明氣化,則物苦味純。。其音徵和而美。。其物脈中多支脈,火之化也。。其數七成數也。

備化之紀,氣協天休,德流四政,五化齊脩土之德靜,分助四方,贊成金木水火之政。土之氣厚,應天休和之氣,以生長收藏,終而復始,故五化齊脩。。其氣平土之生也,平而正。。其性順應順群品,悉化成也。。其用高下田土高下,皆應用也。。其化豐滿豐滿萬物,非土化不可也。。其類土五行之化,土類同。。其政安靜土體厚,土德靜,故政化亦然。。其候溽蒸溽,濕也。蒸,熱也。。其令濕濕化不絕竭,則土令延長。

其藏脾脾氣同。。脾其畏風風,木令也,脾性雖四氣兼并,然其所主猶畏木也。〈五運行大論〉云:「脾其性靜。」兼又曰:「風勝濕。」。其主口上體包容,口主受納。。其穀稷色黃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作『稷』,〈藏氣法時論〉作『粳』。」。其果棗味甘也。。其實肉中有肌肉者。。其應長夏長夏,謂長養之夏。新校正云:「按王注〈藏氣法時論〉云:『夏爲土母,土長于中,以長而治。』故云長夏,又注〈六節藏象論〉云:『所謂長夏者,六月也,土生於火,長在夏中。』既長而王,故云長夏。」。其蟲倮無毛羽鱗甲,土形同。。其畜牛成彼稼穡土之用也。牛之應用,其緩而和。

其色黃土同也。。其養肉所養者厚而靜。。其病否土性擁礙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病在舌本。』是以知病之在肉也。」。其味甘備化氣豐,則物味甘厚。。其音宮大而重。。其物膚物稟備化之氣,則多肌肉。。其數五生數也,正土不虛加,故也。

審平之紀,收而不爭,殺而無犯,五化宣明犯,謂刑犯於物也。收而不爭,殺而無犯,匪審平之,德何以能爲是哉!。其氣潔金氣以潔白瑩明爲事。。其性剛性剛故摧缺於物。。其用散落金用則萬物散落。。其化堅斂收斂堅強,金之化也。。其類金審平之化,金類同。。其政勁肅化急速而整肅也。勁,銳也。。其候清切清,大涼也。切,急也,風聲也。。其令燥燥,乾也。

其藏肺肺氣之用,同金化也。。肺其畏熱熱,火令也。肺性涼,故畏火熱。〈五運行大論〉曰:「肺其性涼。」。其主鼻肺藏氣,鼻通息也。。其穀稻色白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作『稻』,〈藏氣法時論〉作『黃黍』。」。其果桃味辛也。。其實殼外有堅殼者。。其應秋四時之化秋氣同。。其蟲介外被堅甲者。。其畜雞性善鬥傷,象金用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其畜馬。』」。其色白色同也。。其養皮毛堅同也。。其病欬有聲之病,金之應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病在背。』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。」。其味辛審平化治,則物辛味正。。其音商和利而揚。。其物外堅金化宣行,則物體外堅。。其數九成數也。

靜順之紀,藏而勿害,治而善下,五化咸整治,化也。水之性下,所以德全江海,所以能爲百谷主者,以其善下之也。。其氣明清淨明昭,水氣所主。。其性下歸流於下。。其用沃衍用非淨事,故沬生而流溢。沃,沬也。衍,溢也。。其化凝堅藏氣布化,則水物凝堅。。其類水淨順之化,水同類。。其政流演井泉不竭,河流不息,則流演之義也。。其候凝肅凝,寒也。肅,靜也。寒來之氣候。。其令寒水令宣行,則寒司物化。

其藏腎腎藏之用,同水化也。。腎其畏濕濕,土氣也,腎性凜,故畏土濕,〈五運行大論〉曰:「腎其性凜。」。其主二陰流注應同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曰:『北方黑色入通於腎,開竅於二陰。』」。其穀豆色黑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及〈藏氣法時論〉同。」。其果栗味鹹也。。其實濡中有津液也。。其應冬四時之化,冬氣同。。其蟲鱗鱗水化生。。其畜彘善,下也。彘,豕也。

其色黑色同也。。其養骨髓氣入也。。其病厥厥,氣逆也。凌,上也,倒行不順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金匱真言論〉云:『病在谿。』是以知病之在骨也。」。其味鹹味同也。。其音羽深而和也。。其物濡水化豐洽,庶物濡潤。。其數六成數也。。故生而勿殺,長而勿罰,化而勿制,收而勿害,藏而勿抑,是謂平氣生氣主歲,收氣不能縱其殺。長氣主歲,藏氣不能縱其罰。化氣主歲,生氣不能縱其制。收氣主歲,長氣不能縱其害。藏氣主歲,化氣不能縱其抑。夫如是者,皆天氣平,地氣正,五化之氣,不以勝剋爲用,故謂曰:「平和氣也。」

委和之紀,是謂勝生丁卯、丁丑、丁亥、丁酉、丁未、丁巳之歲。。生氣不政,化氣廼揚木少,故生氣不政。土寬,故化氣廼揚。。長氣自平,收令廼早火無忤犯,故長氣自平,木氣既少,故收令廼早。。涼雨時降,風雲並興涼,金化也。雨,濕氣也。風,木化也。雲,濕氣也。。草木晚榮,蒼乾凋落金氣有餘,木不能勝故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委和之紀,木不及而金氣乘之,故蒼乾凋落,非金氣有餘,木不能勝也,蓋木不足而金勝之也。」。物秀而實,膚肉內充歲生雖晚,成者滿實,土化氣速,故如是也。。其氣斂收斂兼金氣故。。其用聚不布散也。。其動緛戾拘緩緛,縮短也。戾,了戾也。拘,拘急也。緩,不收也。。其發驚駭大屈卒伸,驚駭象也。

其藏肝內應肝。。其果棗李棗,土。李,木實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李,木實也。按火土金水不及之果『李』,當作『桃』,王注亦非。」。其實核殼核,木。殼,金主。。其穀稷稻金土穀也。。其味酸辛味酸之物孰兼辛也。。其色白蒼蒼色之物孰兼白也。。其畜犬雞木從金畜。。其蟲毛介毛從介。。其主霧露淒滄金之化也。。其聲角商角從商。

其病搖動注恐木受邪也。。從金化也木不自攻,故化從金。。少角與判商同少角,木不及,故半與商金化同。判,半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火土金水之文,『判』作『少』,則此當云少角與少商同,不云少商者,蓋少角之運共有六年,而丁巳、丁亥上角與正角同,丁卯、丁酉上商與正商同,丁未、丁丑上宮與正宮同,是六年者,各有所同,與火土金水之少運不同,故不云同少商,只大約而言半從商化也。」。上角與正角同上見厥陰,與敷和歲化同,謂丁亥、丁巳歲上之所見者也。。上商與正商同上見陽明,則與平金歲化同,丁卯、丁酉歲上見陽明。。其病支廢、癰腫、瘡瘍金刑木也。。其甘蟲子在母中。。邪傷肝也雖化悉與金同,然其所傷則歸於肝木也。。上宮與正宮同土蓋其木,與未出等也。木未出土,與無木同土,自用事,故與正土運歲化同也,上見太陰,是謂上宮。丁丑、丁未歲,上見太陰,司天化之也。

蕭飋肅殺,則炎赫沸騰蕭飋肅殺,金無德也。炎赫沸騰,火之復也。。眚於三火爲木復,故其眚在東。三,東方也,此言金之物勝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災三宮也。』」。所謂復也復,報復也。。其主飛蠹蛆雉飛,羽蟲也。蠹,內生蟲也。蛆蠅之生者,此則物內自化爾。雉,鳥耗也。。廼爲雷霆雷,謂大聲,生於太虛雲暝之中也。霆,謂迅雷,卒如火之爆者,即霹靂也。

伏明之紀,是謂勝長藏氣勝長也,謂癸酉、癸未、癸巳、癸卯、癸丑、癸亥之歲也。。長氣不宣,藏氣反布火之長氣不能施化,故水之藏氣反布於時。。收氣自政,化令廼衡金土之義與歲氣素無干犯,故金自行其政,土自平其氣也。。寒清數舉,暑令廼薄火氣不用故。。承化物生,生而不長火令不振,故承化生之物皆不長也。。成實而稚,遇化已老物實成孰,苗尚稚短,及遇化氣未長極,而氣已老矣。。陽氣屈伏,蟄蟲早藏陽不用而陰勝也,若上臨癸卯、癸酉歲則蟄反不藏。 新校正云:「詳癸巳、癸亥之歲蟄亦不藏。」。其氣鬱鬱燠不舒暢。。其用暴速也。。其動彰伏變易彰,明也。伏,隱也。變易,謂不常其象見也。。其發痛痛由心所生。

其藏心歲運之氣通於心。。其果栗桃栗,水。桃,金果也。。其實絡濡絡,支脈也。濡,有汁也。。其穀豆稻豆,水。稻,金穀也。。其味苦鹹苦兼鹹也。。其色玄丹色丹之物熟兼玄也。。其畜馬彘火從水畜。。其蟲羽鱗羽從鱗。。其主冰雪霜寒水之氣也。

其聲徵羽徵從羽。。其病昏惑悲忘火之躁動,不拘常律,陰冒陽火,故昏惑不治,心氣不足,故喜悲善忘也。。從水化也火弱水強,故伏明之紀,半從水之政化。。少徵與少羽同火少故半同水化。 新校正云:「詳少徵運六年內,除癸卯、癸酉同正商,癸已、癸亥同歲會外,癸未、癸丑二年,少徵與少羽同,故不云判羽也。」。上商與正商同歲上見陽明,則與平金歲化同也。癸卯及癸酉歲上見陽明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不言上宮上角者,蓋宮角於火無大剋罰,故經不備云。」。邪傷心也受病者心。

凝慘凓冽,則暴雨霖霪凝慘凓冽,水無德也。暴雨霖霪,土之復也。。眚於九九,南方也。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災九官。』」。其主驟注,雷霆震驚天地氣爭而生,是變氣交之內,害及粢盛及傷鱗類。。沉霠淫雨沉陰淫雨,濕變所生也。霠音陰。

卑監之紀,是謂減化謂化氣減少。己巳、己卯、己丑、己亥、己酉、己未之歲也。。化氣不令,生政獨彰土少而木專其用。。長氣整,雨廼愆,收氣平不相干犯則平整,化氣減故雨愆期。。風寒並興,草木榮美風,木也。寒,水也。土少故寒氣得行,生氣獨彰,故草木敷榮而端美。。秀而不實,成而粃也榮秀而美,氣生於木,化氣不滿,故物實中空,是以粃惡。。其氣散氣不安靜,水且乘之,從木之風,故施散也。。其用靜定雖不能專政於時物,然或舉用,則終歸土德而靜定。。其動瘍涌,分潰癰腫瘍,瘡也。涌,嘔吐也。分,裂也。潰,爛也。癰腫,膿瘡也。。其發濡滯土性也。濡,濕也。

其藏脾主藏病。。其果李栗李,木。栗,水果也。。其實濡核濡中有汁者,核中堅者。 新校正云:「詳前後濡實主水,此『濡』字當作『肉』,王注亦非。」。穀豆麻豆,水。麻,木穀也。。其味酸甘甘味之物,熟兼酸也。。其色蒼黃色黃之物,外兼蒼也。。其畜牛犬土從木畜。。其蟲倮毛倮從毛。。其主飄怒振發木之氣用也。

其聲宮角宮從角。。其病留滿否塞土氣擁礙故。。從木化也不勝故從木化。。少宮與少角同土少故半從木化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少宮之運六年內,除己丑、己未與正宮同,己巳、己亥與正角同外。有己卯、己酉二年,少宮與少角同,故不云判角也。」。上宮與正宮同上見太陰,則與平土運,生化同也,己丑、己未其歲見也。。上角與正角同上見厥陰,則悉是敷和之紀也,己亥、己巳其歲見也。。其病飧泄風之勝也。。邪傷脾也縱諸氣,金病即自傷脾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不言上商者,土與金無相剋罰,故經不紀之也,又注云縱諸氣,金病即自傷脾也,金字疑誤。」

振拉飄揚,則蒼乾散落振拉飄揚,木無德也。蒼乾散落,金之復也。。其眚四維東南、西南、東北、西北,土之位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災五宮。』」。其主敗折虎狼虎、狼、猴、犲、豹、鹿、馬、獐、麂,諸四足之獸,害於粢盛及生命也。。清氣廼用,生政廼辱金氣行則木氣屈。

從革之紀,是謂折收火折金收之氣也,謂乙丑、乙亥、乙酉、乙未、乙巳、乙卯之歲也。。收氣廼後,生氣廼揚後不及時也,收氣不能以時而行,則生氣自應布揚而用之也。。長化合德,火政廼宣,庶類以蕃火土之氣同生化也。宣,行也。。其氣揚順火也。。其用躁切少雖後用,用則切急,隨火躁也。。其動鏗禁瞀厥鏗,欬聲也。禁,謂二陰禁止也。瞀,悶也。厥,謂氣上逆也。。其發欬喘欬,金之有聲。喘,肺藏氣也。

其藏肺主藏病。。其果李杏李,木。杏,火果也。。其實殼絡外有殼,內有支絡之實也。。其穀麻麥麻,木。麥,火穀也。麥色赤也。。其味苦辛苦味勝辛,辛兼苦也。。其色白丹赤加白也。。其畜雞羊金從火土之兼化。 新校正云:「詳火畜馬,土畜牛,今言羊,故王注云從火土之兼化爲羊也,或者當去注中之土字,甚非。」。其蟲介羽介從羽。。其主明曜炎爍火之勝也。

其聲商徵商從徵。。其病嚏欬鼽衂金之病也。。從火化也火氣來勝,故屈己以從之。。少商與少徵同金少故半同火化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少商運六年內,除乙卯、乙酉同正商,乙巳、乙亥同正角外,乙未、乙丑二年爲少商同少徵,故不云判徵也。」。上商與正商同上見陽明則與平,金運生化同乙卯、乙酉其歲止見也。。上角與正角同上見厥陰則與平,木運生化同,乙巳、乙亥其歲上見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金土無相勝剋,故經不言上宮與正宮同也。」。邪傷肺也有邪之勝則歸肺。

炎光赫烈,則冰雪霜雹炎光赫烈,火無德也。冰雪霜雹,水之復也。水復之,作雹形如半珠。 新校正云:「詳注云雹形如半珠,『半』字疑誤。」。眚於七七,西方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災七宮。』」。其主鱗伏彘鼠突戾潛伏,歲主縱之,以傷赤實及羽類也。。歲氣早至,廼生大寒水之化也。

涸流之紀,是謂反陽陰氣不及,反爲陽氣代之,謂辛未、辛巳、辛卯、辛酉、辛亥、辛丑之歲也。。藏令不舉,化氣廼昌少水而土盛。。長氣宣布,蟄蟲不藏太陽在泉,經文背也,厥陰陽明司天,乃如經謂也。。土潤,水泉減,草木條茂,榮秀滿盛長化之氣豐而厚也。。其氣滯從土也。。其用滲泄不能流也。。其動堅止謂便寫也,水少不濡則乾而堅止,藏氣不能固,則注下而奔速。。其發燥槁陰少而陽盛,故爾。

其藏腎主藏病也。。其果棗杏棗,土。杏,火果也。。其實濡肉濡,水。肉,土化也。。其穀黍稷黍,火。稷,土穀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本論上文麥爲火之穀,今言黍者,疑麥字誤爲黍也,雖〈金匱真言論〉作『黍』,然本論作『麥』,當從本篇之文也。」。其味甘鹹甘入於鹹味。甘,美也。。其色黅玄黃加黑也。。其畜彘牛水從土畜。。其蟲鱗倮鱗從倮。。其主埃鬱昏翳土之勝也。

其聲羽宮羽從宮。。其病痿厥堅下水土參并,故如是。。從土化也不勝於土,故從他化。。少羽與少宮同水土各半化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少羽之運六年內,除辛丑、辛未與正宮同外,辛卯、辛酉、辛巳、辛亥四歲爲同少宮,故不言判宮也。」。上宮與正宮同上見太陰則與平土運生化同,辛丑、辛末歲上見之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不言上角上商者,蓋水於金木無相剋罰故也。」。其病癃閟癃,小便不通。閟,大便乾澀不利也。。邪傷腎也邪勝則歸腎。

埃昏驟雨,則振拉摧拔埃昏驟雨,土之虐也。振拉摧拔,木之復也。。眚於一一,北方也,諸謂方者,國郡州縣境之方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災一宮。』」。其主毛顯,狐狢變化不藏毛顯,謂毛蟲、麋鹿、麞麂、貒兔、虎狼顯見傷於黃實,兼害倮蟲之長也。變化,謂爲魅狐狸當之。不藏,謂害粢盛。鼠貒兔狸狢當之,所謂毛顯不藏也。。故乘危而行,不速而至,暴虐無德,災反及之,微者復微,甚者復甚,氣之常也通言五行氣少而有勝復之,大凡也,乘彼孤危,恃乎強盛,不召而往,專肆威刑,怨禍自招,又誰咎也。假令木弱金氣來乘,暴虐蒼卒是無德也。木被金害,火必讎之,金受火燔則災及也。夫如是者,刑甚則復甚,刑微則復微,氣動之常,固其宜也,五行之理,咸迭然乎。 新校正云:「按五運不及之詳具〈氣交變大論〉中。」

發生之紀,是謂啟⿰東攴物乘木氣以發生,而啟陳其容質也。是謂壬申、壬午、壬辰、壬寅、壬子、壬戌之六歲化也。古陳字。。陽和布化,陰氣廼隨生氣上發,故土體疏泄。木之專政,故蒼氣上達。達,通也,出也,行也。。土疏泄,蒼氣達少陽先生,發於萬物之表,厥陰次隨,營運於萬象之中也。。生氣淳化,萬物以榮歲木有餘,金不來勝,生令布化,故物以舒榮。。其化生,其氣美木化宣行,則物容端美。。其政散布散生榮,無所不至。。其令條舒條,直也,理也。舒,啟也。端直舒啟,萬物隨之,發生之化,無非順理者也。。其動掉眩巔疾掉,搖動也。眩,旋轉也。巔,上首也。疾,病氣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王不解其動之義,按後敦阜之紀,其動濡積并蓄,王注云:『動謂變動。』又堅成之紀,其動暴折瘍疰,王注云:『動以生病。』蓋謂氣既變,因動以生病也,則木火土金水之動,義皆同也。又按王注〈脈要精微論〉云:『巔疾上巔疾也。』又注〈奇病論〉云:『巔謂上巔,則頭首也。』此注云:『巔,上首也。疾,病氣也。』『氣』字爲衍。」。其德鳴靡啟坼風氣所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其化鳴紊啟拆。』」。其變振拉摧拔振,謂振怒。拉,謂中折。摧,謂仆落。拔,謂出本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同。」

其穀麻稻木化齊金。。其畜雞犬齊雞孕也。。其果李桃李齊桃實也。。其色青黃白青加於黃白,自正也。。其味酸甘辛酸入於甘辛齊化也。。其象春如春之氣,布散陽和。。其經足厥陰少陽厥陰肝脈,少陽膽脈。

其藏肝脾肝勝脾。。其蟲毛介木餘,故毛齊介育。。其物中堅外堅中堅有核之物,齊等於皮殼之類也。。其病怒木餘故。。太角與上商同太過之木氣與金化齊等。 新校正云:「按太過五運,獨太角言與上商同,餘四運並不言者,疑此文爲衍。」。上徵則其氣逆,其病吐利上見少陰少陽,則其氣逆行,壬子、壬午歲上見少陰,壬寅、壬申歲上見少陽,木餘遇火,故氣不順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五運行大論〉云:『氣相得而病者,以下臨上,不當位也。』不云上羽者,水臨木爲相得,故也。」。不務其德,則收氣復,秋氣勁切,甚則肅殺,清氣大至,草木凋零,邪廼傷肝恃已太過,凌犯於土,土氣屯極,金爲復讎,金行殺令,故邪傷肝木也。

赫曦之紀,是謂蕃茂物遇太陽則蕃而茂,是謂戊辰、戊寅、戊子、戊戌、戊申、戊午之歲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或者云注中太陽當作太徵,詳木土金水之太過,注俱不言角宮商羽等運,而水太過,注云陰氣大行,此火太過是物遇太陽也,安得謂之太徵乎!」。陰氣內化,陽氣外榮陰陽之氣,得其序也。。炎暑施化,物得以昌長氣多故爾。。其化長,其氣高長化行則物容大,高氣達則物色明。。其政動革易其象不常也。。其令鳴顯火之用而有聲,火之燔而有焰,象無所隱則其信也。顯,露也。。其動炎灼妄擾妄,謬也。擾,撓也。。其德暄暑鬱蒸熱化所生長於物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其化暄囂鬱燠。』又作『暄曜』。」。其變炎烈沸騰勝復之有極於是也。

其穀麥豆火齊水化也。。其畜羊彘齊孕育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本論上文,馬爲火之畜,今言『羊』者,疑『馬』字誤爲『羊』,〈金匱真言論〉及〈藏氣法時論〉俱作『羊』,然本論作『馬』,當從本論之文也。」。其果杏栗等實也。。其色赤白玄赤色加白黑自正也。。其味苦辛鹹辛物兼苦與鹹,化齊成也。。其象夏如夏氣之熱也。。其經手少陰太陽少陰心脈、太陽小腸脈。。手厥陰少陽厥陰心包脈、少陽三焦脈。

其藏心肺心勝肺。。其蟲羽鱗火餘故鱗羽齊化。。其物脈濡脈,火物。濡,水物。水火齊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脈即絡也,文雖殊而義同。」。其病笑、瘧、瘡瘍、血流、狂妄、目赤火盛故。。上羽與正徵同,其收齊,其病痓上見太陽,則天氣且制,故太過之火反與平,火運生化同也。戊辰、戊戌歲上見之。若平火運同,則五常之氣無相凌犯,故金收之氣生化同等。。上徵而收氣後也上見少陰少陽,則其生化自政,金氣不能與之齊化。戊子、戊午歲上見少陰。戊、寅,戊申歲上見少陽。火盛,故收氣後化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氣交變大論〉云:『歲火太過,上臨少陰少陽,火燔焫,水泉涸,物焦槁。』」。暴烈其政,藏氣廼復,時見凝慘,甚則雨水霜雹切,寒邪傷心也不務其德,輕侮致之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氣交變大論〉云:『雨冰霜寒』與此互文也。」

敦阜之紀,是謂廣化土餘,故化氣廣被於物也。是謂甲子、甲戌、甲申、甲午、甲辰、甲寅之歲也。。厚德清靜,順長以盈土性順用,無與物爭,故德厚而不躁,順火之長育,使萬物化氣盈滿也。。至陰內實,物化充成至陰,土精氣也。夫萬物所以化成者,皆以至陰之靈氣,生化於中也。。煙埃朦鬱,見於厚土厚土,山也。煙埃,土氣也。。大雨時行,濕氣廼用,燥政廼辟濕氣用則燥政辟,自然之理爾。。其化圓,其氣豐化氣豐圓,以其清靜故也。。其政靜靜而能久,故政常存。。其令周備氣緩故周備。。其動濡積并蓄動謂變動。。其德柔潤重淖靜而柔潤,故厚德常存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六元正經大論云:『其化柔潤重澤。』」。其變震驚,飄驟崩潰震驚,雷霆之作也。飄驟,暴風雨至也。大雨暴注,則山崩土潰,隨水流注。

其穀稷麻土木齊化。。其畜牛犬齊孕育也。。其果棗李土齊木化。。其色黅玄蒼黃色加黑蒼自正也。。其味甘鹹酸甘入於鹹酸齊化也。。其象長夏六月之氣生化同。。其經足太陰陽明太陰脾脈,陽明胃脈。

其藏脾腎脾勝腎。。其蟲倮毛土餘故毛倮齊化。。其物肌核肌土,核木化也。。其病腹滿、四支不舉土性靜,故病如是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不云上羽上徵者,徵羽不能虧盈於土,故無他候也。」。大風迅至,邪傷脾也木盛怒,故土脾傷。

堅成之紀,是謂收引引,斂也。陽氣收陰氣用,故萬物收斂,謂庚午、庚辰、庚寅、庚子、庚戌、庚申之歲也。。天氣潔,地氣明秋氣高潔金氣同。。陽氣隨陰治化陽順陰而生化。。燥行其政,物以司成燥氣有化,萬物專司其成熟,無遺略也。。收氣繁布,化洽不終收殺氣早,土之化不得終其用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繁字疑誤。」。其化成,其氣削減,削也。。其政肅肅,清也,靜也。。其令銳切氣用不屈,勁而急。。其動,暴折、瘍疰動以病生。。其德,霧露蕭飋燥之化也。蕭飋,風聲也。靜爲霧露,用則風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『德』作『化』。」。其變,肅殺凋零隕墜於欲。

其穀稻黍金火齊化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本論上文麥爲火之穀,當言其穀稻麥。」。其畜雞馬齊孕育也。。其果桃杏金火齊實。。其色,白青丹白加於青丹自正也。。其味辛酸苦辛入酸苦齊化。。其象秋氣爽清潔,如秋之化。。其經手太陰、陽明太陰肺脈,陽明大腸脈。

其藏肺肝肺勝肝。。其蟲介羽金餘故介羽齊育。。其物殼絡殼金、絡火化也。。其病,喘喝胸憑、仰息金氣餘故。。上徵與正商同,其生齊,其病欬上見少陰、少陽,則天氣見抑,故其生化與平金歲同。庚子、庚午歲,上見少陰。庚寅、庚申歲,上見少陽。上火制金,故生氣與之齊化。火乘金肺,故病欬。新校正云:「詳此不言上羽者,水與金非相勝剋故也。」。政暴變則名木不榮,柔脆焦首,長氣斯救,大火流炎,爍且至,蔓將槁,邪傷肺也變,謂太甚也。政太甚則生氣抑,故木不榮草首焦死。政暴不已則火氣發怒,故火流炎爍,至柔條蔓草脆之類皆乾死也。火乘金氣,故肺傷也。

流衍之紀,是謂封藏陰氣大行,則天地封藏之化也。謂丙寅、丙子、丙戌、丙申、丙午、丙辰之歲。。寒司物化,天地嚴凝陰之氣也。。藏政以布,長令不揚藏氣用則長化止,故令不發揚。。其化凜,其氣堅寒氣及物則堅定。。其政謐謐,靜也。。其令流注水之象也。。其動漂泄沃涌沃,沬也。涌,溢也。。其德,凝慘寒雰寒之化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作『其化凝慘慓冽』。」。其變,冰雪霜雹非時而有。

其穀豆稷水齊土化。。其畜彘牛齊孕育也。。其果栗棗水土齊實。。其色黑丹黅黑加於丹黃自正也。。其味鹹苦甘鹹入於苦甘化齊焉。。其象冬氣序凝肅,似冬之化。。其經足少陰、太陽少陰腎脈、太陽膀胱脈也。

其藏腎心腎勝心。。其蟲鱗倮水餘故鱗倮齊育。。其物濡滿濡水滿,土化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土不及作肉,土太過作肌,此作滿,互相成也。」。其病脹水餘也。。上羽而長,氣不化也上見太陽,則火不能布化以長養也。丙辰、丙戌之歲,上見天符,水運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氣交變大論〉云:『上臨太陽則雨,冰雪霜不時降,濕氣變物。』不云上徵者,運所勝也。」。政過則化氣大舉而埃昏,氣交大雨時降,邪傷腎也暴寒數舉,是謂政過。火被水凌,土來仇復,故天地昏翳。土水氣交,大雨斯降,而邪傷腎也。。故曰:『不恒其德,則所勝來復,政恒其理,則所勝同化。』此之謂也不恒,謂恃已有餘,凌犯不勝。恒,謂守常之化,不肆威刑,如是則剋已之氣歲同治化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五運太過之說,具〈氣交變大論〉中。」。」

帝曰:「天不足西北,左寒而右涼,地不滿東南,右熱而左溫,其故何也面巽言也。。?」

岐伯曰:「陰陽之氣,高下之理,太少之異也高下,謂地形。太少,謂陰陽之氣盛衰之異,今中原地形,西北方高,東南方下,西方涼,北方寒,東方溫,南方熱,氣化猶然矣。。東南方,陽也,陽者,其精降於下,故右熱而左溫陽精下降,故地以溫而知之於下矣。陽氣生於東而盛於南,故東方溫而南方熱,氣之多少明矣。。西北方,陰也,陰者其精奉於上,故左寒而右涼陰精奉上,故地以寒而知之於上矣。陰氣生於西而盛於北,故西方涼北方寒。君面巽而言,臣面乾而對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天地不足陰陽之說,亦具陰陽氣象大論中。」。是以地有高下,氣有溫涼,高者氣寒,下者氣熱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元正紀大論〉云:『至高之地,冬氣常在,至下之地,春氣常在。』」。故適寒涼者,脹之。溫熱者,瘡下之則脹已,汗之則瘡已,此湊理開閉之常,太少之異耳西北東南,言其大也。夫以氣候驗之中原地形所居者,悉以居高則寒,處下則熱。嘗試觀之,高山多雪,平川多雨,高山多寒,平川多熱,則高下寒熱可徵見矣。中華之地,凡有高下之大者,東西南北各三分也。其一者,自漢蜀江南至海也。二者,自漢江北至平遙縣也。三者,自平遙北山北至蕃界北海也。故南分大熱,中分寒熱兼半,北分大寒,南北分外,寒熱尤極,大熱之分,其寒微,大寒之分,其熱微,然其登涉極高山頂,則南面北面寒熱懸殊,榮枯倍異也。又東西高下之別亦三矣。其一者,自汧源縣西至沙州。二者,自開封縣西至汧源縣。三者,自開封縣東至滄海也,故東分大溫,中分溫涼兼半,西分大涼。大溫之分,其寒五分之二。大涼之分,其熱五分之二。溫涼分外,溫涼尤極,變爲大暄大寒也。約其大凡如此,然九分之地,寒極於東北,熱極於西南,九分之地,其中有高下不同,地高處則濕,下處則燥,此一方之中小異也,若大而言之,是則高下之有,一也。何者?中原地形西高北高東下南下,今百川滿湊東之滄海,則東南西北高下可知。一爲地形高下,故寒熱不同。二則陰陽之氣有少有多,故表溫涼之異爾。今以氣候驗之,乃春氣西行,秋氣東行,冬氣南行,夏氣北行。以中分校之,自開封至汧源,氣候正與曆候同。以東行校之,自開封至滄海,每一百里秋氣至晚一日,春氣發早一日。西行校之,自汧源縣西至蕃界磧石,其以南向及西北、東南者,每四十里春氣發晚一日,秋氣至早一日。北向及東北、西南者,每一十五里春氣發晚一日,秋氣至早一日。南行校之,川形有北向及東北、西南者,每五百里。 新校正云:「按別本作『十五里』。」陽氣行晚一日,陰氣行早一日。南向及東南西北川,每一十五里熱氣至早一日,寒氣至晚一日,廣平之地則每五十里陽氣發早一日,寒氣至晚一日。北行校之,川形有南向及東南西北者,每二十五里陽氣行晚一日,陰氣行早一日,北向及東北西南川,每一十五里寒氣至早一日,熱氣至晚一日,廣平之地則每二十里,然氣行晚一日,寒氣至早一日,大率如此,然高處峻處,冬氣常在平處,下處夏氣常在,觀其雪零草茂則可知矣。然地土固有弓形、川蛇行、川月形,川地勢不同,生殺榮枯地同而天異,凡此之類,有离向、丙向、巽向、乙向、震向處,則春氣早至,秋氣晚至,早晚校十五日,有丁向、坤向、庚向、兌向、辛向、乾向、坎向、艮向處,則秋氣早至,春氣晚至,早晚亦校二十日,是所謂帶山之地也。審觀向背,氣候可知,寒涼之地,湊理開少而閉多,閉多則陽氣不散,故適寒涼,腹必脹也。濕熱之地,湊理開多而閉少,開多則陽發散,故往溫熱皮必瘡也,下之則中氣不餘,故脹,已汗之則陽氣外泄,故瘡愈。。」

帝曰:「其於壽夭何如言土地居,人之壽夭。?」

岐伯曰:「陰精所奉,其人壽。陽精所降,其人夭陰精所奉,高之地也。陽精所降,下之地也。陰方之地,陽不妄泄,寒氣外持,邪不數中而正氣堅守,故壽延。陽方之地,陽氣耗散發泄無度,風濕數中,真氣傾竭,故夭折,即事驗之,今中原之境西北方衆人壽,東南方衆人夭,其中猶各有微甚爾,此壽夭之大異也,方者審之乎!。」

帝曰:「善。其病也治之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西北之氣散而寒之,東南之氣收而溫之,所謂同病異治也西方北方人,皮膚腠理密,人皆食熱,故宜散,宜寒。東方、南方人,皮膚疏,腠理開,人皆食冷,故宜收,宜溫散。謂溫浴,使中外條達。收,謂溫中不解表也,今土俗皆反之,依而療之則反甚矣。 新校正云:「詳分方爲治,亦具異法方宜論中。」。故曰:『氣寒氣涼,治以寒涼,行水漬之。氣溫氣熱,治以溫熱,強其內守,必同其氣,可使平也,假者反之寒方以寒,熱方以熱,溫方以溫,涼方以涼,是正法也,是同氣也。行水漬之,是湯漫漬也。平,謂平調也。若西方北方有冷病,假熱方溫方以除之,東方南方有熱疾,須涼方寒方以療者,則反上正法以取之。。』」

帝曰:「善。一州之氣,生化壽夭不同,其故何也?」

岐伯曰:「高下之理,地勢使然也。崇高則陰氣治之,污下則陽氣治之,陽勝者先天,陰勝者後天先天,謂先天時也。後天,謂後天時也。悉言土地生榮、枯落之先後也,物既有之,人亦如然。。此地理之常,生化之道也。」

帝曰:「其有壽夭乎?」

岐伯曰:「高者其氣壽,下者其氣夭,地之小大異也,小者小異,大者大異大,謂東南西北相遠萬里許也。小,謂居所高下相近二十三十里或百里許也。地形高下,懸倍不相計者,以近爲小,則十里二十里,高下平,慢氣相接者,以遠爲小,則三百里二百里,地氣不同乃異也。。故治病者,必明天道地理,陰陽更勝,氣之先後,人之壽夭,生化之期,乃可以知人之形氣矣不明天地之氣,又昧陰陽之候,則以壽爲夭,以夭爲壽,雖盡上聖救生之道,畢經脈藥石之妙,猶未免世中之誣斥也。。」

帝曰:「善。其歲有不病而藏氣不應不用者何也?」

岐伯曰:「天氣制之,氣有所從也從,謂從事於彼,不及營於私應用之。。」

帝曰:「願卒聞之!」

岐伯曰:「少陽司天,火氣下臨,肺氣上從,白起金用,草木眚,火見燔焫,革金且耗,大暑以行,欬嚏鼽衂鼻窒,曰瘍寒熱胕腫寅申之歲候也。臨,謂御於下。從,謂從事於上。起,謂價高於市。用,謂用行刑罰也。臨從起用,同之。革,謂皮革,亦謂革易也。金,謂器屬也。耗,謂費用也。火氣燔灼,故曰生瘡。瘡,身瘡也。瘍,頭瘡也。寒熱,謂先寒而後熱,則瘧疾也。肺爲熱害,水且救之,水守肺中,故爲胕腫。胕腫,謂腫滿按之不起,此天氣之所生也。新校正云:「詳注云:『故曰生瘡。』瘡,身瘡也。瘍,頭瘡也。今經只言曰瘍,疑經脫一瘡字,別本『曰』字作『口』。」。風行于地,塵沙飛揚,心痛胃脘痛,厥逆鬲不通,其主暴速厥陰在泉,故風行于地,風淫所勝,故是病生焉。少陽、厥陰其化急速,故病氣起發疾速而爲,故云其主暴速,此也氣不順而生是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厥陰與少陽在泉,言其主暴速,其發機速,故不言甚則某病也。」。陽明司天,燥氣下臨,肝氣上從,蒼起木用而立,土廼眚,淒滄數至,木伐草萎,脇痛目赤,掉振鼓慄,筋痿不能久立卯酉之歲候也。木用,亦謂木功也。淒滄,大涼也。此病之起,天氣生焉。。暴熱至,土廼暑,陽氣鬱發,小便變,寒熱如瘧,甚則心痛,火行于槁,流水不冰,蟄蟲廼見少陰在泉,熱監于地而爲是也。病之所有,地氣生焉。

太陽司天,寒氣下臨,心氣上從,而火且明新校正云:「詳『火且明』三字當作『火用』二字。」,丹起,金廼眚,寒清時舉,勝則水冰,火氣高明,心熱煩,嗌乾,善渴,鼽嚏,喜悲,數欠,熱氣妄行,寒廼復,霜不時降,善忘,甚則心痛辰戌之歲候也。寒清時舉,太陽之令也。火氣高明,謂燔焫於物也。不時,謂太早及偏害不循時令,不普及於物也,病之所起,天氣生焉。。土廼潤,水豐衍,寒客至,沉陰化,濕氣變物,水飲內蓄,中滿不食,皮䐜肉苛,筋脈不利,甚則胕腫,身後癰太陰在泉,濕監于地而爲是也。病之源始,地氣生焉。新校正云:「詳『身後癰』當作『身後難』。」。厥陰司天,風氣下臨,脾氣上從,而土且隆,黃起,水廼眚,土用革,體重,肌肉萎,食減,口爽,風行太虛,雲物搖動,目轉,耳鳴己亥之歲候也。土隆,土用革,謂土氣有用而革易其體,亦謂土功土也。云:「物搖動是謂風高,此病所生,天之氣也。」。火縱其暴,地廼暑,大熱消爍,赤沃下,蟄蟲數見,流水不冰少陽在泉,火監于地而爲是也,病之宗兆,地氣生焉。。其發機速少陽厥陰之氣,變化卒急,其爲疾病速,若發機,故曰:「其發機速。」

少陰司天,熱氣下臨,肺氣上從,白起金用,草木眚,喘、嘔、寒熱、嚏、鼽、衂、鼻窒,大暑流行子午之歲候也。熱司天氣,故是病生,天氣之作也。。甚則瘡瘍燔灼,金爍石流天之交也。。地廼燥清,淒滄數至,脇痛,善太息,肅殺行,草木變變,謂變易。客,質也。脇痛太息,地氣生也。。太陰司天,濕氣下臨,腎氣上從,黑起水變新校正云:「詳前後文,此少『火廼眚』三字。」,埃冒雲雨,胸中不利,陰痿,氣大衰而不起不用新校正云:「詳『不用』二字當作『水用』。」。當其時,反腰脽痛動轉不便也丑未之歲候也。水變,謂甘泉變鹹也。埃,土霧也。冒,不分遠也。雲雨,土化也。脽,謂臀肉也。病之有者,天氣生焉。。厥逆新校正云:「詳『厥逆』二字疑當連上文。」,地廼藏陰,大寒且至,蟄蟲早附,心下否痛,地裂冰堅,少腹痛,時害於食。乘金則止水,增味廼鹹,行水減也止水,井泉也。行水,河渠流注者也。止水雖長廼變常,甘美而爲鹹味也。病之有者,地氣生焉。 新校正云:「詳太陰司天之化,不言甚則病某,而云當其時,又云乘金,則云云者與前條互相發明也。」

帝曰:「歲有胎孕不育,治之不全,何氣使然?」

岐伯曰:「六氣五類有相勝制也。同者盛之,異者衰之,此天地之道,生化之常也。故厥陰司天,毛蟲靜,羽蟲育,介蟲不成謂乙巳、丁巳、己巳、辛巳、癸巳、乙亥、丁亥、己亥、辛亥、癸亥之歲也。靜,無聲也,亦謂靜退,不先用事也。羽,爲火蟲,氣同地也。火制金化,故介蟲不成,謂曰色有甲之蟲,少孕育也。。在泉,毛蟲育,倮蟲耗,羽蟲不育地氣制土,黃倮耗損,歲乘木運,其又甚也。羽蟲不育,少陽自抑之,是則五寅、五申歲也。凡稱不育不成,皆謂少,非悉無也。。少陰司天,羽蟲靜,介蟲育,毛蟲不成謂甲子、丙子、戊子、庚子、壬子、甲午、丙午、戊午、庚午、壬午之歲也。靜,謂胡越鷰、百舌鳥之類也,是歲黑色毛蟲孕育少成。。在泉,羽蟲育,介蟲耗不育地氣制金白,介蟲不育,歲乘火運,斯復甚焉,是則五卯五酉歲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介蟲耗,以少陰在泉,火剋金也。介蟲不育,以陽明在天,自抑之也。」。太陰司天,倮蟲靜,鱗蟲育,羽蟲不成謂乙丑、丁丑、己丑、辛丑、癸丑、乙未、丁未、己未、辛未、癸未之歲也。倮蟲,謂人及蝦蟆之類也。羽蟲,謂青綠色者,則鸚鵡、鴷鳥、翠碧鳥之類,諸青綠色之有羽者也。歲乘金運,其復甚焉。。在泉,倮蟲育,鱗蟲不成新校正云:「詳此少一『耗』字。地氣制水,黑鱗不育,歲乘土運而又甚乎?是則五辰五戌歲也。」

少陽司天,羽蟲靜,毛蟲育,倮蟲不成謂甲寅、丙寅、戊寅、庚寅、壬寅、甲申、丙申、戊申、庚申、壬申之歲也。倮蟲,謂青綠色者也。羽蟲,謂黑色諸有羽翼者,則越鷰、百舌鳥之類是也。。在泉,羽蟲育,介蟲耗,毛蟲不育地氣制金白,介耗損,歲乘火運,其又甚也。毛蟲不育,天氣制之,是則五巳五亥歲也。。陽明司天,介蟲靜,羽蟲育,介蟲不成謂乙卯、丁卯、已卯、辛卯、癸卯、乙酉、丁酉、已酉、辛酉、癸酉歲也。羽爲火蟲,故蕃育也。介蟲諸有赤色甲殼者也。赤介不育,天氣制之也。。在泉,介蟲育,毛蟲耗,羽蟲不成地氣制木,黑毛蟲耗,歲乘金運,損復甚焉,是則五子、五午歲也,羽蟲不就,以上見少陰也。。太陽司天,鱗蟲靜,倮蟲育謂甲辰、丙辰、戊辰、庚辰、壬辰、甲戌、丙戌、戊戌、庚戌、壬戌之歲也。倮蟲育,地氣同也。鱗蟲靜,謂黃鱗不用也,是歲雷霆少舉,以天氣抑之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當云『鱗蟲不成。』」。在泉,鱗蟲耗,倮蟲不育天氣制勝,黃黑鱗耗,是則五丑、五未歲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當爲鱗蟲育,羽蟲耗,倮蟲不育,注中『鱗』字亦當作『羽』。」。諸乘所不成之運則甚也乘木之運,倮蟲不成。乘火之運,介蟲不成。乘土之運,鱗蟲不成。乘金之運,毛蟲不成。乘水之運,羽蟲不成。當是歲者與上文同,悉少能孕育也。斯並運與氣同者,運乘其勝,復遇天符及歲會者,十孕不全一二也。

故氣主有所制,歲立有所生,地氣制己勝,天氣制勝己,天制色,地制形天氣隨己不勝者制之,謂制其色也。地氣隨己所勝者制之,謂制其形也。故又曰:「天制色,地制形焉。」是以天地之閒,五類生化互有所勝,互有所化,互有所生,互有所制矣。。五類衰盛,各隨其氣之所宜也宜則蕃息。。故有胎孕不育,治之不全,此氣之常也天地之間有生之物,凡此五類也。五,謂毛、羽、倮、鱗、介也。故曰:「毛蟲三百六十,麟爲之長。羽蟲三百六十,鳳爲之長。倮蟲三百六十,人爲之長。鱗蟲三百六十,龍爲之長。介蟲三百六十,龜爲之長。凡諸有形,跂行、飛走、喘息、胎息,大小高下,青黃赤白黑,身被毛羽鱗介者,通而言之,皆謂之蟲矣。不具是四者,皆爲倮蟲,凡此五物皆有胎生、卵生、濕生、化生也,因人致問,言及五類也。

所謂中根也生氣之根本,發自身形之中,中根也,非是五類,則生氣根系,悉因外物以成立,去之則生氣絕矣。。根于外者亦五謂五味五色類也。然木火土金水之形類,悉假外物,色藏乃能生化,外物既去,則生氣離絕,故皆是根于外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注中『色藏』二字當作『已成』。」。故生化之別,有五氣、五味、五色、五類、五宜也然是二十五者,根中根外悉有之。五氣,謂臊、焦、香、腥、腐也。五味,謂酸、苦、辛、鹹、甘也。五色,謂青、黃、赤、白、黑也。五類有二矣,其一者,謂毛羽倮鱗介。其二者,謂燥、濕、液、堅、耎也。夫如是,等於萬物之中互有所宜。。」

帝曰:「何謂也?」

岐伯曰:「根于中者,命曰神機,神去則機息。根于外者,命曰:『氣立』,氣止則化絕諸有形之類根於中者,生源繫天,其所動靜,皆神氣爲機發之主,故其所爲也,物莫之知,是以神捨去,則機發動用之道息矣。根于外者,生源繫地,故其所生長化成收藏,皆爲造化之氣所成立,故其所出也,亦物莫之知,是以氣止息,則生化結成之道絕滅矣。其木火土金水,燥濕液堅柔,雖常性不易,及乎外物去,生氣离,根化絕止,則其常體性顏色,皆必小變移其舊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六元微旨大論云:『出入廢則神機化滅,升降息則氣立孤危。』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,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。」。故各有制,各有勝,各有生,各有成根中、根外悉如是。。故曰:「不知年之所加,氣之同異,不足以言生化。」此之謂也新校正云:「按〈六節藏象論〉云:『不知年之所加,氣之盛衰,虛實之所起,不可以爲工矣。』」。」

帝曰:「氣始而生化,氣散而有形,氣布而蕃育,氣終而象變,其致一也始,謂始發動。散,謂流散於物中。布,謂布化於結成之形,所終亟於收藏之用也。故始動而生化流散,而有形布化而成結,終極而萬象皆變也,即事驗之天地之閒,有形之類,其生也柔弱,其死也堅強,凡如此類,皆謂變易。生死之時形質,是謂氣之終極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天元紀大論〉云:『物生謂之化,物極謂之變。』又〈六微旨大論〉云:『物之生從於化,物之極由乎變。』變化相薄,成敗之所由也。」。然而五味所資,生化有薄厚,成熟有少多,終始不同,其故何也?」

岐伯曰:「地氣制之也,非天不生,地不長也天地雖無情於生化,而生化之氣自有異同爾,何者?以地體之中有六入,故也氣有同異,故有生有化,有不生有不化,有少生少化,有廣生廣化矣。故天地之閒,無必生必化,必不生必不化,必少生少化也,必廣生廣化,各隨其氣分,所好所惡所異所同也。。」

帝曰:「願聞其道?」

岐伯曰:「寒熱燥濕不同其化也舉寒熱燥濕四氣不同,則溫清異化可知之矣。。」

故少陽在泉,寒毒不生,其味辛,其治苦酸,其穀蒼丹巳亥歲氣化也。夫毒者,皆五行標盛暴烈之氣所爲也。今火在地中,其氣正熱,寒毒之物,氣與地殊,生死不同,故生少也。火制金氣,故味辛者不化也。少陽之氣上奉厥陰,故其歲化苦與酸也。六氣主歲,唯此歲通和,木火相承,故無間氣也。苦丹地氣所化,酸蒼天氣所生矣,餘所生化悉有上下勝剋,故皆有間氣矣。。陽明在泉,濕毒不生,其味酸,其氣濕新校正云:「詳在泉六,唯陽明與太陰在泉之歲,云其氣濕,其氣熱,蓋以濕燥未見寒溫之氣,故再云其氣也。」,其治辛苦甘,其穀丹素子午歲氣化也。燥在地中,其氣涼清,故濕溫毒藥少生化也。金木相制,故味酸者少化也,陽明之氣上奉少陰,故其歲化辛與苦也。辛素,地氣也。苦丹,天氣也。甘,間氣也,所以間金火之勝剋,故兼治甘。。太陽在泉,熱毒不生,其味苦,其治淡鹹,其穀黅秬丑未歲氣化也。寒在地中,與熱殊化,故其歲物熱毒不生,水勝火,故味當苦也。太陽之氣上奉太陰,故其歲化生淡鹹也。大陰土氣上生於天氣,遠而高,故甘之化薄而爲淡也。味以淡亦屬甘,甘之類也淡。黅,天化也。鹹秬,地化也。黅,黃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注云『故味當苦』當作『故味苦者不化』傳寫誤也。」。厥陰在泉,清毒不生,其味甘,其治酸苦,其穀蒼赤寅申歲氣化也。溫在地中,與清殊性,故其歲物清毒不生,木勝其土,故味甘少化也,厥陰之氣,上合少陽,所合之氣既無乖忤,故其治化酸與苦也。酸蒼,地化也。苦赤,天化也。氣無勝剋,故不間氣以甘化也。,其氣專,其味正厥陰少陽在泉之歲,皆氣化專一,其味純正,然餘歲悉上下有勝剋之氣,故皆有間氣間味矣。。少陰在泉,寒毒不生,其味辛,其治辛苦甘,其穀白丹卯酉歲氣化也。熱在地中,與寒殊化,故其歲藥寒毒甚微,火氣爍金,故味辛少化也,故陽明少陰主天主地,故其所治苦與辛焉。苦丹爲地氣所育,辛白爲天氣所生。甘,間氣也,所以間止剋伐也。。太陰在泉,燥毒不生,其味鹹,其其氣熱,其治甘鹹,其穀黅秬辰戌歲氣化也。地中有濕,與燥不同,故乾毒之物不生化也。土制於水,故味鹹少化也。太陰之氣上承太陽,故其歲化甘與鹹也。甘黅,地化也,鹹秬,天化也,寒濕不爲大忤,故間氣同而氣熱者應之。,化淳則鹹守,氣專則辛化而俱治淳,和也。化淳,謂少陽在泉之歲也。火來居水而反能化育,是水鹹自守不與火爭化也。氣專,謂厥陰在泉之氣也,木居于水而復下化,金不受害,故辛復生化與鹹俱王也。唯此兩歲上下之氣,無剋伐之嫌,故辛得與鹹同應王而生化也。餘歲皆上下有勝剋之變,故其中間甘味兼化以緩其制抑。餘苦鹹酸三味不同其生化也,故天地之間,藥物辛甘者多也。

「故曰:『補上下者,從之。治上下者,逆之。以所在寒熱盛衰而調之上,謂司天。下,謂在泉也。司天地氣太過則逆其味以治之,司天地氣不及則順其味以和之。從,順也。。』

「故曰:『上取下取,內取外取,以求其過。能毒者以厚藥,不勝毒者以薄藥,此之謂也上取,謂以藥制有過之氣也,制而不順則吐之。下取,謂以迅疾之藥除下病,攻之不去則下之。內取,謂食及以藥內之,審其寒熱而調之。外取,謂藥熨令所病氣調適也。當寒反熱,以冷調之。當熱反寒,以溫和之。上盛不已,吐而脫之。下盛不已,下而奪之。謂求得氣過之道也。藥厚薄,謂氣味厚薄者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胃厚色黑大骨肉肥者,皆勝毒。其瘦而薄胃者,皆不勝毒。』又按異法方宜論云:『西方之民陵居而多風,水土剛強,不衣而褐薦,華食而脂肥,故邪不能傷其形體,其病生於內,其治宜毒藥。』」。』

「氣反者,病在上取之下,病在下取之上,病在中傍取之下取,謂寒逆於下,而熱攻於上,不利於下,氣盈於上則溫下以調之。上取,謂寒積於下,溫之不去,陽藏不足則補其陽也。傍取,謂氣并於左,則藥熨其右,氣并於右,則熨其左以和之,必隨寒熱爲適。凡是七者皆病無所逃,動而必中,斯爲妙用矣。。治熱以寒,溫而行之。治寒以熱,涼而行之。治溫以清,冷而行之。治清以溫,熱而行之氣性有剛柔,形證有輕重,方用有大小,調制有寒溫,盛大則順氣性以取之,小耎則逆氣性以伐之,氣殊則主必不容,力倍則攻之必勝,是則謂湯飲調氣之制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至真要大論云:『熱因寒用,寒因熱用,熱必代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,其始則同,其終則異,可使破積,可使潰堅,可使氣和,可使必已者也。』」。故消之、削之、吐之、下之、補之、寫之,久新同法量氣盛虛而行其法,病之新久,無異道也。。」

帝曰:「病在中,而不實不堅,且聚且散,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悉乎哉問也!無積者,求其藏虛則補之隨病所在,命其藏以補之。,藥以袪之,食以隨之食以無毒之藥,隨湯丸以迫逐之,使其盡也。,行水漬之,和其中外,可使畢已中外通和,氣無流礙,則釋然消散,真氣自平。。」

帝曰:「有毒無毒,服有約乎?」

岐伯曰:「病有久新,方有大小,有毒無毒,固宜常制矣。大毒治病十去其六下品藥毒,毒之大也。。常毒治病十去其七中品藥毒,次於下也。。小毒治病十去其八上品藥毒,毒之小也。。無毒治病,十去其九上品中品下品無毒藥,悉謂之平。。穀肉果菜,食養盡之,無使過之,傷其正也大毒之性烈,其爲傷也多,少毒之性和,其爲傷也少,常毒之性減。大毒之性一等加小毒之性一等,所傷可知也,故至約必止之,以待來證爾。然無毒之藥,性雖平和,久而多之,則氣有偏勝,有偏絕,久攻之則藏氣偏弱,既弱且困,不可畏也,故十去其九而止。服至約已,則以五穀五肉五果五菜隨五藏宜者食之,已盡其餘病,藥食兼行亦通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藏氣法時論〉云:『毒藥攻邪,五穀爲養,五果爲助,五畜爲益,五菜爲充。』」。不盡,行復如法法,謂前四約也。餘病不盡,然再行之毒之大小,至約而止,必無過也。

「必先歲氣,無伐天和歲有六氣,分主有南面北面之政,先知此六氣所在人脈,至尺寸應之。太陰所在,其脈沉。少陰所在,其脈鉤。厥陰所在,其脈弦。太陽所在,其脈大而長。陽明所在,其脈短而濇。少陽所在,其脈大而浮,如是六脈則謂天和,不識不知,呼爲寒熱,攻寒令熱,脈不變而熱疾已生。制熱令寒,脈如故而寒病又起,欲求其適,安可得乎,夭枉之來,率由於此。。無盛盛,無虛虛,而遺人天殃不察虛實,但思攻擊,而盛者轉盛,虛者轉虛,萬端之病,從茲而甚,真氣日消,病勢日侵,殃咎之來,若天之興,難可逃也,悲夫!。無致邪,無失正,絕人長命所謂伐天和也。攻虛謂實,是則致邪,不識藏之虛,斯爲失正氣,既失則爲死之由矣。。」

帝曰:「其久病者,有氣從不康,病去而瘠,柰何從,謂順也。?」

岐伯曰:「昭乎哉!聖人之問也。化不可代,時不可違化,謂造化也。代大匠斲,猶傷其手,況造化之氣,人能以力代之乎!夫生長收藏,各應四時之化,雖巧智者亦無能先時而致之,明非人力所及,由是觀之,則物之生長收藏化,必待其時也。物之成敗理亂,亦待其時也。物既有之,人亦宜然,或言力必可致,而能代造化違四時者,妄也。。夫經絡以通,血氣以從,復其不足,與衆齊同,養之和之,靜以待時,謹守其氣,無使傾移,其形廼彰,生氣以長,命曰:「聖王。」故《大要》曰:「無代化,無違時,必養必和,待其來復。」此之謂也《大要》,上古經法也,引古之要旨,以明時化之不可違,不可以力代也。。」

帝曰:「善。」

字數:16541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8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