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九

逆調論篇第三十四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四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人身非常溫也,非常熱也,爲之熱而煩滿者,何也異於常候,故曰非常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無『爲之熱』三字。」?」

岐伯對曰:「陰氣少而陽氣勝,故熱而煩滿也。」

帝曰:「人身非衣寒也,中非有寒氣也,寒從中生者何言不知誰爲元主邪。?」

岐伯曰:「是人多痹氣也,陽氣少陰氣多,故身寒如從水中出言自由形氣陰陽之爲是,非衣寒而中有寒也。。」

帝曰:「人有四支熱,逢風寒如炙如火者,何也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無『如火』二字,《太素》云:『如炙於火』,當從《太素》之文。」?」

岐伯曰:「是人者,陰氣虛陽氣盛。四支者,陽也,兩陽相得而陰氣虛少,少水不能滅盛火,而陽獨治,獨治者不能生長也,獨勝而止耳水爲陰,火爲陽,今陽氣有餘,陰氣不足,故云:「少水不能滅盛火也。」治者,王也。勝者,盛也。故云:「獨勝而止。」。逢風而如炙如火者,是人當肉爍也爍,言消也,言久久此人當肉消削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『如炙如火』當從《太素》作『如炙於火』。」。」

帝曰:「人有身寒,湯火不能熱,厚衣不能溫,然不凍慄是爲何病?」

岐伯曰:「是人者,素腎氣勝,以水爲事,太陽氣衰,腎脂枯不長,一水不能勝兩火。腎者,水也,而生於骨,腎不生則髓不能滿,故寒甚至骨也以水爲事,言盛欲也。。所以不能凍慄者,肝一陽也,心二陽也,腎孤藏也,一水不能勝二火,故不能凍慄,病名曰骨痹,是人當攣節也腎不生則髓不滿,髓不滿則筋乾縮,故節攣拘。。」

帝曰:「人之肉苛者,雖近衣絮猶尚苛也,是謂何疾苛,謂𢂽重。?」

岐伯曰:「榮氣虛,衞氣實也。榮氣虛則不仁,衞氣虛則不用,榮衞俱虛則不仁且不用,肉如故也。人身與志不相有,曰死身用志不應,志爲身不親,兩者似不相有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曰死』作『三十日死也』。」。」

帝曰:「人有逆氣,不得臥,而息有音者。有不得臥,而息無音者。有起居如故,而息有音者。有得臥,行而喘者。有不得臥,不能行而喘者。有不得臥,臥而喘者。皆何藏使然?願聞其故。」

岐伯曰:「不得臥而息有音者,是陽明之逆也。足三陽者下行,今逆而上行,故息有音也。陽明者,胃脈也。胃者,六府之海水穀海也。,其氣亦下行。陽明逆,不得從其道,故不得臥也。《下經》曰:『胃不和則臥不安。』此之謂也《下經》,上古經也。。夫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,此肺之絡脈逆也,絡脈不得隨經上下,故留經而不行,絡脈之病人也微,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也。夫不得臥,臥則喘者,是水氣之客也。夫水者,循津液而流也,腎者,水藏,主津液,主臥與喘也。」

帝曰:「善尋經所解之旨,不得臥而息無音,有得臥行而喘,有不得臥不能行而喘,此三義悉闕而未論,亦古之脫簡也。。」

字數:963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二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