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一

金匱真言論篇第四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注本在第四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天有八風,經有五風,何謂經,謂經脈,所以流通營衞血氣者也。?」

岐伯對曰:「八風發邪,以爲經風,觸五藏,邪氣發病原其所起,則謂八風發邪,經脈受之,則循經而觸於五藏,以邪干正,故發病也。。所謂得四時之勝者,春勝長夏,長夏勝冬,冬勝夏,夏勝秋,秋勝春,所謂四時之勝也春木,夏火,長夏土,秋金,冬水,皆以所剋殺而爲勝也。言五時之相勝者,不謂八風,中人則病各謂隨其不勝則發病也。勝,謂制剋之也。

「東風生於春,病在肝,俞在頸項春氣發榮於萬物之上,故俞在頸項,歷忌日甲乙,不治頸,此之謂也。。南風生於夏,病在心,俞在胸脇心少陰脈,循胸,出脇,故俞在焉。。西風生於秋,病在肺,俞在肩背肺處上焦,背爲胸府,肩背相次,故俞在焉。。北風生於冬,病在腎,俞在腰股腰爲腎府,股接次之,以氣相連,故兼言也。。中央爲土,病在脾,俞在脊以脊應土,言居中爾。

「故春氣者,病在頭春氣,謂肝氣也。各隨其藏氣之所應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周禮》云:春時有痟首疾。」。夏氣者,病在藏心之應也。。秋氣者,病在肩背肺之應也。。冬氣者,病在四支四支氣少,寒毒善傷,隨所受邪,則爲病處。。故春善病鼽衂以氣在頭也。《禮記》〈月令〉曰:「季秋行夏令,則民多鼽嚏。」,仲夏善病胸脇心之脈循胸脇故也。,長夏善病洞泄寒中土主於中,是爲倉廩糟粕水穀,故爲洞泄寒中也。,秋善病風瘧以凉折暑,乃爲是病。〈生氣通天論〉曰:「魄汗未盡,形弱而氣爍,穴俞以閉,發爲風瘧。」此謂以凉折暑之義也。《禮記》〈月令〉曰:「孟秋行夏令,則民多瘧疾也。」,冬善病痹厥血象於水,寒則水凝,以氣薄流,故爲痹厥。

「故冬不按蹻,春不鼽衂按,謂按摩。蹻,謂如蹻捷者之舉動手足,是所謂導引也。然擾動筋骨,則陽氣不藏,春陽氣上升,重熱熏肺,肺通於鼻,病則形之,故冬不按蹻,春不鼽衂。鼽,謂鼻中水出。衂,謂鼻中血出。,春不病頸項,仲夏不病胸脇,長夏不病洞泄寒中,秋不病風瘧,冬不病痹厥。飧泄而汗出也此上五句並爲冬不按蹻之所致也, 新校正云:「詳『飧泄而汗出也』六字,上文疑剩。」

「夫精者,身之本也。故藏於精者,春不病溫此正謂冬不按蹻則精氣伏藏,以陽不妄升,故春無溫病。。夏暑,汗不出者,秋成風瘧此正謂以風凉之氣折暑汗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下義與上文不相接。」。此平人脈法也。

「故曰陰中有陰,陽中有陽謂平病人之脈法也。。平旦至日中,天之陽,陽中之陽也。日中至黃昏,天之陽,陽中之陰也言其初起與其王也。。合夜至雞鳴,天之陰,陰中之陰也。雞鳴至平旦,天之陰,陰中之陽也日中陽盛,故曰陽中之陽。黃昏陰盛,故曰陽中之陰。陽氣主晝,故平旦至黃昏,皆爲天之陽,而中復有陰陽之殊耳。。故人亦應之雞鳴陽氣未出,故也天之陰。平旦陽氣已升,故曰陰中之陽。

「夫言人之陰陽,則外爲陽,內爲陰。言人身之陰陽,則背爲陽,腹爲陰。言人身之藏府中陰陽,則藏者爲陰,府者爲陽藏,謂五神藏。府,謂六化府。。肝、心、脾、肺、腎五藏皆爲陰,膽、胃、大腸、小腸、膀胱、三焦六府皆爲陽《靈樞經》曰:「三焦者,上合於手心主。」又曰:「足三焦者,太陽之別名也。」《正理論》曰:「三焦者有名無形,上合於手心主,下合右腎,主謁道諸氣,名爲使者也。」

「所以欲知陰中之陰,陽中之陽者,何也?爲冬病在陰,夏病在陽,春病在陰,秋病在陽,皆視其所在爲施鍼石也。

「故背爲陽,陽中之陽,心也心爲陽藏,位處上焦,以陽居陽,故爲陽中之陽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心爲牡藏。」牡,陽也。。背爲陽,陽中之陰,肺也肺爲陰藏,位處上焦,以陰居陽,故謂陽中之陰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肺爲牝藏。」牝,陰也。。腹爲陰,陰中之陰,腎也腎爲陰藏,位處下焦,以陰居陰,故謂陰中之陰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腎爲牝藏。」牝,陰也。。腹爲陰,陰中之陽,肝也肝爲陽藏,位處中焦,以陽居陰,故謂陰中之陽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肝爲牡藏。」牡,陽也。。腹爲陰,陰中之至陰,脾也脾爲陰藏,位處中焦,以太陰居陰,故謂陰中之至陰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脾爲牝藏。」牝,陰也。。此皆陰陽表裏,內外雌雄,相輸應也。故以應天之陰陽也以其氣象參合,故能上應於天。。」

帝曰:「五藏應四時,各有收受乎?」

岐伯曰:「有。東方青色,入通於肝,開竅於目,藏精於肝精,謂精氣也。木精之氣,其神魂,陽升之,方以目爲用,故開竅於目。。其病發驚駭象木屈伸有搖動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東方云:病發驚駭,餘方各闕者,按〈五常政大論〉,委和之紀,其發驚駭,疑此文爲衍。」。其味酸,其類草木性柔脆而曲直。。其畜雞以雞爲畜,取巽言之。《易》曰:「巽爲雞。」。其穀麥五穀之長者,麥。故東方用之,本草曰麥爲五穀之長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五常政大論〉云:『其畜犬,其穀麻。』」。其應四時,上爲歲星木之精氣上爲歲星,十二年一周天。。是以春氣在頭也萬物發榮於上,故春氣在頭。 新校正云:「詳東方言『春氣在頭』,不言『故病在頭』,餘方言『故病在某』,不言『某氣在某』者,互文也。」。其音角角,木聲也。孟春之月律中,太蔟林鍾所生,三分益一,管率長八寸。仲春之月律中,夾鍾夷則所生,三分益一,管率長七寸五分。 新校正云:「按鄭康成云:『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千七十五』。」 季春之月律中,姑洗南呂所生,三分益一,管率長七寸又二十分寸之一。 新校正云:「按鄭康成云:『九分寸之一』。」 凡是三管皆木氣應之。。其數八木,生數三,成數八。《尚書》〈洪範〉曰:「三曰木。」。是以知病之在筋也木之堅柔,類筋氣故。。其臭臊凡氣因木變,則爲臊。 新校正云:「詳『臊』,〈月令〉作『羶』。」

「南方赤色,入通於心,開竅於耳,藏精於心火精之氣,其神神,舌爲心之官,當言於舌,舌用非竅,故云耳也。〈繆刺論〉曰:「手少陰之絡,會於耳中。」義取此也。。故病在五藏以夏氣在藏也。。其味苦,其類火性炎上而燔灼。。其畜羊以羊爲畜,言其未也,以土同王,故通而言之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五常政大論〉云:『其畜馬』。」。其穀黍黍色赤。。其應四時,上爲熒惑星火之精氣,上爲熒惑星,七百四十日一周天。。是以知病之在脈也火之躁動,類於脈氣。。其音徵徵,火聲也。孟夏之月律中,仲呂無射所生,三分益一,管率長六寸七分。 新校正云:「按鄭康成云:『六寸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寸之萬二千九百七十四』。」 仲夏之月律中,蕤賓應鍾所生,三分益一,管率長六寸三分。 新校正云:「按鄭康成云:『六寸八十一分寸之二十六』。」 季夏之月律中,林鍾黃鍾所生,三分減一,管率長六寸。凡是三管,皆火氣應之。。其數七火,生數二,成數七。《尚書》〈洪範〉曰:「二曰火。」。其臭焦凡氣因火變,則爲焦。

「中央黃色,入通於脾,開竅於口,藏精於脾土精之氣,其神意,脾爲化穀,口主迎糧,故開竅於口。。其味甘,其類土性安靜而化造。。故病在舌本脾脈上連於舌本,故病氣居之。。其畜牛土王四季,故畜取丑牛,又以牛色黃也。。其穀稷色黃而味甘也。。其應四時,上爲鎮星土之精氣,上爲鎮星,二十八年一周天。。是以知病之在肉也土之柔厚,類肉氣故。。其音宮宮,土聲也。《律書》以黃鍾爲濁宮,林鍾爲清宮。蓋以林鍾當六月管也。五音以宮爲主律,呂初起於黃鍾爲濁宮,林鍾爲清宮也。。其數五土數五,《尚書》〈洪範〉曰:「五曰土。」。其臭香凡氣因土變,則爲香。

「西方白色,入通於肺,開竅於鼻,藏精於肺金精之氣,其神魄。肺藏氣,鼻通息,故開竅於鼻。。故病在背以肺在胸中,背爲胸中之府也。。其味辛,其類金性音聲而堅勁。。其畜馬畜馬者,取乾也。《易》曰:「乾爲馬」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五常政大論〉云:其畜雞。」。其穀稻稻堅白。。其應四時,上爲太白星金之精氣,上爲太白星,三百六十五日一周天。。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金之堅密,類皮毛也。。其音商商,金聲也。孟秋之月律中,夷則大呂所生,三分減一,管率長五寸七分。仲秋之月律中,南呂太簇所生,三分減一,管率長五寸三分。季秋之月律中,元射夾鍾所生,三分減一,管率長五寸。凡是三管皆金氣應之。。其數九金,生數四,成數九。《尚書》〈洪範〉曰:「四曰金。」。其臭腥凡氣因金變,則爲腥羶之氣也。

「北方黑色,入通於腎,開竅於二陰,藏精於腎水精之氣,其神志,腎藏精,陰泄注,故開竅於二陰也。。故病在谿谿,謂肉之小會也。〈氣穴論〉曰:「肉之大會爲谷,肉之小會爲谿。」。其味鹹,其類水性潤下而滲灌。。其畜彘彘,豕也。。其穀豆豆,黑色。。其應四時,上爲辰星水之精氣上爲辰星,三百六十五日一周天。。是以知病之在骨也腎主幽暗,骨體內藏,以類相同,故病居骨也。。其音羽羽,水聲也。孟冬之月律中,應鍾沽洗所生,三分減一,管率長四寸七分半。仲冬之月律中,黃鍾仲呂所生,三分益一,管率長九寸。季冬之月律中,太呂蕤賓所生,三分益一,管率長八寸四分。凡是三管,皆水氣應之。。其數六水生數一,成數六。《尚書》〈洪範〉曰:「一曰水。」。其臭腐凡氣因水變,則爲腐朽之氣也。

「故善爲脈者,謹察五藏六府,一逆一從,陰陽表裏,雌雄之紀,藏之心意,合心於精心合精微,則深知通變。。非其人勿教,非其真勿授,是謂得道隨其所能而與之,是謂得師資教授之道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明目者,可使視色。耳聦者,可使聽音。捷疾辭語者,可使論語。徐而安靜,手巧而心審諦者,可使行針艾。理血氣而調諸逆順,察陰陽而兼諸方論,緩節柔筋而心和調者,可使導引行氣。痛毒言語輕人者,可使唾癰。呪病爪苦手毒,爲事善傷者,可使按積抑痹。」由是則各得其能,方乃可行,其名乃彰,故曰非其人勿教,非其真勿授也。。」

字數:3251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二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