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註黃帝內經素問卷第一

新校正云:「按王氏不解所以名《素問》之義,及《素問》之名起於何代,按《隋書》〈經籍志〉始有《素問》之名。《甲乙經》〈序〉晉皇甫謐之文已云:『《素問》論病精辨。』王叔和,西晉人,撰《脈經》云:『出《素問》、《鍼經》。』漢張仲景撰《傷寒卒病論集》云:『撰用《素問》。』是則《素問》之名著於《隋志》,上見於漢代也。自仲景已前,無文可見,莫得而知,據今世所存之書,則《素問》之名起漢世也。所以名《素問》之義,全元起有說云:『素者,本也。問者,黃帝問岐伯也。方陳性情之源,五行之本,故曰「《素問》」』。元起雖有此解,義未甚明,按《乾鑿度》云:『夫有形者生於無形,故有太易,有太初,有太始,有太素。太易者,未見氣也。太初者,氣之始也。太始者,形之始也。太素者,質之始也。』氣形質具而痾瘵由是萌生,故黃帝問此太素質之始也,《素問》之名義或由此。」

玄子次註 林 孫 高保衡 等奉敕校正孫重改誤

  • 上古天真論 
  • 四氣調神大論 
  • 生氣通天論 
  • 金匱真言論 

上古天真論篇第一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注本在第九卷。王氏重次篇第,移冠篇首,今注逐篇,必具全元起本之卷。第者欲存《素問》舊第目,見今之篇次,皆王氏之所移也。」

昔在黃帝,生而神靈,弱而能言,幼而徇齊,長而敦敏,成而登天。有熊國君,少典之子,姓公孫。徇,疾也。敦,信也。敏,達也。習用干戈,以征不享,平定天下,殄滅蚩尤。以土德王,都軒轅之丘,故號之曰軒轅。黃帝後鑄鼎於鼎湖山,鼎成而白日升天,羣臣葬衣冠於橋山墓,今猶在。廼問於天師曰:「余聞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歲,而動作不衰,今時之人,年半百而動作皆衰者,時世異耶?人將失之耶?」天師,岐伯也。

岐伯對曰:「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。上古,謂玄古也。知道,謂知修養之道也。夫陰陽者,天地之常道。術數者,保生之大倫,故修養者,必謹先之。老子曰:「萬物負陰而抱陽,冲氣以爲和。」〈四氣調神大論〉曰:「陰陽四時者,萬物之終始,死生之本。逆之則災害生,從之則苛疾不起,是謂得道。」此之謂也。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,食飲者,充虛之滋味。起居者,動止之綱紀。故修養者,謹而行之。〈痹論〉曰:「飲食自倍,腸胃乃傷。」〈生氣通天論〉曰:「起居如驚,神氣乃浮。」是惡妄動也。廣成子曰:「必靜必清,無勞汝形,無搖汝精,乃可以長生。」故聖人先之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注本云,飲食有常節,起居有常度,不妄不作。」《太素》同楊上善云:「以理而取聲色芳味,不妄視聽也,循理而動,不爲分外之事。」故能形與神俱,而盡終其天年,度百歲乃去。形與神俱,同臻壽分。謹於修養,以奉天真,故盡得終其天年。去,謂去離於形骸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人百歲五藏皆虛,神氣皆去,形骸獨居而終矣。」以其知道,故年長壽延年[1]。度百歲,謂至一百二十歲也。《尚書》〈洪範〉曰:「一曰,壽百二十歲也。」

今時之人不然也,動之死地,離於道也。以酒爲漿,溺於飲也。以妄爲常,寡於信也。醉以入房,過於色也。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。樂色,曰欲輕用,曰耗。樂色不節則精竭,輕用不止則真散,是以聖人愛精重施,髓滿骨堅。老子曰:「弱其志,強其骨。」河上公曰:「有欲者,亡身。」曲禮曰:「欲不可縱。」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耗』作『好』。」不知持滿,不時御神。言輕用而縱欲也。老子曰:「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。」言愛精保神如持盈滿之器,不慎而動,則傾竭天真。《真誥》曰:「常不能慎事,自致百痾,豈可怨咎於神明乎!」此之謂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別本『時』作『解』。」務快其心,逆於生樂。快於心欲之用,則逆養生之樂矣。老子曰:「甚愛必大費,此之類歟!」夫甚愛而不能救,議道而以爲未然者,伐生之大患也。起居無節,故半百而衰也。亦耗散而致是也,夫道者不可斯須離,離[2]於道則壽不能終盡於天年矣。老子曰:「物壯則老,謂之不道。」不道早亡,此之謂離道也。

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,皆謂之虛邪賊風,避之有時,邪乘虛入,是謂虛邪。竊害中和,謂之賊風。避之有時,謂八節之日,及太一入從之於中宮[3],朝八風之日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邪氣不得其虛,不能獨傷人。」明[4]人虛乃邪勝之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注本云:『上古聖人之教也,下皆爲之。』《太素》、《千金》同楊上善云:『上古聖人使人行者,身先行之,爲不言之教,不言之教,勝有言之教,故下百姓倣行者衆,故曰下皆爲之。』太一入從於中宮,朝八風義具《天元玉冊》中。」恬惔虛无,真氣從之,精神內守,病安從來?恬惔虛无,靜也,法道清靜。精氣內持,故其氣邪[5]不能爲害。是以志閑而少欲,心安而不懼,形勞而不倦。內機息故少欲,外紛靜故心安,然情欲兩亡,是非一貫,起居皆適,故不倦也。氣從以順,各從其欲,皆得所願。志不貪,故所欲皆順。心易足,故所願必從。以不異求,故無難得也。老子曰:「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長久。」故美其食,順精麤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別本『美』一作『甘』。」任其服,隨美惡也。樂其俗,去傾慕也。高下不相慕,其民故曰朴。至無求也,是所謂心足也。老子曰:「禍莫大於不知足,咎莫大於欲得。」故知足之足,常足矣。蓋非謂物足者,爲知足。心足者,乃爲知足矣。不恣於欲,是則朴同。故聖人云:「我無欲而民自朴。」 新校正云:「按別本[6]:『曰』作『日』。」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,淫邪不能惑其心。目不妄視,故嗜欲不能勞心。與玄同,故淫邪不能惑。老子曰:「不見可欲,使心不亂。」又曰:「聖人爲腹,不爲目也。」愚智賢不肖,不懼於物,故合於道。情計兩亡,不爲謀府,冥心一觀,勝負俱捐,故心志保安,合同於道。庚桑楚曰:「全汝形,抱汝生,無使汝思慮營營。」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注本云:合於道數。」所以能年皆度百歲,而動作不衰者,以其德全不危也。不涉於危,故德全也。莊子曰:「執道者,德全。德全者,形全。形全者,聖人之道也。」又曰:「無爲而性命不全者,未之有也。」

帝曰:「人年老而無子者,材力盡邪?材,謂材幹可以立身者。將天數然也?」

岐伯曰:「女子七歲,腎氣盛,齒更髮長。老陽之數,極於九。少陽之數,次於七。女子爲少陰之氣,故以少陽數偶之。明陰陽氣和,乃能生成其形體,故七歲腎氣盛,齒更髮長。二七而天癸至,任脈通,太衝脈盛,月事以時下,故有子。癸,謂壬癸,北方水,干名也。任脈、衝脈皆奇經脈也。腎氣全盛,衝任流通,經血漸盈,應時而下,天真之氣降,與之從事,故云天癸也。然衝爲血海,任主胞胎,二者相資,故能有子。所以謂之月事者,平和之氣,常以三旬而一見也,故愆期者,謂之有病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注本及《太素》、《甲乙經》俱作『伏衝』,下『太衝』同。」三七腎氣平均,故真牙生而長極。真牙謂牙之最後生者,腎氣平而真牙生者,表牙齒爲骨之餘也。四七筋骨堅,髮長極,身體盛壯。女子天癸之數,七七而終,年居四七,材力之半,故身體盛壯,長極於斯。五七陽明脈衰,面始焦,髮始墮。陽明之脈氣營於面,故其衰也,髮墮、面焦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足陽明之脈,起於鼻交頞中,下循鼻外,入上齒中,還出俠口,環脣,下交承漿,却循頤後下廉,出大迎,循頰車,上耳前,過客主人,循髮際至額顱。手陽明之脈,上頸貫頰,入下齒縫中,還出俠口,故面焦、髮墮也。」六七三陽脈衰於上,面皆焦,髮始白。三陽之脈盡上於頭,故三陽衰則面皆焦、髮始白。所以衰者,婦人之生也,有餘於氣,不足於血,以其經月數泄脫之故。七七任脈虛,太衝脈衰少,天癸竭,地道不通,故形壞而無子也。經水絕止,是爲地道不通。衝任衰微,故云形壞無子。

丈夫八歲,腎氣實,髮長齒更。老陰之數極於十,少陰之數次於八,男子爲少陽之氣,故以少陰數合之。《易》〈繫辭〉曰:「天九地十,則其數也。」二八腎氣盛,天癸至,精氣溢寫,陰陽和,故能有子。男女有陰陽之質,不同天癸,則精血之形亦異,陰靜海滿而去血,陽動應合而泄精,二者通和,故能有子。《易》〈繫辭〉曰:「男女搆精,萬物化生,此之謂也。」三八腎氣平均,筋骨勁強,故真牙生而長極。以其好用故爾。四八筋骨隆盛,肌肉滿壯。丈夫天癸八八而終,年居四八,亦材之半也。五八腎氣衰,髮墮齒槁。腎主於骨,齒爲骨餘,腎氣既衰,精無所養,故令髮墮,齒復乾枯。六八陽氣衰竭於上,面焦,髮鬢頒白。陽氣,亦陽明之氣也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足陽明之脈,起於鼻,交頞中,下循鼻外,入上齒中,還出俠口,環脣,下交承漿,却循頤後下廉,出大迎,循頰車,上耳前,過客主人,循髮際,至額顱,故衰於上則面焦、髮鬢白也。」七八肝氣衰,筋不能動,天癸竭,精少,腎藏衰,形體皆極。肝氣養筋,肝衰故筋不能動。腎氣養骨,腎衰故形體疲極。天癸已竭,故精少也。匪惟材力衰謝,固當天數使然。八八則齒髮去。陽氣竭,精氣衰,故齒髮不堅,離形骸矣去落也。

腎者主水,受五藏六府之精而藏之,故五藏盛乃能寫。五藏六府精氣,淫溢而滲灌於腎,腎藏乃受而藏之。何以明之?《靈樞經》曰:「五藏主藏精,藏精者不可傷,由是則五藏各有精隨,用而灌注於腎,此乃腎爲都會關司之所,非腎一藏而獨有精,故曰五藏盛乃能寫也。」今五藏皆衰,筋骨解墮,天癸盡矣。故髮鬢白,身體重,行步不正,而無子耳。所謂物壯則老,謂之天道者也。

帝曰:「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,何也?言似非天癸之數也。

岐伯曰:「此其天壽過度,氣脈常通,而腎氣有餘也。所稟天真之氣本自有餘也。此雖有子,男不過盡八八,女不過盡七七,而天地之精氣皆竭矣。雖老而生子,子壽亦不能過天癸之數。

帝曰:「夫道者年皆百數,能有子乎!」

岐伯曰:「夫道者,能却老而全形,身年雖壽,能生子也。是所謂得道之人也,道成之證如下章云。

黃帝曰:「余聞上古有真人者,提挈天地,把握陰陽,真人,謂成道之人也。夫真人之身,隱見莫測,其爲小也,入於无間;其爲大也,徧於空境。其變化也,出入天地,內外莫見。迹順至真,以表道成之證。凡如此者,故能提挈天地,把握陰陽也。呼吸精氣,獨立守神,肌肉若一真人心合於氣,氣合於神,神合於无,故呼吸精氣,獨立守神,肌膚若冰雪,綽約如處子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注本云:『身肌宗一。』《太素》同。楊上善云:『真人身之肌體與太極同質,故云宗一。』」故能壽敝天地,无有終時,體同於道,壽與道同,故能无有終時,而壽盡天地也。敝,盡也。此其道生。惟至道生乃能如是。

中古之時,有至人者,淳德全道,全其至道,故曰至人。然至人以此淳朴之德,全彼妙用之道。 新校正云:「詳楊上善云:積精全神,能至於德,故稱至人。」和於陰陽,調於四時,和謂同和,調謂調適,言至人動靜必適中於四時,生長收藏之令,參同於陰陽寒暑升降之宜。去世離俗,積精全神。心遠世紛,身離俗染,故能積精而復全神。游行天地之間,視聽八達[7]之外。神全故也。《庚桑楚》曰:「神全之人,不慮而通,不謀而當,精照无外,志凝宇宙,若天地然。」又曰:「體合於心,心合於氣,氣合於神,神合於无,其有介然之,有唯然之。音雖遠際八荒之外,近在眉睫之內,來于我者,吾必盡知之,夫如是者,神全故,所以能矣。」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,亦歸於真人。同歸於道也。

其次有聖人者,處天地之和,從八風之理,與天地合德,與日月合明,與四時合其序,與鬼神合其吉凶,故曰:「聖人所以處天地之淳和,順八風之正理者,欲其養正,避彼虛邪。」適嗜欲於世俗之間,无恚嗔之心,聖人志深於道,故適於嗜欲,心全廣愛,故不有恚嗔,是以常德不離,歿身不殆。行不欲離於世,被服章,新校正云:「詳『被服章』三字,疑衍,此三字上下文不屬。」舉不欲觀於俗,聖人舉事行止,雖常在時俗之間,然其見爲則與時俗有異爾,何者?貴法道之清靜也。老子曰:「我獨異於人,而貴求食於母,母亦諭道也。」外不勞形於事,內无思想之患,聖人爲无爲,事無事,是以內无思想,外不勞形。以恬愉爲務,以自得爲功,恬,靜也。愉,悅也。法道清靜,適性而動,故悅而自得也。形體不敝,精神不散,亦可以百數。外不勞形,內无思想,故形體不敝,精神保全,神守不離,故年登百數,此蓋全性之所致爾。庚桑楚曰:「聖人之於聲色滋味也,利於性則取之,害於性則捐之,此全性之道也。」敝,疲敝也。

其次有賢人者,法則天地,象似日月,次聖人者,謂之賢人,然自強不息,精了百端,不慮而通,發謀必當,志同於天地,心燭於洞幽,故曰:「法則天地,象似日月也。」辯列星辰,逆從陰陽,分別四時,星,衆星也。辰,北辰也。辯列者,謂定內外星官座位之所於天三百六十五度,遠近之分次也。逆從陰陽者,謂以六甲等法,逆順數而推步吉凶之徵兆也。《陰陽書》曰:「人中甲子,從甲子起以乙丑爲次,順數之。地下甲子,從甲戌起,以癸酉爲次,逆數之,此之謂逆從也。」分別四時者,謂分其氣序也,春溫,夏暑熱,秋清凉,冬冰冽,此四時之氣序也。將從上古,合同於道,亦可使益壽而有極時。將從上古,合同於道,謂如上古知道之人,法於陰陽,和於術數,食飲有節,起居有常,不妄作勞也。上古知道之人,年度百歲而去,故可使益壽而有極時也。


校勘記
[1]、「故年長壽延年」 人衛排印本據守山閣本改作「故能長壽延年」。
[2]、「離」 原缺,據守山閣本補。
[3]、「太一入從之於中宮」 當從《靈樞·九宮八風》作「太一入徙,立於中宮」。下文「從」字亦當作「徙」。
[4]、「明」 讀書堂本作「謂」,羲勝。
[5]、「氣邪」 讀書堂本、趙府本作「虛邪」,當從。人衛排印本改作「氣從,邪」。
 
[6]、「別本」 此下原衍「云」字,據讀書堂本、趙府本刪。
[7]、「達」 讀書堂本、趙府本作「遠」,與注文引《庚桑楚》合,疑底本誤。
字數:4663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