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十


〔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九卷。」〕

黃帝問曰:「肺之令人欬,何也?」

岐伯對曰:「五藏六府皆令人欬,非獨肺也。」

帝曰:「願聞其狀?」

岐伯曰:「皮毛者肺之合也,皮毛先受邪氣,邪氣以從其合也【邪謂寒氣。】。其寒飲食入胃,從肺脈上至於肺則肺寒,肺寒則外內合邪,因而客之則爲肺欬【肺脈起於中焦,下絡大腸,還循胃口,上鬲屬肺,故云從肺脈上至於肺也。】。五藏各以其時受病,非其時各傳以與之【時,謂王月也,非王月則不受邪,故各傳以與之。】。人與天地相參,故五藏各以治時,感於寒則受病,微則爲欬,甚者爲泄爲痛【寒氣微則外應皮毛,內通肺,故欬,寒氣甚則入於內,內裂則痛,入於腸胃則泄痢。】。乘秋則肺先受邪,乘春則肝先受之,乘夏則心先受之,乘至陰則脾先受之,乘冬則腎先受之【以當用事之時,故先受邪氣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及《太素》無〝乘秋則〞三字,疑此文誤多也。」〕。」

帝曰:「何以異之【欲明其證也。】?」

岐伯曰:「肺欬之狀,欬而喘息有音,甚則唾血【肺藏氣而應息,故欬則喘息,而喉中有聲,甚則肺絡逆故唾血也。】。心欬之狀,欬則心痛,喉中介介如梗狀,甚則咽腫喉痹【手心主脈起於胸中,出屬心包。少陰之脈起於心中,出屬心系,其支別者從心系上俠咽喉,故病如是。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介介如梗狀』作〝喝喝〞,又少陰之脈上俠咽不言俠喉。」】。肝欬之狀,欬則兩脇下痛,甚則不可以轉,轉則兩胠下滿【足厥陰脈上貫鬲,布脇肋,循喉嚨之後,故如是。胠亦脇也。】。脾欬之狀,欬則右脇下痛,陰陰引肩背,甚則不可以動,動則欬劇【足太陰脈上貫鬲,俠咽,其支別者,復從胃別上鬲,故病如是也。脾氣連肺,故痛引肩背也。脾氣主右,故右胠下陰陰然,深慢痛也。】。腎欬之狀,欬則腰背相引而痛,甚則欬涎【足少陰脈上股內後廉,貫脊,屬腎,絡膀胱,其直行者,從腎上貫肝鬲,入肺中,循喉嚨,俠舌本。又膀胱脈從肩髆內別下,俠脊,抵腰中,入循膂,絡腎,故病如是。】。」

帝曰:「六府之欬柰何?安所受病?」

岐伯曰:「五藏之久欬乃移於六府,脾欬不已則胃受之,胃欬之狀,欬而嘔,嘔甚則長蟲出【脾與胃合,又胃之脈循喉嚨,入缺盆,下鬲,屬胃,絡脾,故脾欬不已,胃受之也。胃寒則嘔,嘔甚則腸氣逆上,故蚘出。】。肝欬不已則膽受之,膽欬之狀,欬嘔膽汁【肝與膽合,又膽之脈從缺盆以下胸中,貫鬲,絡肝,故肝欬不已,膽受之也。膽氣好逆,故嘔溫苦汁也。】。肺欬不已則大腸受之,大腸欬狀,欬而遺失【肺與大腸合,又大腸脈入缺盆,絡肺,故肺欬不已大腸受之,大腸爲傳送之府,故寒入則氣不禁焉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〝遺失〞作〝遺矢〞。」〕。心欬不已則小腸受之,小腸欬狀,欬而失氣,氣與欬俱失【心與小腸合,又小腸脈入缺盆,絡心,故心欬不已小腸受之,小腸寒盛,氣入大腸,欬則小腸氣下奔,故失氣也。】。腎欬不已則膀胱受之,膀胱欬狀,欬而遺溺【腎與膀胱合,又膀胱脈從肩髆內俠脊,扺腰中,入循膂,絡腎,屬膀胱,故腎欬不已,膀胱受之,膀胱爲津液之府,是故遺溺。】。久欬不已則三焦受之,三焦欬狀,欬而腹滿,不欲食飲,此皆聚於胃,關於肺,使人多涕唾,而面浮腫氣逆也【三焦者,非謂手少陽也,正謂上焦中焦耳,何者?上焦者出於胃上口,並咽以上貫鬲,布胸中,走腋。中焦者亦至於胃口,出上焦之後,此所受氣者,泌糟粕,蒸津液,化其精微,上注於肺脈,乃化而爲血,故言皆聚於胃,關於肺也。兩焦受病,則邪氣熏肺而肺氣滿,故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腫氣逆也。腹滿不欲食者,胃寒故也。胃脈者從缺盆下乳內廉,下循腹至氣街,其支者,復從胃下口,循腹裏至氣街中而合,今胃受邪故病如是也。何以明其不謂下焦,然下焦者,別於回腸,注於膀胱,故水穀者常并居於胃,中盛糟粕而俱下於大腸,泌別汁,循下焦而滲入膀胱,尋此行化乃與胃口懸遠,故不謂此也。】〔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胃脈下循腹』作〝下俠臍〞。」〕。」

帝曰:「治之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治藏者治其俞,治府者治其合,浮腫者治其經【諸藏俞者,皆脈之所起第三穴,諸府合者,皆脈之所起第六穴也,經者,藏脈之所起第四穴,府脈之所起第五穴。靈樞經曰:「脈之所注爲俞,所行爲經,所入爲合。」此之謂也。】

帝曰:「善。」

字數:1491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2-02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