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十

刺瘧篇第三十六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六卷。」

足太陽之瘧,令人腰痛、頭重,寒從背起足太陽脈從巔入絡腦,還出別下項,循肩髆內,俠脊,抵腰中。其支別者,從髆內左右別下貫胂,過髀樞,故令腰痛、頭重,寒從背起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三部九候論〉注,『貫胂』作『貫臀』,〈刺腰痛〉注亦作『貫臀』,〈厥論〉注作『貫胂』,《甲乙經》作『貫胂』。」。先寒後熱,熇熇暍暍然熇熇,甚熱狀。暍暍,亦熱盛也。太陽不足,故先寒,寒極則生熱,故後熱也。。熱止,汗出,難已熱生,是爲氣虛。熱止,則爲氣復。氣復而汗反出,此爲邪氣盛而真不勝,故難已。 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并《甲乙經》、《太素》、巢元方並作『先寒後熱渴,渴止汗出』,與此文異。」,刺郄中出血太陽之郄,是謂金門,金門在足外踝下,一名曰關梁,陽維所別屬也。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若灸者可灸三壯。《黃帝中誥圖經》云:「委中主之。」則古法以委中爲郄中也。委中在膕中央約文中動脈,足太陽脈之所入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五分,留七呼,若灸者可灸三壯。 新校正云:「詳刺『郄中』,《甲乙經》作『膕中』,今王氏兩注之,當以『膕中』爲正。」

足少陽之瘧,令人身體解㑊身體解㑊,次如下句。。寒不甚,熱不甚陽氣未盛,故令其然。。惡見人,見人心惕惕然膽與肝合,肝虛則恐,邪薄其氣,故惡見人,見人心惕然然也。。熱多,汗出甚邪盛則熱多,中風故汗出。。刺足少陽俠谿主之,俠谿在足小指次指歧骨閒,本節前陷者中,少陽之榮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三呼,若灸者可灸三壯。

足陽明之瘧,令人先寒洒淅,洒淅寒甚,久乃熱,熱去汗出,喜見日月光火,氣乃快然陽虛則外先寒,陽虛極則復盛,故寒甚,久乃熱也。熱去汗已,陰又內強,陽不勝陰,故喜見日月光火,氣乃快然也。。刺足陽明跗上衝陽穴也,在足跗上同身寸之五寸,骨閒動脈上,去陷谷同身寸之三寸,陽明之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十呼,若灸者可灸三壯。

足太陰之瘧,令人不樂,好大息心氣流於肺則喜,今脾藏受病,心母救之,火氣下入於脾,不上行於肺,又太陰脈支別者,復從胃上鬲,注心中,故令人不樂,好大息也。,不嗜食,多寒熱,汗出脾主化穀,營助四傍,今邪薄之諸藏元稟。土寄四季,王則邪氣交爭,故不嗜食,多寒熱而汗出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多寒少熱。』」。病至則善嘔,嘔已乃衰足太陰脈入腹,屬脾,絡胃,上鬲,俠咽,故病氣來至則嘔,嘔已乃衰退也。。即取之待病衰去,即而取之,其言衰即取之井俞及公孫也。公孫在足大指本節後,同身寸之一寸,太陰絡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四分,留七呼,若灸者可灸三壯。

足少陰之瘧,令人嘔吐甚,多寒熱,熱多寒少足少陰脈貫肝鬲,入肺中,循喉嚨,故嘔吐甚,多寒熱也。腎爲陰藏,陰氣生寒,今陰氣不足,故熱多寒少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嘔吐甚,多寒少熱。』」。欲閉戶牖而處,其病難已胃陽明脈病,欲獨閉戶牖而處,今謂胃土病證,反見腎水之中,土刑於水,故其病難已也。太鍾、太谿悉主之。太鍾在足內踝後街中,少陰絡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二分,留七呼,若灸者可灸三壯。太谿在足內踝後跟骨上動脈陷者中,少陰俞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七呼,若灸者可灸三壯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其病難已,取太谿,又按太鍾穴。』《甲乙經》作『跟後衝中』,〈刺腰痛篇〉注作『跟後街中動脈』,〈水穴〉注云:『在內踝後。』此注云:『內踝後街中。』諸注不同,當以《甲乙經》爲正。」

足厥陰之瘧,令人腰痛,少腹滿,小便不利,如癃狀,非癃也。數便意,恐懼,氣不足,腹中悒悒足厥陰脈循股陰,入髦中,環陰器,抵少腹,故病如是。癃,謂不得小便也,悒悒不暢之貌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『數便意』三字作『數噫』二字。」。刺足厥陰太衝主之,在足大指本節後,同身寸之二寸陷者中,厥陰俞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十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〈刺腰痛篇〉注云:『在本節後內閒動脈應手。』」

肺瘧者,令人心寒,寒甚熱,熱間善驚,如有所見者,刺手太陰陽明列缺主之,列缺在手腕後,同身寸之一寸半,手太陰絡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三呼,若灸者,可灸五壯。陽明穴合谷主之,合谷在手大指次指歧骨閒,手陽明脈之所過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六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。心瘧者,令人煩心甚,欲得清水,反寒多,不甚熱,刺手少陰神門主之。神門在掌後銳骨之端陷者中,手少陰俞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七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云:『欲得清水及寒多,寒不甚,熱甚也。』」。肝瘧者,令人色蒼蒼然,太息,其狀若死者,刺足厥陰見血中封主之。中封在足內踝前,同身寸之一寸半陷者中,仰足而取之,伸足乃得之,足厥陰經也,刺出血止,常刺者,可入同身寸之四分,留七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。脾瘧者,令人寒,腹中痛,熱則腸中鳴,鳴已汗出,刺足太陰商丘主之。商丘在足內踝下,微前陷者中,足太陰經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七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。腎瘧者,令人洒洒然,腰脊痛宛轉,大便難,目眴眴然,手足寒,刺足太陽少陰太鍾主之,取如前足少陰瘧中法。。胃瘧者,令人且病也,善飢而不能食,食而支滿腹大胃熱脾虛,故善飢而不能食,食而支滿腹大也。是以下文兼刺太陰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『且病』作『疽病』。」。刺足陽明太陰橫脈出血厲兌、解谿、三里主之。厲兌在足太指次指之端,去爪甲如韭葉,陽明井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一分,留一呼,若灸者,可灸一壯。解谿在衝陽後,同身寸之三寸半,腕上陷者中,陽明經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五分,留五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三里在膝下同身寸之三寸,䯒骨外廉兩筋肉分閒,陽明合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一寸,留七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然足陽明取此三穴,足太陰刺其橫脈出血也。橫脈,謂足內踝前斜過大脈,則太陰之經脈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解谿在衝陽後三寸半,按《甲乙經》一寸半,〈氣穴論〉注二寸半。」

瘧發身方熱,刺跗上動脈則陽明之脈也。。開其空,出其血,立寒陽明之脈,多血多氣,熱盛氣壯,故出其血而立可寒也。。瘧方欲寒,刺手陽明太陰,足陽明太陰亦謂開穴而出其血也,當隨井俞而刺之也。。瘧脈滿大,急刺背俞,用中鍼傍五胠俞各一,適肥瘦出其血也瘦者,淺刺少出血。肥者,深刺多出血。背俞,謂大杼。五胠俞,謂譩譆。。瘧脈小實,急灸脛少陰,刺指井灸脛少陰,是謂復溜。復溜在內踝上,同身寸之二寸陷者中,足少陰經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三呼,若灸者,可灸五壯。刺指井,謂刺至陰,至陰在足小指外側,去爪甲角如韭葉,足太陽井也,刺可入同身寸之一分,留五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。瘧脈滿大,急刺背俞,用五胠俞、背俞各一,適行至於血也謂調適肥瘦,穴度深淺,循三備法而行鍼,令至於血脈也。背俞,謂大杼。五胠俞,謂譩譆主之。新校正云:「詳此條從『瘧脈滿大』至此注終,文、注共五十五字,當從刪削,經文與次前經文重復,王氏隨而注之,別無義例,不若士安之精審不復出也。」。瘧脈緩大虛,便宜用藥,不宜用鍼緩者,中風。大爲氣實。虛者,血虛。血虛氣實,風又攻之,故宜藥治以遣其邪,不宜鍼寫而出血也。

凡治瘧先發,如食頃乃可以治,過之則失時也先其發時,真邪異居,波隴不起,故可治,過時則真邪相合,攻之則反傷真氣,故曰失時。 新校正云:「詳從前『瘧脈滿大』至此,全元起本在第四卷中,王氏移續於此也。」。諸瘧而脈不見,刺十指閒出血,血去必已,先視身之赤如小豆者,盡取之。十二瘧者,其發各不同時,察其病形,以知其何脈之病也隨其形證而病脈可知。。先其發時,如食頃而刺之,一刺則衰,二刺則知,三刺則已。不已,刺舌下兩脈出血釋具下文。,不已,刺郄中盛經出血,又刺項已下俠脊者,必已並足太陽之脈氣也。郄中,則委中也。俠脊者,謂大杼、風門熱府穴也。大杼在項第一椎下,兩傍相去各同身寸之一寸半陷者中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七呼,若灸者,可灸五壯。風門熱府在第二椎下,兩傍各同身寸之一寸半,刺可入同身寸之五分,留七呼,若灸者,可灸五壯。 新校正云:「詳大杼穴灸五壯。按《甲乙經》作『七壯』,〈氣穴論〉注作『七壯』,〈刺熱論〉及〈熱穴〉注並作『五壯』。」。舌下兩脈者,廉泉也廉泉,穴名,在頷下,結喉上,舌本下,陰維任脈之會,刺可入同身寸之三分,留三呼,若灸者,可灸三壯。

刺瘧者,必先問其病之所先發者,先刺之。先頭痛及重者,先刺頭上及兩額兩眉閒出血頭上,謂上星、百會。兩額,謂懸顱。兩眉間,謂攢竹等穴也。。先項背痛者,先刺之項,風池、風府主之。背,大杼、神道主之。。先腰脊痛者,先刺郄中出血。先手臂痛者,先刺手少陰陽明十指閒新校正云:「按別本作『手陰陽』,全本亦作『手陰陽』。」。先足脛痠痛者,先刺足陽明十指閒出血各以邪居之所,而脫寫之。。風瘧,瘧發則汗出惡風,刺三陽經背俞之血者三陽,太陽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足三陽。』」。䯒痠痛甚,按之不可,名曰胕髓,病以鑱鍼,鍼絕骨出血立已陽輔穴也,取如〈氣穴論〉中府俞法。。身體小痛,刺至陰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無『至陰』二字。」。諸陰之井,無出血,閒日一刺諸井皆在指端,足少陰并在足心宛宛中。。瘧不渴,閒日而作,刺足太陽新校正云:「按《九卷》云:『足陽明』,《太素》同。」。渴而閒日作,刺足少陽新校正云:「按《九卷》云:『手少陽』,《太素》同。」。溫瘧汗不出,爲五十九刺自胃瘧下至此,尋《黃帝中誥圖經》所主,或有不與此文同,應古之別法也。

字數:3238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8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