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註黃帝內經素問卷第三

玄子次註林保衡等奉敕校正孫重改誤

  • 靈蘭秘典論 
  • 六節藏象論 
  • 五藏生成篇 
  • 五藏別論 

靈蘭秘典論篇第八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名〈十二藏相使〉,在第三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願聞十二藏之相使貴賤何如藏,藏也。言腹中之所藏者,非復有十二形神之藏也。?」

岐伯對曰:「悉乎哉問也!請遂言之。心者,君主之官也,神明出焉任治於物,故爲君主之官。清靜栖靈,故曰神明出焉。。肺者,相傅之官,治節出焉位高非君,故官爲相傅。主行榮衞,故治節由之。。肝者,將軍之官,謀慮出焉勇而能斷,故曰將軍。潛發未萌,故謀慮出焉。。膽者,中正之官,決斷出焉剛正果決,故官爲中正。直而不疑,故決斷出焉。。膻中者,臣使之官,喜樂出焉膻中者,在胸中兩乳間,爲氣之海。然心主爲君,以敷宣教令,膻中主氣,以氣布陰陽,氣和志適,則喜樂由生。分布陰陽,故官爲臣使也。

脾胃者,倉廩之官,五味出焉包容五穀,是爲倉廩之官。營養四傍,故云五味出焉。。大腸者,傳道之官,變化出焉傳道,謂傳不潔之道。變化,謂變化物之形。故云傳道之官,變化出焉。。小腸者,受盛之官,化物出焉承奉胃司,受盛糟粕,受已復化,傳入大腸,故云受盛之官,化物出焉。。腎者,作強之官,伎巧出焉強於作用,故曰作強。造化形容,故云伎巧。在女,則當其伎巧。在男,則正曰作強。。三焦者,決瀆之官,水道出焉引導陰陽,開通閉塞,故官司決瀆,水道出焉。。膀胱者,州都之官,津液藏焉,氣化則能出矣位當孤府,故謂都官。居下內空,故藏津液,若得氣海之氣施化,則溲便注泄,氣海之氣不及,則閟隱不通,故曰氣化則能出矣。《靈樞經》曰:「腎上連肺,故將兩藏。」膀胱是孤府,則此之謂也。

凡此十二官者,不得相失也失則災害至,故不得相失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乃十一官。脾胃二藏共一官,故也。」。故主明則下安,以此養生則壽,歿世不殆,以爲天下則大昌主,謂君主,心之官也。夫主賢明則刑賞一,刑賞一則吏奉法,吏奉法則民不獲罪於枉濫矣。故主明則天下安也。夫心內明則銓善惡,銓善惡則察安危,察安危則身不夭傷於非道矣。故以此養生則壽,沒世不至於危殆矣。然施之於養生,沒世不殆,施之於君主,天下獲安,以其爲天下主,則國祚昌盛矣。。主不明,則十二官危,使道閉塞而不通,形乃大傷,以此養生則殃,以爲天下者,其宗大危,戒之!戒之使道,謂神氣行使之道也。夫心不明則邪正一,邪正一則損益不分,損益不分則動之凶咎,陷身於羸瘠矣。故形乃大傷,以此養生則殃也。夫主不明則委於左右,委於左右則權勢妄行,權勢妄行則吏不得奉法,吏不得奉法則人民失所而皆受枉曲矣。且人惟邦本,本固邦寧,邦不獲安,國將何有,宗廟之立,安可不至於傾危乎!故曰:戒之戒之者,言深慎也。

至道在微,變化無窮,孰知其原孰,誰也。言至道之用也,小之則微妙而細無不入,大之則廣遠而變化無窮,然其淵原,誰所知察。。窘乎哉!消者瞿瞿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作『肖者濯濯』。」,孰知其要,閔閔之當,孰者爲良窘,要也。瞿瞿,勤勤也。人身之要者,道也。然以消息異同,求諸物理,而欲以此知變化之原本者。雖瞿瞿勤勤以求明悟,然其要妙誰得知乎!既未得知,轉成深遠閔閔玄妙,復不知誰者爲善知要妙哉!玄妙深遠,固不以理求而可得,近取諸身則十二官粗可探尋,而爲治身之道爾。閔閔,深遠也,良善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此四句與〈氣交變大論〉文重,彼『消』字作『肖』。」

恍惚之數,生於毫氂恍惚者,謂似有似無也。忽,亦數也,似無似有,而毫氂之數生其中。老子曰:「恍恍惚惚其中有物,此之謂也。」《筭書》曰:「似有似無爲忽。」。毫氂之數起於度量,千之萬之,可以益大,推之大之,其形乃制毫氂雖小,積而不已,命數乘之則起至於尺度。斗量之繩準,千之萬之,亦可增益而至載之,大數推引其大則應,通人形之制度也。。」黃帝曰:「善哉!余聞精光之道,大聖之業而宣明大道,非齋戒擇吉日不敢受也深敬故也。韓康伯曰:「洗心曰齋,防患曰戒。」。」黃帝乃擇吉日良兆,而藏靈蘭之室,以傳保焉秘之至也。

字數:1385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二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