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十二

痿論篇第四十四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四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五藏使人痿,何也痿,謂痿弱無力以運動。?」

岐伯對曰:「肺主身之皮毛,心主身之血脈,肝主身之筋膜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云:『膜者,人皮下肉上筋膜也。』」。脾主身之肌肉,腎主身之骨髓所主不同,痿生亦各歸其所主。。故肺熱葉焦則皮毛虛弱,急薄者,則生痿躄也躄,謂攣躄,足不得伸以行也。肺熱則腎受熱氣故爾。

心氣熱,則下脈厥而上,上則下脈虛,虛則生脈痿,樞折挈脛,縱而不任地也心熱盛則火獨光,火獨光則內炎上。腎之脈常下行,今火盛而上炎用事,故腎脈亦隨火炎爍而逆上行也。陰氣厥逆,火復內燔,陰上隔陽,下不守位,心氣通脈,故生脈痿。腎氣主足,故膝腕樞紐如折去,而不相提挈,脛筋縱緩,而不能任用於地也。。肝氣熱則膽泄,口苦,筋膜乾,筋膜乾則筋急而攣,發爲筋痿膽約肝葉而汁味至苦,故肝熱則膽液滲泄。膽病則口苦,今膽液滲泄,故口苦也。肝主筋膜,故熱則筋膜乾而攣急,發爲筋痿也。《八十一難經》曰:「膽在肝短葉間下。」。脾氣熱則胃乾而渴,肌肉不仁,發爲肉痿脾與胃以膜相連,脾氣熱則胃液滲泄,故乾而且渴也。脾主肌肉,今熱薄於內,故肌肉不仁而發爲肉痿。。腎氣熱,則腰脊不舉,骨枯而髓減,發爲骨痿腰爲腎府,又腎脈上股內,貫脊,屬腎,故腎氣熱則腰脊不舉也。腎主骨髓,故熱則骨枯而髓減,發則爲骨痿。。」

帝曰:「何以得之?」

岐伯曰:「肺者,藏之長也,爲心之蓋也位高而布葉於胸中,是故爲藏之長,心之蓋。。有所失亡,所求不得,則發肺鳴,鳴則肺熱葉焦志苦不暢,氣鬱故也。肺藏氣,氣鬱不利,故喘息有聲而肺熱葉焦也。。故曰:「五藏因肺熱葉焦,發爲痿躄。」此之謂也肺者,所以行榮衞,治陰陽,故引曰:「五藏因肺熱而發爲痿躄也。」。故本病曰:「大經空虛,發爲肌痹,傳爲脈痿悲,則心系急,肺布葉舉而上焦不通,榮衞不散,熱氣在中,故胞絡絕而陽氣內鼓動,發則心下崩,數溲血也。心下崩,謂心包內崩而下血也。溲,謂溺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楊上善云:『胞絡者,心上胞絡之脈也。』詳經注中『胞』字俱當作『包』,全本『胞』又作『肌』也。」。悲哀太甚,則胞絡絕,胞絡絕則陽氣內動,發則心下崩,數溲血也本病,古經論篇名也。大經,謂大經脈也。以心崩溲血,故大經空虛,脈空則熱內薄,衞氣盛,榮氣微,故發爲肌痹也,先見肌痹,後漸脈痿,故曰傳爲脈痿也。。思想無窮,所願不得,意淫於外,入房太甚,宗筋弛縱,發爲筋痿,及爲白淫思想所願,爲祈欲也。施寫勞損,故爲筋痿及白淫也。白淫,謂白物淫衍如精之狀,男子因溲而下,女子陰器中緜緜而下也。。」故《下經》曰:「筋痿者生於肝,使內也《下經》,上古之經名也。使內,謂勞役陰力費竭精氣也。。」

有漸於濕,以水爲事,若有所留,居處相濕,肌肉濡漬,痹而不仁,發爲肉痿業惟近濕,居處澤下,皆水爲事也,平者久而猶怠,感之者尤甚矣。肉屬於脾,脾氣惡濕,濕著於內則衞氣不榮,故肉爲痿也。。故《下經》曰:「肉痿者,得之濕地也〈陰陽應象大論〉曰:「地之濕氣,感則害皮肉筋脈。」此之謂害肉也。。」有所遠行勞倦,逢大熱而渴,渴則陽氣內伐,內伐則熱舍於腎。腎者,水藏也,今水不勝火,則骨枯而髓虛,故足不任身,發爲骨痿陽氣內伐,謂伐腹中之陰氣也。水不勝火,以熱舍於腎中也。。故《下經》曰:「骨痿者,生於大熱也腎性惡燥,熱反居中,熱薄骨乾,故骨痿無力也。。」

帝曰:「何以別之?」

岐伯曰:「肺熱者,色白而毛敗。心熱者,色赤而絡脈溢。肝熱者,色蒼而爪枯。脾熱者,色黃而肉蠕動。腎熱者,色黑而齒槁各求藏色及所主養而命之,則其應也。。」

帝曰:「如夫子言可矣。論言:『治痿者獨取陽明。』何也?」

岐伯曰:「陽明者,五藏六府之海陽明,胃脈也,胃爲水穀之海也。。主閏宗筋,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宗筋,謂陰髦中,橫骨上下之竪筋也。上絡胸腹,下貫髖尻,又經於背腹上頭項,故云宗筋主束骨而利機關也。然腰者身之大關節,所以司屈伸,故曰機關。。衝脈者,經脈之海也《靈樞經》曰:「衝脈者,十二經之海。」。主滲灌谿谷,與陽明合於宗筋尋此則橫骨上下,齊兩傍竪筋,正宗筋也。衝脈循腹俠齊,傍各同身寸之五分而上,陽明脈亦俠齊,傍各同身寸之一寸五分而上,宗筋脈於中,故云與陽明合於宗筋也。以爲十二經海,故主滲灌谿谷也。肉之大會爲谷,小會爲谿。新校正云:「詳宗筋脈於中,一作宗筋,縱於中。」。陰陽摠宗筋之會,會於氣街,而陽明爲之長,皆屬於帶脈,而絡於督脈宗筋聚會,會於橫骨之中,從上而下,故云:「陰陽摠宗筋之會也。」宗筋俠齊,下合於橫骨,陽明輔其外,衝脈居其中,故云:「會於氣街而陽明爲之長也。」氣街,則陰髦兩傍脈動處也。帶脈者,起於季脇,回身一周而絡於督脈也。督脈者,起於關元,上下循腹,故云:「皆屬於帶脈而絡於督脈也。」督脈、任脈、衝脈三脈者,同起而異行,故經文或參差而引之。。故陽明虛則宗筋縱,帶脈不引故足痿不用也陽明之脈,從缺盆下乳內廉,下俠齊,至氣街中,其支別者,起胃下口,循腹裏,下至氣街中而合,以下髀,抵伏兔,下入膝髕中,下循䯒外廉,下足跗,入中指內間,其支別者,下膝三寸而別,以下入中指外間,故陽明虛則宗筋縱緩,帶脈不引而足痿弱不可用也。引,謂牽引。。」

帝曰:「治之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各補其滎而通其俞,調其虛實,和其逆順,筋脈骨肉各以其時受月,則病已矣時受月,謂受氣時月也,如肝王甲乙,心王丙丁,脾王戊己,肺王庚辛,腎王壬癸,皆王氣法也。時受月則正謂五常受氣月也。。」

帝曰:「善。」

字數:1912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