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八

通評虛實論篇第二十八


新校正云:「按全元起本在第四卷。」

黃帝問曰:「何謂虛實?」

岐伯對曰:「邪氣盛則實,精氣奪則虛奪,謂精氣減少,如奪去也。。」

帝曰:「虛實何如言五藏虛實之大體也。?」

岐伯曰:「氣虛者,肺虛也。氣逆者,足寒也。非其時則生,當其時則死非時,謂年直之前後也。當時,謂正直之年也。。餘藏皆如此五藏同。。」

帝曰:「何謂重實?」

岐伯曰:「所謂重實者,言大熱病,氣熱脈滿,是謂重實。」

帝曰:「經絡俱實何如?何以治之?」

岐伯曰:「經絡皆實,是寸脈急而尺緩也,皆當治之,故曰:『滑則從,濇則逆也脈急,謂脈口也。。』夫虛實者,皆從其物類始,故五藏骨肉滑利,可以長久也物之生則滑利,物之死則枯濇,故濇爲逆,滑爲從,從謂順也。。」

帝曰:「絡氣不足,經氣有餘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絡氣不足,經氣有餘者,脈口熱而尺寒也。秋冬爲逆,春夏爲從,治主病者春夏陽氣高,故脈口熱,尺中寒,爲順也。十二經十五絡各隨左右而有太過不足,工當尋其至應以施鍼艾,故云治主其病者也。。」

帝曰:「經虛絡滿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經虛絡滿者,尺熱,脈口寒濇也。此春夏死,秋冬生也秋冬陽氣下,故尺中熱,脈口寒爲順也。。」

帝曰:「治此者柰何?」

岐伯曰:「絡滿經虛,灸陰刺陽,經滿絡虛,刺陰灸陽以陰分主絡,陽分主經,故爾。。」

帝曰:「何謂重虛此反問前重實也。?」

岐伯曰:「脈氣上虛,尺虛是謂重虛言尺寸脈俱虛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作『脈虛、氣虛、尺虛,是謂重虛』,此少一『虛』字,多一『上』字,王注言尺寸脈俱虛則不兼氣虛也。詳前熱病,氣熱、脈滿爲重實,此脈虛、氣虛、尺虛爲重虛,是脈與氣俱實爲重實,俱虛爲重虛,不但尺寸俱虛爲重虛也。」。」

帝曰:「何以治之?」

岐伯曰:「所謂氣虛者,言無常也。尺虛者,行步恇然寸虛則脈動無常。尺虛則行步恇然不足。 新校正云:「按楊上善云:『氣虛者膻中氣不定也。』王謂寸虛則脈動無常,非也。」。脈虛者,不象陰也不象太陰之候也。何以言之,氣口者脈之要會,手太陰之動也。。如此者,滑則生,濇則死也。」

帝曰:「寒氣暴上,脈滿而實,何如言氣熱脈滿,已謂重實。滑則從,濇則逆。今氣寒脈滿,亦可謂重實乎。其於滑濇生死逆從何如??」

岐伯曰:「實而滑則生,實而逆則死逆,謂濇也。 新校正云:「詳王氏以逆爲濇,大非。古文簡略,辭多互文,上言滑而下言逆,舉滑則從,可知言逆則濇可見,非謂逆爲濇也。」。」

帝曰:「脈實滿,手足寒,頭熱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春秋則生,冬夏則死大略言之。夏手足寒非病也,是夏行冬令,夏得則冬死,冬脈實滿,頭熱亦非病也,是冬行夏令,冬得則夏亡,反冬夏以言之,則皆不死,春秋得之是病,故生死皆在時之孟月也。。脈浮而濇,濇而身有熱者死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移續於此,舊在後帝曰:『形度、骨度、脈度、筋度,何以知其度也。』下,對問義不相類,王氏頗知其錯簡而不知皇甫士安嘗移附此也。今去後條移從於此。」。」

帝曰:「其形盡滿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其形盡滿者,脈急大堅,尺濇而不應也形盡滿,謂四形藏盡滿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、《太素》『濇』作『滿』。」。如是者,故從則生,逆則死。」

帝曰:「何謂從則生,逆則死?」

岐伯曰:「所謂從者,手足溫也。所謂逆者,手足寒也。」

帝曰:「乳子而病熱,脈懸小者何如懸,謂如懸物之動也。?」

岐伯曰:「手足溫則生,寒則死新校正云:「按《太素》無手字,楊上善云:『足溫氣下故生,足寒氣不下者,逆而致死。』」。」

帝曰:「乳子中風熱,喘鳴肩息者,脈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喘鳴肩息者,脈實大也。緩則生,急則死緩,謂如縱緩。急,謂如弦張之急,非往來之緩急也。《正理傷寒論》曰:「緩則中風,故乳子中風,脈緩則生,急則死。」。」

帝曰:「腸澼便血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身熱則死,寒則生熱爲血敗,故死。寒爲榮氣在,故生也。。」

帝曰:「腸澼下白沫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脈沉則生,脈浮則死陰病而見陽脈,與證相反故死。。」

帝曰:「腸澼下膿血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脈懸絕則死,滑大則生。」

帝曰:「腸澼之屬,身不熱,脈不懸絕,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滑大者曰生,懸濇者曰死,以藏期之肝見庚辛死,心見壬癸死,肺見丙丁死,腎見戊己死,脾見甲乙死,是謂以藏期之。帝曰:「癲疾何如?」。」

岐伯曰:「脈搏大滑,久自已。脈小堅急,死,不治脈小堅急,爲陰,陽病而見陰脈,故死不治。 新校正云:「按巢元方云:『脈沉小急實死不治,小牢急亦不可治。』」。」

帝曰:「癲疾之脈,虛實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虛則可治,實則死以反證故。。」

帝曰:「消癉虛實何如?」

岐伯曰:「脈實大,病久可治。脈懸小堅,病久不可治久病血氣衰,脈不當實大,故不可治。 新校正云:「詳經言實大病久可治,注意以爲不可治。按《甲乙經》、《太素》、全元起本,並云可治,又按巢元方云:『脈數大者,生。細小浮者,死。』又云:『沉小者生,實牢大者,死。』」。」

帝曰:「形度、骨度、脈度、筋度,何以知其度也形度具《三備經》,筋度、脈度、骨度,並具在《靈樞經》中,此問亦合在彼經篇首,錯簡也。一經以此問爲〈逆從論〉首,非也?」

帝曰:「春亟治經絡,夏亟治經俞,秋亟治六府,冬則閉塞。閉塞者用藥而少鍼石也亟,猶急也。閉塞,謂氣之門戶閉塞也。。所謂少鍼石者,非癰疽之謂也冬月雖氣門閉塞,然癰疽氣烈,內作大膿,不急寫之,則爛筋腐骨,故雖冬月亦宜鍼石以開除之。。癰疽不得頃時回所以癰疽之病,冬月猶得,用鍼石者何?此病頃時回轉之閒,過而不寫則內爛筋骨穿通藏府。。癰不知所,按之不應手,乍來乍已,刺手太陰傍三痏與纓脈各二但覺似有癰疽之候,不的知發在何處,故按之不應手也。乍來乍已,言不定痛於一處也。手太陰傍足陽明脈,謂胃部氣戶等六穴之分也。纓脈亦足陽明脈也,近纓之脈,故曰纓脈。纓,謂冠帶也,以有左右,故云各二。。掖癰大熱,刺足少陽五刺,而熱不止,刺手心主三刺,手太陰經絡者大骨之會各三大骨會,肩也,謂肩貞穴,在肩髃後,骨解間陷者中。

暴癰筋緛,隨分而痛,魄汗不盡,胞氣不足,治在經俞癰若暴發,隨脈所過,筋怒緛急,肉分中痛,汗液滲泄,如不盡兼胞氣不足者,悉可以本經脈穴俞補寫之。 新校正云:「按此二條,舊散在篇中,今移使相從。」。腹暴滿,按之不下,取手太陽經絡者,胃之募也太陽,爲手太陽也。手太陽太陽經絡之所生,故取中脘穴,即胃之募也。《中誥》曰:「中脘,胃募也,居蔽骨與齊中,手太陽少陽足陽明脈所生。」故云經絡者,胃募也。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取太陽經絡血者。』則已無胃之募也等字,又楊上善注云:『足太陽其說各不同,未知孰是。』」,少陰俞去脊椎三寸傍五,用員利鍼謂取足少陰俞外去脊椎三寸兩傍穴各五痏也。少陰俞謂第十四椎下,兩傍腎之俞也。 新校正云:「按《甲乙經》云:『用員利鍼刺已,如食頃久立已,必視其經之過於陽者,數刺之。』」。霍亂,刺俞傍五霍亂者,取少陰俞傍志室穴。 新校正云:「按楊上善云:『刺主霍亂,俞傍五取之。』」。足陽明及上傍三足陽明,言胃俞也,取胃俞兼取少陰俞外兩傍向上第三穴,則胃倉穴也。。刺癎驚脈五謂陽陵泉,在膝上外陷者中也。。鍼手太陰各五,刺經太陽五,刺手少陰經絡傍者一,足陽明一,上踝五寸刺三鍼經太陽,謂足太陽也。手太陰五,謂魚際穴,在手大指本節後內側散脈。經太陽五,謂承山穴,在足腨腸下,分肉閒陷者中也。手少陰經絡傍者,謂支正穴,在腕後同身寸之五寸,骨上廉肉分開,手太陽絡別走少陰者。足陽明一者,謂解谿穴,在足腕上陷者中也。上踝五寸,謂足少陽絡光明穴。按《內經》、《明堂中誥圖經》悉主霍亂,各具明文。 新校正云:「按別本注云:『悉不主霍亂。』未詳所謂。又按《甲乙經》、《太素》刺癎驚脈五,至此爲刺驚癎,王注爲刺霍亂者,王注非也。」

凡治消癉、仆擊、偏枯、痿厥、氣滿、發逆、肥貴人,則高梁之疾也。隔塞閉絕,上下不通,則暴憂之病也。暴厥而聾,偏塞閉不通,內氣暴薄也。不從內外,中風之病,故瘦留著也。蹠跛,寒風濕之病也消,謂內消。癉,謂伏熱。厥,謂氣逆。高,膏也。梁,粱字也。蹠,謂足也。夫肥者,令人熱中。甘者,令人中滿,故熱氣內薄,發爲消渴。偏枯,氣滿逆也。逆者,謂違背常候與平人異也。然愁憂者,氣閉塞而不行,故隔塞否閉,氣脈斷絕而上下不通也。氣固於內,則大小便道偏不得通泄也。何者?藏府氣不化,禁固而不宣散,故爾也。外風中人,伏藏不去,則陽氣內受,爲熱外燔,肌肉消爍,故留薄肉分,消瘦,而皮膚著於筋骨也。濕勝於足則筋不利,寒勝於足則攣急,風濕寒勝則衞氣結聚,衞氣結聚則肉痛,故足跛而不可履也。。」

黃帝曰:「黃疸、暴痛、癲疾、厥狂,久逆之所生也。五藏不平,六府閉塞之所生也。頭痛、耳鳴、九竅不利,腸胃之所生也足之三陽從頭走足,然久厥逆而不下行,則氣怫積於上焦,故爲黃疸、暴痛、癲狂、氣逆矣。食飲失宜,吐利過節,故六府閉塞而令五藏之氣不和平也。腸胃否塞,則氣不順序,氣不順序,則上下中外互相勝負,故頭痛、耳鳴、九竅不利也。。」

字數:3089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07
卷第一
卷第二
卷第三
卷第四
卷第五
卷第六
卷第七
卷第八
卷第九
卷第十
卷第十一
卷第十二
卷第十三
卷第十四
卷第十五
卷第十六
卷第十七
卷第十八
卷第十九
卷第二十
卷第二十一
卷第二十二
卷第二十三
卷第二十四
遺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