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三十七

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

十地品第二十六之四


菩薩旣聞諸勝行,其心歡喜雨妙華,
放淨光明散寶珠,供養如來稱善說。
百千天衆皆欣慶,共在空中散衆寶,
華鬘瓔珞及幢幡,寶蓋塗香咸供佛。
自在天王幷眷屬,心生歡喜住空中,
散寶成雲持供養,讚言:「佛子快宣說!」
無量天女空中住,共以樂音歌讚佛,
音中悉作如是言:「佛語能除煩惱病。
法性本寂無諸相,猶如虛空不分別,
超諸取著絕言道,眞實平等常淸淨。
若能通達諸法性,於有於無心不動。
爲欲救世勤修行,此佛口生眞佛子。
不取衆相而行施,本絕諸惡堅持戒,
解法無害常堪忍,知法性離具精進,
已盡煩惱入諸禪,善達性空分別法,
具足智力能博濟,滅除衆惡稱大士。」
如是妙音千萬種,讚已默然瞻仰佛。
解脫月語金剛藏:「以何行相入後地?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告解脫月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摩訶薩已具足第五地,欲入第六現前地,當觀察十平等法。何等爲十?所謂:一切法無相故平等,無體故平等,無生故平等,無成故平等,本來淸淨故平等,無戲論故平等,無取捨故平等,寂靜故平等,如幻、如夢、如影、如響、如水中月、如鏡中像、如焰、如化故平等,有、無不二故平等。菩薩如是觀一切法自性淸淨,隨順無違,得入第六現前地,得明利隨順忍,未得無生法忍。」

「佛子!此菩薩摩訶薩如是觀已,復以大悲爲首、大悲增上、大悲滿足,觀世閒生滅,作是念:『世閒受生皆由著我,若離此著,則無生處。』復作是念:『凡夫無智,執著於我,常求有、無,不正思惟,起於妄行,行於邪道;罪行、福行、不動行,積集增長,於諸行中植心種子,有漏有取,復起後有生及老死。所謂:業爲田,識爲種,無明闇覆,愛水爲潤,我慢漑灌,見網增長,生名色芽,名色增長生五根,諸根相對生觸,觸對生受,受後希求生愛,愛增長生取,取增長生有;有生已,於諸趣中起五薀身,名生;生已衰變爲老,終歿爲死。於老死時,生諸熱惱;因熱惱故,憂愁悲歎,衆苦皆集。此因緣故,集無有集者,任運而滅亦無滅者。』菩薩如是隨順觀察緣起之相。佛子!此菩薩摩訶薩復作是念:『於第一義諦不了故名:無明,所作業果是行,行依止初心是識,與識共生四取薀爲名色,名色增長爲六處,根、境、識三事和合是觸,觸共生有受,於受染著是愛,愛增長是取,取所起有漏業爲有,從業起薀爲生,薀熟爲老,薀壞爲死;死時離別,愚迷貪戀,心胸煩悶爲愁,涕泗咨嗟爲歎,在五根爲苦,在意地爲憂,憂苦轉多爲惱。如是但有苦樹增長,無我、無我所,無作、無受者。』復作是念:『若有作者,則有作事;若無作者,亦無作事,第一義中俱不可得。』佛子!此菩薩摩訶薩復作是念:『三界所有,唯是一心。如來於此分別演說十二有支,皆依一心,如是而立。何以故?隨事貪欲與心共生,心是識,事是行,於行迷惑是無明,與無明及心共生是名色,名色增長是六處,六處三分合爲觸,觸共生是受,受無厭足是愛,愛攝不捨是取,彼諸有支生是有,有所起名:生,生熟爲老,老壞爲死。』」

「佛子!此中無明有二種業,一令衆生迷於所緣,二與行作生起因。行亦有二種業,一能生未來報,二與識作生起因。識亦有二種業,一令諸有相續,二與名色作生起因。名色亦有二種業,一互相助成,二與六處作生起因。六處亦有二種業,一各取自境界,二與觸作生起因。觸亦有二種業,一能觸所緣,二與受作生起因。受亦有二種業,一能領受愛憎等事,二與愛作生起因。愛亦有二種業,一染著可愛事,二與取作生起因。取亦有二種業,一令諸煩惱相續,二與有作生起因。有亦有二種業,一能令於餘趣中生,二與生作生起因。生亦有二種業,一能起諸薀,二與老作生起因。老亦有二種業,一令諸根變異,二與死作生起因。死亦有二種業,一能壞諸行,二不覺知故相續不絕。」

「佛子!此中無明緣行,乃至生緣老死者,由無明乃至生爲緣,令行乃至老死不斷,助成故。無明滅則行滅,乃至生滅則老死滅者,由無明乃至生不爲緣,令諸行乃至老死斷滅,不助成故。佛子!此中無明、愛、取不斷是煩惱道,行、有不斷是業道,餘分不斷是苦道;前後際分別滅三道斷,如是三道離我、我所,但有生滅,猶如束蘆。復次,無明緣行者,是觀過去;識乃至受,是觀現在;愛乃至有,是觀未來。於是以後,展轉相續。無明滅行滅者,是觀待斷。復次,十二有支名爲三苦,此中無明、行乃至六處是行苦,觸、受是苦苦,餘是壞苦;無明滅行滅者,是三苦斷。復次,無明緣行者,無明因緣能生諸行;無明滅行滅者,以無無明,諸行亦無,餘亦如是。又無明緣行者,是生繫縛;無明滅行滅者,是滅繫縛。餘亦如是。又無明緣行者,是隨順無所有觀;無明滅行滅者,是隨順盡滅觀。餘亦如是。」

「佛子!菩薩摩訶薩如是十種逆順觀諸緣起。所謂:有支相續故,一心所攝故,自業差別故,不相捨離故,三道不斷故,觀過去、現在、未來故,三苦聚集故,因緣生滅故,生滅繫縛故,無所有、盡觀故。佛子,菩薩摩訶薩以如是十種相觀諸緣起,知無我、無人、無壽命、自性空、無作者、無受者,卽得空解脫門現在前。觀諸有支皆自性滅,畢竟解脫,無有少法相生,卽時得無相解脫門現在前。如是入空、無相已,無有願求,唯除大悲爲首,教化衆生,卽時得無願解脫門現在前。菩薩如是修三解脫門,離彼、我想,離作者、受者想,離有、無想。」

「佛子!此菩薩摩訶薩大悲轉增,精勤修習,爲未滿菩提分法令圓滿故,作是念:『一切有爲,有和合則轉,無和合則不轉;緣集則轉,緣不集則不轉。我如是知有爲法多諸過患,當斷此和合因緣;然爲成就衆生故,亦不畢竟滅於諸行。』佛子!菩薩如是觀察有爲多諸過患,無有自性,不生不滅,而恒起大悲,不捨衆生,卽得般若波羅蜜現前,名:無障礙智光明。成就如是智光明已,雖修習菩提分因緣而不住有爲中,雖觀有爲法自性寂滅亦不住寂滅中,以菩提分法未圓滿故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現前地,得入空三昧、自性空三昧、第一義空三昧、第一空三昧、大空三昧、合空三昧、起空三昧、如實不分別空三昧、不捨離空三昧、離不離空三昧。此菩薩得如是十空三昧門爲首,百千空三昧皆悉現前;如是十無相、十無願三昧門爲首,百千無相、無願三昧門皆悉現前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現前地,復更修習滿足不可壞心、決定心、純善心、甚深心、不退轉心、不休息心、廣大心、無邊心、求智心、方便慧相應心,皆悉圓滿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以此心順佛菩提,不懼異論,入諸智地,離二乘道,趣於佛智,諸煩惱魔無能沮壞,住於菩薩智慧光明,於空、無相、無願法中皆善修習,方便智慧恒共相應,菩提分法常行不捨。佛子!菩薩住此現前地中,得般若波羅蜜行增上,得第三明利順忍,以於諸法如實相隨順無違故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現前地已,以願力故,得見多佛。所謂:見多百佛,乃至見多百千億那由他佛。悉以廣大心、深心,供養恭敬,尊重讚歎,衣服、飮食、臥具、湯藥,一切資生悉以奉施,亦以供養一切衆僧,以此善根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於諸佛所,恭敬聽法,聞已受持,得如實三昧智慧光明,隨順修行,憶持不捨。又得諸佛甚深法藏,經於百劫,經於千劫,乃至無量百千億那由他劫,所有善根轉更明淨。譬如眞金,以毘瑠璃寶數數磨瑩,轉更明淨;此地菩薩所有善根亦復如是,以方便慧,隨逐觀察,轉更明淨,轉復寂滅,無能映蔽。譬如月光,照衆生身,令得淸涼,四種風輪所不能壞;此地菩薩所有善根亦復如是,能滅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衆生煩惱熾火,四種魔道所不能壞。此菩薩,十波羅蜜中,般若波羅蜜偏多;餘非不修,但隨力隨分。」

「佛子!是名略說菩薩摩訶薩第六現前地。菩薩住此地,多作善化天王,所作自在,一切聲聞所有問難無能退屈,能令衆生除滅我慢、深入緣起。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如是一切諸所作業,皆不離念佛,乃至不離念具足一切種、一切智智。復作是念:『我當於一切衆生中爲首、爲勝,乃至爲一切智智依止者。』此菩薩若勤行精進,於一念頃,得百千億三昧,乃至示現百千億菩薩以爲眷屬;若以願力自在示現,過於此數,乃至百千億那由他劫不能數知。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欲重宣其義而說頌曰:「

菩薩圓滿五地已,觀法無相亦無性,
無生無成本淸淨,無有戲論無取捨,
體相寂滅如幻等,有無不二離分別,
隨順法性如是觀,此智得成入六地。
明利順忍智具足,觀察世閒生滅相,
以癡闇力世閒生,若滅癡闇世無有。
觀諸因緣實義空,不壞假名和合用,
無作無受無思念,諸行如雲徧興起。
不知眞諦名無明,所作思業愚癡果,
識起共生是名色,如是乃至衆苦聚。
了達三界依心有,十二因緣亦復然,
生死皆由心所作,心若滅者生死盡。
無明所作有二種,緣中不了爲行因,
如是乃至老終歿,從此苦生無有盡。
無明爲緣不可斷,彼緣若盡悉皆滅,
愚癡愛取煩惱支,行有是業餘皆苦。
癡至六處是行苦,觸受增長是苦苦,
所餘有支是壞苦,若見無我三苦滅。
無明與行爲過去,識至於受現在轉,
愛取有生未來苦,觀待若斷邊際盡。
無明爲緣是生縛,於緣得離縛乃盡,
從因生果離則斷,觀察於此知性空。
隨順無明起諸有,若不隨順諸有斷,
此有彼有無亦然,十種思惟心離著。
有支相續一心攝,自業不離及三道,
三際三苦因緣生,繫縛起滅順無盡。
如是普觀緣起行,無作無受無眞實,
如幻如夢如光影,亦如愚夫逐陽焰。
如是觀察入於空,知緣性離得無相,
了其虛妄無所願,唯除慈愍爲衆生。
大士修行解脫門,轉益大悲求佛法,
知諸有爲和合作,志樂決定勤行道。
空三昧門具百千,無相無願亦復然,
般若順忍皆增上,解脫智慧得成滿。
復以深心多供佛,於佛教中修習道,
得佛法藏增善根,如金瑠璃所磨瑩。
如月淸涼被衆物,四風來觸無能壞;
此地菩薩超魔道,亦息群生煩惱熱。
此地多作善化王,化導衆生除我慢,
所作皆求一切智,悉已超勝聲聞道。
此地菩薩勤精進,獲諸三昧百千億,
亦見若干無量佛,譬如盛夏空中日。
甚深微妙難見知,聲聞獨覺無能了,
如是菩薩第六地,我爲佛子已宣說。」

第七地

是時天衆心歡喜,散寶成雲在空住,
普發種種妙音聲,告於最勝淸淨者:
「了達勝義智自在,成就功德百千億,
人中蓮華無所著,爲利群生演深行。
」自在天王在空中,放大光明照佛身,
亦散最上妙香雲,普供除憂煩惱者。
爾時天衆皆歡喜,悉發美音同讚述:
「我等聞斯地功德,則爲已獲大善利。」
天女是時心慶悅,競奏樂音千萬種,
悉以如來神力故,音中共作如是言:
「威儀寂靜最無比,能調難調世應供,
已超一切諸世閒,而行於世闡妙道。
雖現種種無量身,知身一一無所有,
巧以言辭說諸法,不取文字音聲相。
往詣百千諸國土,以諸上供供養佛,
智慧自在無所著,不生於我佛國想。
雖勤教化諸衆生,而無彼己一切心;
雖已修成廣大善,而於善法不生著。
以見一切諸世閒,貪恚癡火常熾然,
於諸想念悉皆離,發起大悲精進力。」
一切諸天及天女,種種供養偁讚已,
悉共同時默然住,瞻仰人尊願聞法。
時解脫月復請言:「此諸大衆心淸淨,
第七地中諸行相,唯願佛子爲宣說!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告解脫月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摩訶薩具足第六地行已,欲入第七遠行地,當修十種方便慧起殊勝道。何等爲十?所謂:雖善修空、無相、無願三昧,而慈悲不捨衆生,雖得諸佛平等法,而樂常供養佛;雖入觀空智門,而勤集福德;雖遠離三界,而莊嚴三界;雖畢竟寂滅諸煩惱焰,而能爲一切衆生起滅貪、瞋、癡煩惱焰;雖知諸法如幻、如夢、如影、如響、如焰、如化、如水中月、如鏡中像、自性無二,而隨心作業無量差別;雖知一切國土猶如虛空,而能以淸淨妙行莊嚴佛土;雖知諸佛法身本性無身,而以相好莊嚴其身;雖知諸佛音聲性空寂滅不可言說,而能隨一切衆生出種種差別淸淨音聲;雖隨諸佛了知三世唯是一念,而隨衆生意解分別,以種種相、種種時、種種劫數而修諸行。菩薩以如是十種方便慧起殊勝行,從第六地入第七地;入已,此行常現在前,名爲住第七遠行地。」

「佛子!菩薩摩訶薩住此第七地已,入無量衆生界,入無量諸佛教化衆生業,入無量世界網,入無量諸佛淸淨國土,入無量種種差別法,入無量諸佛現覺智,入無量劫數,入無量諸佛覺了三世智,入無量衆生差別信解,入無量諸佛示現種種名色身,入無量衆生欲樂諸根差別,入無量諸佛語言音聲令衆生歡喜,入無量衆生種種心行,入無量諸佛了知廣大智,入無量聲聞乘信解,入無量諸佛說智道令信解,入無量辟支佛所成就,入無量諸佛說甚深智慧門令趣入,入無量諸菩薩方便行,入無量諸佛所說大乘集成事令菩薩得入。此菩薩作是念:『如是無量如來境界,乃至於百千億那由他劫不能得知,我悉應以無功用無分別心成就圓滿。』」

「佛子!此菩薩以深智慧如是觀察,常勤修習方便慧起殊勝道,安住不動,無有一念休息廢捨;行、住、坐、臥乃至睡夢,未曾暫與蓋障相應,常不捨於如是想念。此菩薩於念念中,常能具足十波羅蜜。何以故?念念皆以大悲爲首,修行佛法,向佛智故。所有善根,爲求佛智,施與衆生,是名:檀那波羅蜜;能滅一切諸煩惱熱,是名:尸羅波羅蜜;慈悲爲首,不損衆生,是名:羼提波羅蜜;求勝善法,無有厭足,是名:毘梨耶波羅蜜;一切智道常現在前,未嘗散亂,是名:禪那波羅蜜;能忍諸法無生無滅,是名:般若波羅蜜;能出生無量智,是名:方便波羅蜜;能求上上勝智,是名:願波羅蜜;一切異論及諸魔衆無能沮壞,是名:力波羅蜜;如實了知一切法,是名:智波羅蜜。佛子!此十波羅蜜,菩薩於念念中皆得具足;如是,四攝、四持、三十七品、三解脫門,略說乃至一切菩提分法,於念念中皆悉圓滿。」

爾時,解脫月菩薩問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但於此第七地中滿足一切菩提分法,爲諸地中亦能滿足?」

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於十地中皆能滿足菩提分法,然第七地最爲殊勝。何以故?此第七地功用行滿,得入智慧自在行故。佛子!菩薩於初地中,緣一切佛法願求故,滿足菩提分法;第二地離心垢故,第三地願轉增長得法光明故,第四地入道故,第五地順世所作故,第六地入甚深法門故,第七地起一切佛法故,皆亦滿足菩提分法。何以故?菩薩從初地乃至第七地,成就智功用分。以此力故,從第八地乃至第十地,無功用行皆悉成就。佛子!譬如有二世界,一處雜染,一處純淨,是二中閒難可得過,唯除菩薩有大方便神通願力。佛子!菩薩諸地亦復如是,有雜染行,有淸淨行,是二中閒難可得過,唯除菩薩有大願力方便智慧乃能得過。」

解脫月菩薩言:「佛子!此七地菩薩,爲是染行?爲是淨行?」

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從初地至七地,所行諸行皆捨離煩惱業,以迴向無上菩提故,分得平等道故,然未名爲超煩惱行。佛子!譬如轉輪聖王乘天象寶遊四天下,知有貧窮困苦之人,而不爲彼衆患所染,然未名爲超過人位;若捨王身,生於梵世,乘天宮殿,見千世界,遊千世界,示現梵天光明威德,爾乃名爲超過人位。佛子!菩薩亦復如是,始從初地至於七地,乘波羅蜜乘遊行世閒,知諸世閒煩惱過患,以乘正道故,不爲煩惱過失所染,然未名爲超煩惱行;若捨一切有功用行,從第七地入第八地,乘菩薩淸淨乘遊行世閒,知煩惱過失不爲所染,爾乃名爲超煩惱行,以得一切盡超過故。佛子!此第七地菩薩盡超過多貪等諸煩惱衆住此地,不名有煩惱者,不名無煩惱者。何以故?一切煩惱不現行故,不名有者;求如來智心未滿故,不名無者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第七地,以深淨心,成就身業,成就語業,成就意業。所有一切不善業道如來所訶,皆已捨離;一切善業如來所讚,常善修行。世閒所有經書、技術,如五地中說,皆自然而行,不假功用。此菩薩於三千大千世界中爲大明師,唯除如來及八地已上其餘菩薩,深心妙行無與等者,諸禪三昧、三摩鉢底、神通解脫皆得現前。然是修成,非如八地報得成就。此地菩薩於念念中具足修集方便智力及一切菩提分法,轉勝圓滿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地,入菩薩善觀擇三昧、善擇義三昧、最勝慧三昧、分別義藏三昧、如實分別義三昧、善住堅固根三昧、智慧神通門三昧、法界業三昧、如來勝利三昧、種種義藏生死涅槃門三昧,入如是等具足大智神通門百萬三昧,淨治此地。是菩薩得此三昧,善治淨方便慧故,大悲力故,超過二乘地,得觀察智慧地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地,善淨無量身業無相行,善淨無量語業無相行,善淨無量意業無相行故,得無生法忍光明。」

解脫月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從初地來所有無量身、語、意業,豈不超過二乘耶?」

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彼悉超過,然但以願求諸佛法故,非是自智觀察之力;今第七地自智力故,一切二乘所不能及。譬如王子,生在王家,王后所生,具足王相,生已卽勝一切臣衆,但以王力,非是自力;若身長大,藝業悉成,乃以自力超過一切。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,初發心時,以志求大法故,超過一切聲聞、獨覺;今住此地,以自所行智慧力故,出過一切二乘之上。佛子!菩薩住此第七地,得甚深遠離無行、常行身語意業,勤求上道而不捨離,是故菩薩雖行實際而不作證。」

解脫月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從何地來,能入滅定?」

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從第六地來,能入滅定。今住此地,能念念入,亦念念起,而不作證。故此菩薩名爲:成就不可思議身、語、意業,行於實際而不作證。譬如有人乘船入海,以善巧力不遭水難;此地菩薩亦復如是,乘波羅蜜船行實際海,以願力故而不證滅。」

「佛子!此菩薩得如是三昧智力,以大方便,雖示現生死,而恒住涅槃;雖眷屬圍遶,而常樂遠離;雖以願力三界受生,而不爲世法所染;雖常寂滅,以方便力而還熾然,雖然不燒;雖隨順佛智,而示入聲聞、辟支佛地;雖得佛境界藏,而示住魔境界;雖超魔道,而現行魔法;雖示同外道行,而不捨佛法;雖示隨順一切世閒,而常行一切出世閒法;所有一切莊嚴之事,出過一切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、阿修羅、迦樓羅、緊那羅、摩睺羅伽、人及非人、帝釋、梵王、四天王等之所有者,而不捨離樂法之心。」

「佛子!菩薩成就如是智慧,住遠行地,以願力故,得見多佛。所謂:見多百佛,乃至見多百千億那由他佛。於彼佛所,以廣大心、增勝心,供養恭敬,尊重讚歎,衣服、飮食、臥具、醫藥,一切資生悉以奉施,亦以供養一切衆僧,以此善根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復於佛所恭敬聽法,聞已受持,獲如實三昧智慧光明,隨順修行。於諸佛所護持正法,常爲如來之所讚喜,一切二乘所有問難無能退屈,利益衆生,法忍淸淨。如是經無量百千億那由他劫,所有善根轉更增勝。譬如眞金,以衆妙寶閒錯莊嚴,轉更增勝,倍益光明,餘莊嚴具所不能及;菩薩住此第七地所有善根亦復如是,以方便慧力轉更明淨,非是二乘之所能及。佛子!譬如日光,星月等光無能及者,閻浮提地所有泥潦悉能乾竭;此遠行地菩薩亦復如是,一切二乘無有能及,悉能乾竭一切衆生諸惑泥潦。此菩薩,十波羅蜜中,方便波羅蜜偏多;餘非不行,但隨力隨分。」

「佛子!是名略說菩薩摩訶薩第七遠行地。菩薩住此地,多作自在天王,善爲衆生說證智法,令其證入。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如是一切諸所作業,皆不離念佛,乃至不離念具足一切種、一切智智。復作是念:『我當於一切衆生中爲首、爲勝,乃至爲一切智智依止者。』此菩薩若發勤精進,於一念頃,得百千億那由他三昧,乃至示現百千億那由他菩薩以爲眷屬;若以菩薩殊勝願力自在示現,過於此數,乃至百千億那由他劫不能數知。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:「

第一義智三昧道,六地修行心滿足,
卽時成就方便慧,菩薩以此入七地。
雖明三脫起慈悲,雖等如來勤供佛,
雖觀於空集福德,菩薩以此昇七地。
遠離三界而莊嚴,滅除惑火而起焰,
知法無二勤作業,了剎皆空樂嚴土,
解身不動具諸相,達聲性離善開演,
入於一念事各別,智者以此昇七地。
觀察此法得明了,廣爲群迷興利益,
入衆生界無有邊,佛教化業亦無量。
國土諸法與劫數,解欲心行悉能入,
說三乘法亦無限,如是教化諸群生。
菩薩勤求最勝道,動息不捨方便慧,
一一迴向佛菩提,念念成就波羅蜜。
發心迴向是布施,滅惑爲戒不害忍,
求善無厭斯進策,於道不動卽修禪,
忍受無生名般若,迴向方便希求願,
無能摧力善了智,如是一切皆成滿。
初地攀緣功德滿,二地離垢三諍息,
四地入道五順行,第六無生智光照,
七住菩提功德滿,種種大願皆具足,
以是能令八地中,一切所作咸淸淨。
此地難過智乃超,譬如世界二中閒,
亦如聖王無染著,然未名爲摠超度。
若住第八智地中,爾乃逾於心境界,
如梵觀世超人位,如蓮處水無染著。
此地雖超諸惑衆,不名有惑非無惑,
以無煩惱於中行,而求佛智心未足。
世閒所有衆技藝,經書詞論普明了,
禪定三昧及神通,如是修行悉成就。
菩薩修成七住道,超過一切二乘行,
初地願故此由智,譬如王子力具足。
成就甚深仍進道,心心寂滅不取證;
譬如乘船入海中,在水不爲水所溺。
方便慧行功德具,一切世閒無能了,
供養多佛心益明,如以妙寶莊嚴金。
此地菩薩智最明,如日舒光竭愛水,
又作自在天中主,化導群生修正智。
若以勇猛精勤力,獲多三昧見多佛,
百千億數那由他,願力自在復過是。
此是菩薩遠行地,方便智慧淸淨道,
一切世閒天及人,聲聞獨覺無能知。」

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三十七

字數:7166,最後更新時間:2022-01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