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三十四

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

十地品第二十六之一


爾時,世尊在他化自在天王宮摩尼寶藏殿,與大菩薩衆俱。其諸菩薩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退轉,悉從他方世界來集;住一切菩薩智所住境,入一切如來智所入處;勤行不息,善能示現種種神通諸所作事,教化調伏一切衆生而不失時;爲成菩薩一切大願,於一切世、一切劫、一切剎,勤修諸行,無暫懈息;具足菩薩福智助道,普益衆生而恒不匱;到一切菩薩智慧方便究竟彼岸,示入生死及以涅槃而不廢捨;修菩薩行,善入一切菩薩禪定、解脫三昧、三摩鉢底、神通明智,諸所施爲皆得自在;獲一切菩薩自在神力,於一念頃無所動作,悉能往詣一切如來道場衆會,爲衆上首,請佛說法,護持諸佛正法之輪;以廣大心供養承事一切諸佛,常勤修習一切菩薩所行事業;其身普現一切世閒,其音普及十方法界,心智無礙,普見三世;一切菩薩所有功德悉已修行而得圓滿,於不可說劫說不能盡。其名曰:金剛藏菩薩、寶藏菩薩、蓮華藏菩薩、德藏菩薩、蓮華德藏菩薩、日藏菩薩、蘇利耶藏菩薩、無垢月藏菩薩、於一切國土普現莊嚴藏菩薩、毘盧遮那智藏菩薩、妙德藏菩薩、栴檀德藏菩薩、華德藏菩薩、俱蘇摩德藏菩薩、優鉢羅德藏菩薩、天德藏菩薩、福德藏菩薩、無礙淸淨智德藏菩薩、功德藏菩薩、那羅延德藏菩薩、無垢藏菩薩、離垢藏菩薩、種種辯才莊嚴藏菩薩、大光明網藏菩薩、淨威德光明王藏菩薩、金莊嚴大功德光明王藏菩薩、一切相莊嚴淨德藏菩薩、金剛焰德相莊嚴藏菩薩、光明焰藏菩薩、星宿王光照藏菩薩、虛空無礙智藏菩薩、妙音無礙藏菩薩、陀羅尼功德持一切衆生願藏菩薩、海莊嚴藏菩薩、須彌德藏菩薩、淨一切功德藏菩薩、如來藏菩薩、佛德藏菩薩、解脫月菩薩……如是等無數無量、無邊無等、不可數、不可稱、不可思、不可量、不可說諸菩薩摩訶薩衆,金剛藏菩薩而爲上首。

爾時,金剛藏菩薩承佛神力,入菩薩大智慧光明三昧。入是三昧已,卽時十方各過十億佛剎微塵數世界外,各有十億佛剎微塵數諸佛,同名金剛藏,而現其前,作如是言:「善哉善哉!金剛藏!乃能入是菩薩大智慧光明三昧。善男子!此是十方各十億佛剎微塵數諸佛共加於汝,以毘盧遮那如來、應、正等覺本願力故,威神力故,亦是汝勝智力故,欲令汝爲一切菩薩說不思議諸佛法光明故。所謂:令入智地故,攝一切善根故,善揀擇一切佛法故,廣知諸法故,善能說法故,無分別智淸淨故,一切世法不染故,出世善根淸淨故,得不思議智境界故,得一切智人智境界故;又令得菩薩十地始終故,如實說菩薩十地差別相故,緣念一切佛法故,修習分別無漏法故,善選擇觀察大智光明巧莊嚴故,善入決定智門故,隨所住處次第顯說無所畏故,得無礙辯才光明故,住大辯才地善決定故,憶念菩薩心不忘失故,成熟一切衆生界故,能徧至一切處決定開悟故。善男子!汝當辯說此法門差別善巧法。所謂:承佛神力如來智明所加故,淨自善根故,普淨法界故,普攝衆生故,深入法身、智身故,受一切佛灌頂故,得一切世閒最高大身故,超一切世閒道故,淸淨出世善根故,滿足一切智智故。」

爾時,十方諸佛與金剛藏菩薩無能映奪身,與無礙樂說辯,與善分別淸淨智,與善憶念不忘力,與善決定明了慧,與至一切處開悟智,與成道自在力,與如來無所畏,與一切智人觀察分別諸法門辯才智,與一切如來上妙身、語、意具足莊嚴。何以故?得此三昧法如是故,本願所起故,善淨深心故,善淨智輪故,善積集助道故,善修治所作故,念其無量法器故,知其淸淨信解故,得無錯謬摠持故,法界智印善印故。

爾時,十方諸佛各申右手摩金剛藏菩薩頂。摩頂已,金剛藏菩薩從三昧起,普告一切菩薩衆言:「諸佛子!諸菩薩願善決定,無雜不可見,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徧一切佛剎,救護一切衆生,爲一切諸佛所護,入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智地。佛子!何等爲菩薩摩訶薩智地?佛子!菩薩摩訶薩智地有十種,過去、未來、現在諸佛,已說、當說、今說;我亦如是說。何等爲十?一者歡喜地,二者離垢地,三者發光地,四者焰慧地,五者難勝地,六者現前地,七者遠行地,八者不動地,九者善慧地,十者法雲地。佛子!此菩薩十地,三世諸佛已說、當說、今說。佛子!我不見有諸佛國土,其中如來不說此十地者。何以故?此是菩薩摩訶薩向菩提最上道,亦是淸淨法光明門,所謂:分別演說菩薩諸地。佛子!此處不可思議,所謂諸菩薩隨證智。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說此菩薩十地名已,默然而住,不復分別。是時,一切菩薩衆聞菩薩十地名,不聞解釋,咸生渴仰,作如是念:「何因何緣,金剛藏菩薩唯說菩薩十地名而不解釋?」

解脫月菩薩知諸大衆心之所念,以頌問金剛藏菩薩曰:「


何故淨覺人,念智功德具,說諸上妙地,有力不解釋?
一切咸決定,勇猛無怯弱,何故說地名,而不爲開演?
諸地妙義趣,此衆皆欲聞,其心無怯弱,願爲分別說!
衆會悉淸淨,離懈怠嚴潔,能堅固不動,具功德智慧。
相視咸恭敬,一切悉專仰,如蜂念好蜜,如渴思甘露。」

爾時,大智無所畏金剛藏菩薩聞說是已,欲令衆會心歡喜故,爲諸佛子而說頌言:「

菩薩行地事,最上諸佛本,顯示分別說,第一希有難。
微細難可見,離念超心地,出生佛境界,聞者悉迷惑。
持心如金剛,深信佛勝智,知心地無我,能聞此勝法。
如空中彩畫,如空中風相,牟尼智如是,分別甚難見。
我念佛智慧,最勝難思議,世閒無能受,默然而不說。」

爾時,解脫月菩薩聞是說已,白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今此衆會皆悉已集,善淨深心,善潔思念,善修諸行,善集助道,善能親近百千億佛,成就無量功德善根,捨離癡惑,無有垢染,深心信解,於佛法中不隨他教。善哉佛子!當承佛神力而爲演說,此諸菩薩於如是等甚深之處皆能證知。」

爾時,解脫月菩薩欲重宣其義而說頌曰:「

願說最安隱,菩薩無上行,分別於諸地,智淨成正覺。
此衆無諸垢,志解悉明潔,承事無量佛,能知此地義。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雖此衆集善淨思念,捨離愚癡及以疑惑,於甚深法不隨他教;然有其餘劣解衆生,聞此甚深難思議事,多生疑惑,於長夜中受諸衰惱。我愍此等,是故默然。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欲重宣其義而說頌曰:「

雖此衆淨廣智慧,甚深明利能決擇,
其心不動如山王,不可傾覆猶大海。
有行未久解未得,隨識而行不隨智,
聞此生疑墮惡道,我愍是等故不說。」

爾時,解脫月菩薩重白金剛藏菩薩言:「佛子!願承佛神力分別說此不思議法,此人當得如來護念而生信受。何以故?說十地時,一切菩薩法應如是,得佛護念。得護念故,於此智地能生勇猛。何以故?此是菩薩最初所行,成就一切諸佛法故。譬如書字、數說,一切皆以字母爲本、字母究竟,無有少分離字母者。佛子!一切佛法皆以十地爲本,十地究竟修行成就,得一切智。是故,佛子!願爲演說!此人必爲如來所護,令其信受。」

爾時,解脫月菩薩欲重宣其義而說頌曰:「

善哉佛子願演說,趣入菩提諸地行!
十方一切自在尊,莫不護念智根本。
此安住智亦究竟,一切佛法所從生,
譬如書數字母攝,如是佛法依於地。」

爾時,諸大菩薩衆一時同聲向金剛藏菩薩而說頌言:「

上妙無垢智,無邊分別辯,宣暢深美言,第一義相應。
念持淸淨行,十力集功德,辯才分別義,說此最勝地。
定戒集正心,離我慢邪見,此衆無疑念,唯願聞善說!
如渴思冷水,如飢念美食,如病憶良藥,如蜂貪好蜜;
我等亦如是,願聞甘露法!善哉廣大智,願說入諸地,
成十力無礙,善逝一切行!」

爾時,世尊從眉閒出淸淨光明,名菩薩力焰明,百千阿僧祇光明以爲眷屬,普照十方一切世界靡不周徧,三惡道苦皆得休息;又照一切如來衆會,顯現諸佛不思議力;又照十方一切世界,一切諸佛所加說法菩薩之身;作是事已,於上虛空中成大光明雲網臺而住。時,十方諸佛悉亦如是,從眉閒出淸淨光明,其光名號、眷屬、作業悉同於此,又亦照此娑婆世界佛及大衆,幷金剛藏菩薩身、師子座已,於上虛空中成大光明雲網臺。時,光臺中,以諸佛威神力故而說頌言:「

佛無等等如虛空,十力無量勝功德,
人閒最勝世中上,釋師子法加於彼。
佛子當承諸佛力,開此法王最勝藏,
諸地廣智勝妙行,以佛威神分別說。
若爲善逝力所加,當得法寶入其心,
諸地無垢次第滿,亦具如來十種力。
雖住海水劫火中,堪受此法必得聞,
其有生疑不信者,永不得聞如是義。
應說諸地勝智道,入住展轉次修習,
從行境界法智生,利益一切衆生故。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觀察十方,欲令大衆增淨信故而說頌曰:「

如來大仙道,微妙難可知,非念離諸念,求見不可得。
無生亦無滅,性淨恒寂然,離垢聰慧人,彼智所行處。
自性本空寂,無二亦無盡,解脫於諸趣,涅槃平等住。
非初非中後,非言辭所說,出過於三世,其相如虛空。
寂滅佛所行,言說莫能及;地行亦如是,難說難可受。
智起佛境界,非念離心道,非薀界處門,智知意不及。
如空中鳥迹,難說難可示;如是十地義,心意不能了。
慈悲及願力,出生入地行,次第圓滿心,智行非慮境。
是境界難見,可知不可說,佛力故開演,汝等應敬受。
如是智入行,億劫說不盡,我今但略說,眞實義無餘。
一心恭敬待,我承佛力說,勝法微妙音,譬諭字相應。
無量佛神力,咸來入我身,此處難宣示,我今說少分。」

「佛子!若有衆生深種善根,善修諸行,善集助道,善供養諸佛,善集白淨法,爲善知識,善攝善淸淨深心,立廣大志,生廣大解,慈悲現前,爲求佛智故,爲得十力故,爲得大無畏故,爲得佛平等法故,爲救一切世閒故,爲淨大慈悲故,爲得十方無餘智故,爲淨一切佛剎無障礙故,爲一念知一切三世故,爲轉大法輪無所畏故。佛子!菩薩起如是心,以大悲爲首,智慧增上,善巧方便所攝,最上深心所持,如來力無量,善觀察分別勇猛力、智力,無礙智現前、隨順自然智,能受一切佛法,以智慧教化,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。佛子!菩薩始發如是心,卽得超凡夫地,入菩薩位,生如來家,無能說其種族過失,離世閒趣,入出世道,得菩薩法,住菩薩處,入三世平等,於如來種中決定當得無上菩提。菩薩住如是法,名:住菩薩歡喜地,以不動相應故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歡喜地,成就多歡喜、多淨信、多愛樂、多適悅、多欣慶、多踊躍、多勇猛、多無鬪諍、多無惱害、多無瞋恨。佛子!菩薩住此歡喜地,念諸佛故生歡喜,念諸佛法故生歡喜,念諸菩薩故生歡喜,念諸菩薩行故生歡喜,念淸淨諸波羅蜜故生歡喜,念諸菩薩地殊勝故生歡喜,念菩薩不可壞故生歡喜,念如來教化衆生故生歡喜,念能令衆生得利益故生歡喜,念入一切如來智方便故生歡喜;復作是念:『我轉離一切世閒境界故生歡喜,親近一切佛故生歡喜,遠離凡夫地故生歡喜,近智慧地故生歡喜,永斷一切惡趣故生歡喜,與一切衆生作依止處故生歡喜,見一切如來故生歡喜,生佛境界中故生歡喜,入一切菩薩平等性中故生歡喜,遠離一切怖畏毛豎等事故生歡喜。』何以故?此菩薩得歡喜地已,所有怖畏悉得遠離,所謂:不活畏、惡名畏、死畏、惡道畏、大衆威德畏,如是怖畏皆得永離。何以故?此菩薩離我想故,尚不愛自身,何況資財,是故無有不活畏;不於他所希求供養,唯專給施一切衆生,是故無有惡名畏;遠離我見,無有我想,是故無有死畏;自知死已,決定不離諸佛菩薩,是故無有惡道畏;我所志樂,一切世閒無與等者,何況有勝!是故無有大衆威德畏。菩薩如是遠離驚怖毛豎等事。」

「佛子!此菩薩以大悲爲首,廣大志樂無能沮壞,轉更勤修一切善根而得成就,所謂:信增上故,多淨信故,解淸淨故,信決定故,發生悲愍故,成就大慈故,心無疲懈故,慚愧莊嚴故,成就柔和故,敬順尊重諸佛教法故,日夜修集善根無厭足故,親近善知識故,常愛樂法故,求多聞無厭足故,如所聞法正觀察故,心無依著故,不耽著利養、名聞、恭敬故,不求一切資生之物故,生如寶心無厭足故,求一切智地故,求如來力、無畏、不共佛法故,求諸波羅蜜助道法故,離諸諂誑故,如說能行故,常護實語故,不污如來家故,不捨菩薩戒故,生一切智心如山王不動故,不捨一切世閒事成就出世閒道故,集助菩提分法無厭足故,常求上上殊勝道故。佛子!菩薩成就如是淨治地法,名爲安住菩薩歡喜地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歡喜地,能成就如是大誓願、如是大勇猛、如是大作用,所謂:『生廣大淸淨決定解,以一切供養之具,恭敬供養一切諸佛,令無有餘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受一切佛法輪,願攝一切佛菩提,願護一切諸佛教,願持一切諸佛法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一切世界佛興于世,從兜率天宮沒、入胎、住胎、初生、出家、成道說法、示現涅槃,皆悉往詣,親近供養,爲衆上首,受行正法,於一切處一時而轉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一切菩薩行廣大無量,不壞不雜,攝諸波羅蜜,淨治諸地,摠相、別相、同相、異相、成相、壞相,所有菩薩行皆如實說,教化一切,令其受行,心得增長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一切衆生界有色、無色、有想、無想、非有想、非無想、卵生、胎生、濕生、化生,三界所繫,入於六趣一切生處,名色所攝,如是等類我皆教化,令入佛法,令永斷一切世閒趣,令安住一切智智道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一切世界廣大無量,麤細亂住、倒住、正住,若入、若行、若去,如帝網差別,十方無量種種不同,智皆明了,現前知見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一切國土入一國土,一國土入一切國土,無量佛土普皆淸淨,光明衆具以爲莊嚴,離一切煩惱,成就淸淨道,無量智慧衆生充滿其中,普入廣大諸佛境界,隨衆生心而爲示現,皆令歡喜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與一切菩薩同一志行,無有怨嫉,集諸善根,一切菩薩平等一緣,常共集會,不相捨離,隨意能現種種佛身,任其自心能知一切如來境界威力智慧,得不退如意神通,遊行一切世界,現形一切衆會,普入一切生處,成就不思議大乘,修菩薩行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乘不退輪行菩薩行,身、語、意業悉不唐捐,若暫見者則必定佛法,暫聞音聲則得實智慧,纔生淨信則永斷煩惱,得如大藥王樹身,得如如意寶身,修行一切菩薩行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又發大願:『願於一切世界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離一毛端處,於一切毛端處皆悉示現初生、出家、詣道場、成正覺、轉法輪、入涅槃,得佛境界大智慧力,於念念中隨一切衆生心示現成佛令得寂滅,以一三菩提知一切法界卽涅槃相,以一音說法令一切衆生心皆歡喜,示入大涅槃而不斷菩薩行,示大智慧地安立一切法,以法智通、神足通、幻通自在變化充滿一切法界;廣大如法界,究竟如虛空,盡未來際一切劫數無有休息。』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歡喜地,發如是大誓願、如是大勇猛、如是大作用,以此十願門爲首,滿足百萬阿僧祇大願。佛子!此大願以十盡句而得成就。何等爲十?所謂:衆生界盡、世界盡、虛空界盡、法界盡、涅槃界盡、佛出現界盡、如來智界盡、心所緣界盡、佛智所入境界界盡、世閒轉法轉智轉界盡。『若衆生界盡,我願乃盡;若世界乃至世閒轉法轉智轉界盡,我願乃盡。而衆生界不可盡,乃至世閒轉法轉智轉界不可盡故,我此大願善根無有窮盡。』」

「佛子!菩薩發如是大願已,則得利益心、柔軟心、隨順心、寂靜心、調伏心、寂滅心、謙下心、潤澤心、不動心、不濁心。成淨信者,有信功用:能信如來本行所入,信成就諸波羅蜜,信入諸勝地,信成就力,信具足無所畏,信生長不可壞不共佛法,信不思議佛法,信出生無中邊佛境界,信隨入如來無量境界,信成就果。擧要言之,信一切菩薩行,乃至如來智地說力故。」

「佛子!此菩薩復作是念:『諸佛正法,如是甚深,如是寂靜,如是寂滅,如是空,如是無相,如是無願,如是無染,如是無量,如是廣大。而諸凡夫心墮邪見,無明覆翳,立憍慢高幢,入渴愛網中,行諂誑稠林不能自出,心與慳嫉相應不捨,恒造諸趣受生因緣,貪、恚、愚癡積集諸業日夜增長,以忿恨風吹心識火熾然不息,凡所作業皆顚倒相應,欲流、有流、無明流、見流,相續起心意識種子,於三界田中復生苦芽。所謂:名色共生不離,此名色增長,生六處聚落,於中相對生觸,觸故生受,因受生愛,愛增長故生取,取增長故生有,有生故有生老死憂悲苦惱。如是衆生生長苦聚,是中皆空,離我、我所,無知、無覺,無作、無受,如草木石壁,亦如影像;然諸衆生不覺不知。』菩薩見諸衆生於如是苦聚不得出離,是故卽生大悲智慧。復作是念:『此諸衆生我應救拔,置於究竟安樂之處。』是故卽生大慈光明智。」

「佛子!菩薩摩訶薩隨順如是大悲、大慈,以深重心住初地時,於一切物無所吝惜,求佛大智,修行大捨,凡是所有一切能施。所謂:財穀、倉庫、金銀、摩尼、眞珠、瑠璃、珂貝、璧玉、珊瑚等物,珍寶、瓔珞、嚴身之具,象馬、車乘、奴婢、人民、城邑、聚落、園林、臺觀、妻妾、男女、內外眷屬及餘所有珍玩之具,頭目、手足、血肉、骨髓、一切身分皆無所惜,爲求諸佛廣大智慧。是名:菩薩住於初地大捨成就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以此慈、悲、大施心,爲欲救護一切衆生,轉更推求世、出世閒諸利益事無疲厭故,卽得成就無疲厭心。得無疲厭心已,於一切經論心無怯弱;無怯弱故,卽得成就一切經論智。獲是智已,善能籌量應作、不應作,於上、中、下一切衆生,隨應、隨力、隨其所習,如是而行,是故菩薩得成世智。成世智已,知時知量,以慚愧莊嚴勤修自利、利他之道,是故成就慚愧莊嚴,於此行中勤修出離,不退不轉,成堅固力。得堅固力已,勤供諸佛,於佛教法能如說行。」

「佛子!菩薩如是成就十種淨諸地法,所謂:信、悲、慈、捨、無有疲厭、知諸經論、善解世法、慚愧、堅固力、供養諸佛依教修行。」

「佛子!菩薩住此歡喜地已,以大願力得見多佛。所謂:見多百佛、多千佛、多百千佛、多億佛、多百億佛、多千億佛、多百千億佛、多億那由他佛、多百億那由他佛、多千億那由他佛、多百千億那由他佛。悉以大心、深心,恭敬尊重,承事供養,衣服、飮食、臥具、醫藥,一切資生悉以奉施,亦以供養一切衆僧,以此善根皆悉迴向無上菩提。佛子!此菩薩因供養諸佛故,得成就衆生法,以前二攝攝取衆生,謂布施、愛語;後二攝法,但以信解力故,行未善通達。是菩薩,十波羅蜜中,檀波羅蜜增上;餘波羅蜜非不修行,但隨力隨分。是菩薩隨所勤修,供養諸佛,教化衆生,皆以修行淸淨地法,所有善根悉以迴向一切智地,轉轉明淨,調柔成就,隨意堪用。佛子!譬如金師善巧鍊金,數數入火,轉轉明淨,調柔成就,隨意堪用。菩薩亦復如是,供養諸佛,教化衆生,皆爲修行淸淨地法,所有善根悉以迴向一切智地,轉轉明淨,調柔成就,隨意堪用。」

「佛子!菩薩摩訶薩住於初地,應從諸佛菩薩善知識所推求請問,於此地中相及得果,無有厭足,爲欲成就此地法故;亦應從諸佛菩薩善知識所推求請問,第二地中相及得果,無有厭足,爲欲成就彼地法故;亦應如是推求請問,第三、第四、第五、第六、第七、第八、第九、第十地中相及得果,無有厭足,爲欲成就彼地法故。是菩薩善知諸地障對治,善知地成壞,善知地相果,善知地得修,善知地法淸淨,善知地地轉行,善知地地處、非處,善知地地殊勝智,善知地地不退轉,善知淨治一切菩薩地乃至轉入如來地。佛子!菩薩如是善知地相,始於初地起行不斷,如是乃至入第十地無有斷絕;由此諸地智光明故,成於如來智慧光明。佛子!譬如商主善知方便,欲將諸商人往詣大城,未發之時,先問道中功德過失,及住止之處安危可不,然後具道資糧,作所應作。佛子!彼大商主雖未發足,能知道中所有一切安危之事,善以智慧籌量觀察,備其所須令無乏少,將諸商衆乃至安隱到彼大城,身及衆人悉免憂患。佛子!菩薩商主亦復如是,住於初地,善知諸地障對治,乃至善知一切菩薩地淸淨,轉入如來地,然後乃具福智資糧,將一切衆生經生死曠野險難之處,安隱得至薩婆若城,身及衆生不經患難。是故,菩薩常應匪懈勤修諸地殊勝淨業,乃至趣入如來智地。」

「佛子!是名略說菩薩摩訶薩入菩薩初地門,廣說則有無量無邊百千阿僧祇差別事。」

「佛子!菩薩摩訶薩住此初地,多作閻浮提王,豪貴自在,常護正法,能以大施攝取衆生,善除衆生慳貪之垢,常行大施無有窮盡。布施、愛語、利益、同事如是一切諸所作業,皆不離念佛,不離念法,不離念僧,不離念同行菩薩,不離念菩薩行,不離念諸波羅蜜,不離念諸地,不離念力,不離念無畏,不離念不共佛法,乃至不離念具足一切種、一切智智。復作是念:『我當於一切衆生中爲首、爲勝、爲殊勝、爲妙、爲微妙、爲上、爲無上、爲導、爲將、爲帥,乃至爲一切智智依止者。』是菩薩若欲捨家於佛法中勤行精進,便能捨家、妻子、五欲,依如來教出家學道。旣出家已,勤行精進,於一念頃,得百三昧,得見百佛,知百佛神力,能動百佛世界,能過百佛世界,能照百佛世界,能教化百世界衆生,能住壽百劫,能知前後際各百劫事,能入百法門,能示現百身,於一一身能示百菩薩以爲眷屬;若以菩薩殊勝願力自在示現,過於是數,百劫、千劫、百千劫,乃至百千億那由他劫不能數知。」

爾時,金剛藏菩薩欲重宣其義而說頌曰:「

若人集衆善,具足白淨法,供養天人尊,隨順慈悲道,
信解極廣大,志樂亦淸淨,爲求佛智慧,發此無上心。
淨一切智力,及以無所畏,成就諸佛法,救攝群生衆,
爲得大慈悲,及轉勝法輪,嚴淨佛國土,發此最勝心。
一念知三世,而無有分別,種種時不同,以示於世閒。
略說求諸佛,一切勝功德,發生廣大心,量等虛空界。
悲先慧爲主,方便共相應,信解淸淨心,如來無量力,
無礙智現前,自悟不由他,具足同如來,發此最勝心。
佛子始發生,如是妙寶心,則超凡夫位,入佛所行處,
生在如來家,種族無瑕玷,與佛共平等,決成無上覺。
纔生如是心,卽得入初地,志樂不可動,譬如大山王,
多喜多愛樂,亦復多淨信,極大勇猛心,及以慶躍心,
遠離於鬪諍,惱害及瞋恚,慚敬而質直,善守護諸根,
救世無等者,所有衆智慧,此處我當得,憶念生歡喜。
始得入初地,卽超五怖畏,不活死惡名,惡趣衆威德。
以不貪著我,及以於我所,是諸佛子等,遠離諸怖畏。
常行大慈愍,恒有信恭敬,慚愧功德備,日夜增善法。
樂法眞實利,不愛受諸欲,思惟所聞法,遠離取著行。
不貪於利養,唯樂佛菩提,一心求佛智,專精無異念。
修行波羅蜜,遠離諂虛誑,如說而修行,安住實語中。
不污諸佛家,不捨菩薩戒,不樂於世事,常利益世閒。
修善無厭足,轉求增勝道,如是好樂法,功德義相應。
恒起大願心,願見於諸佛,護持諸佛法,攝取大仙道。
常生如是願,修行最勝行,成熟諸群生,嚴淨佛國土。
一切諸佛剎,佛子悉充徧,平等共一心,所作皆不空;
一切毛端處,一時成正覺。如是等大願,無量無邊際。
虛空與衆生,法界及涅槃,世閒佛出興,佛智心境界。
『如來智所入,及以三轉盡,彼諸若有盡,我願方始盡;
如彼無盡期,我願亦復然。
』如是發大願,心柔軟調順。能信佛功德,觀察於衆生,
知從因緣起,則興慈念心: 『如是苦衆生,我今應救脫。
』爲是衆生故,而行種種施,王位及珍寶,乃至象馬車,
頭目與手足,乃至身血肉,一切皆能捨,心得無憂悔。
求種種經書,其心無厭倦,善解其義趣,能隨世所行,
慚愧自莊嚴,修行轉堅固,供養無量佛,恭敬而尊重。
如是常修習,日夜無懈倦,善根轉明淨,如火鍊眞金。
菩薩住於此,淨修於十地,所作無障礙,具足不斷絕。
譬如大商主,爲利諸商衆。問知道險易,安隱至大城。
菩薩住初地,應知亦如是,勇猛無障礙,到於第十地。
住此初地中,作大功德王,以法化衆生,慈心無損害。
統領閻浮地,化行靡不及,皆令住大捨,成就佛智慧。
欲求最勝道,捨己國王位,能於佛教中,勇猛勤修習,
則得百三昧,及見百諸佛,震動百世界,光照行亦爾,
化百土衆生,入於百法門,能知百劫事,示現於百身,
及現百菩薩,以爲其眷屬;若自在願力,過是數無量。
我於地義中,略述其少分,若欲廣分別,億劫不能盡。
菩薩最勝道,利益諸群生,如是初地法,我今已說竟。」

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三十四

字數:8211,最後更新時間:2022-01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