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十九

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

昇夜摩天宮品第十九


爾時,如來威神力故,十方一切世界,一一四天下南閻浮提及須彌頂上,皆見如來處於衆會。彼諸菩薩悉以佛神力故而演說法,莫不自謂恒對於佛。

爾時,世尊不離一切菩提樹下及須彌山頂,而向於彼夜摩天宮寶莊嚴殿。

時,夜摩天王遙見佛來,卽以神力,於其殿內化作寶蓮華藏師子之座,百萬層級以爲莊嚴,百萬金網以爲交絡,百萬華帳、百萬鬘帳、百萬香帳、百萬寶帳彌覆其上,華蓋、鬘蓋、香蓋、寶蓋各亦百萬周迴布列,百萬光明而爲照耀。百萬夜摩天王恭敬頂禮;百萬梵王踊躍歡喜;百萬菩薩偁揚讚歎;百萬天樂各奏百萬種法音,相續不斷;百萬種華雲,百萬種鬘雲,百萬種莊嚴具雲,百萬種衣雲,周帀彌覆;百萬種摩尼雲,光明照耀。從百萬種善根所生,百萬諸佛之所護持,百萬種福德之所增長,百萬種深心、百萬種誓願之所嚴淨,百萬種行之所生起,百萬種法之所建立,百萬種神通之所變現,恒出百萬種言音顯示諸法。

時,彼天王敷置座已,向佛世尊曲躬合掌,恭敬尊重而白佛言:「善來世尊!善來善逝!善來如來、應、正等覺!唯願哀愍,處此宮殿!」

時,佛受請,卽昇寶殿;一切十方,悉亦如是。

爾時,天王卽自憶念過去佛所所種善根,承佛神力而說頌言:「

名稱如來聞十方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摩尼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寶王如來世閒燈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淸淨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喜目如來見無礙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莊嚴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然燈如來照世閒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殊勝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饒益如來利世閒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無垢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善覺如來無有師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寶香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勝天如來世中燈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妙香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無去如來論中雄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普眼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無勝如來具衆德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善嚴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
苦行如來利世閒,諸吉祥中最無上,
彼曾入此普嚴殿,是故此處最吉祥。」

如此世界中夜摩天王,承佛神力,憶念往昔諸佛功德,偁揚讚歎;十方世界夜摩天王,悉亦如是,歎佛功德。爾時,世尊入摩尼莊嚴殿,於寶蓮華藏師子座上結跏趺坐。此殿忽然廣博寬容,如其天衆諸所住處;十方世界,悉亦如是。


大方廣佛華嚴經夜摩宮中偈讚品第二十


爾時,佛神力故,十方各有一大菩薩,一一各與佛剎微塵數菩薩俱,從十萬佛剎微塵數國土外諸世界中而來集會,其名曰:功德林菩薩、慧林菩薩、勝林菩薩、無畏林菩薩、慚愧林菩薩、精進林菩薩、力林菩薩、行林菩薩、覺林菩薩、智林菩薩。此諸菩薩所從來國,所謂:親慧世界、幢慧世界、寶慧世界、勝慧世界、燈慧世界、金剛慧世界、安樂慧世界、日慧世界、淨慧世界、梵慧世界。此諸菩薩各於佛所淨修梵行,所謂:常住眼佛、無勝眼佛、無住眼佛、不動眼佛、天眼佛、解脫眼佛、審諦眼佛、明相眼佛、最上眼佛、紺靑眼佛。是諸菩薩至佛所已,頂禮佛足,隨所來方,各化作摩尼藏師子之座,於其座上結跏趺坐。如此世界中,夜摩天上菩薩來集;一切世界,悉亦如是,其諸菩薩、世界、如來,所有名號悉等無別。

爾時,世尊從兩足上放百千億妙色光明,普照十方一切世界;夜摩宮中,佛及大衆靡不皆現。

爾時,功德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佛放大光明,普照於十方,悉見天人尊,通達無障礙。
佛坐夜摩宮,普徧十方界,此事甚奇特,世閒所希有。
須夜摩天王,偈讚十如來,如此會所見,一切處咸爾。
彼諸菩薩衆,皆同我等名,十方一切處,演說無上法。
所從諸世界,名號亦無別,各於其佛所,淨修於梵行。
彼諸如來等,名號悉亦同,國土皆豐樂,神力悉自在。
十方一切處,皆謂佛在此,或見在人閒,或見住天宮。
如來普安住,一切諸國土,我等今見佛,處此天宮殿。
昔發菩提願,普及十方界,是故佛威力,充徧難思議。
遠離世所貪,具足無邊德,故獲神通力,衆生靡不見。
遊行十方界,如空無所礙,一身無量身,其相不可得。
佛功德無邊,云何可測知? 無住亦無去,普入於法界。」

爾時,慧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世閒大導師,離垢無上尊,不可思議劫,難可得値遇。
佛放大光明,世閒靡不見,爲衆廣開演,饒益諸群生。
如來出世閒,爲世除癡冥,如是世閒燈,希有難可見。
已修施戒忍,精進及禪定,般若波羅蜜,以此照世閒。
如來無與等,求比不可得,不了法眞實,無有能得見。
佛身及神通,自在難思議,無去亦無來,說法度衆生。
若有得見聞,淸淨天人師,永出諸惡趣,捨離一切苦。
無量無數劫,修習菩提行,不能知此義,不可得成佛。
不可思議劫,供養無量佛,若能知此義,功德超於彼。
無量剎珍寶,滿中施於佛,不能知此義,終不成菩提。」

爾時,勝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譬如孟夏月,空淨無雲曀,赫日揚光暉,十方靡不充。
其光無限量,無有能測知,有目斯尚然,何況盲冥者。
諸佛亦如是,功德無邊際,不可思議劫,莫能分別知。
諸法無來處,亦無能作者,無有所從生,不可得分別。
一切法無來,是故無有生,以生無有故,滅亦不可得。
一切法無生,亦復無有滅,若能如是解,斯人見如來。
諸法無生故,自性無所有,如是分別知,此人達深義。
以法無性故,無有能了知,如是解於法,究竟無所解。
所說有生者,以現諸國土,能知國土性,其心不迷惑。
世閒國土性,觀察悉如實,若能於此知,善說一切義。」

爾時,無畏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如來廣大身,究竟於法界,不離於此座,而徧一切處。若聞如是法,恭敬信樂者,永離三惡道,一切諸苦難。設往諸世界,無量不可數,專心欲聽聞,如來自在力。如是諸佛法,是無上菩提,假使欲暫聞,無有能得者。若有於過去,信如是佛法,已成兩足尊,而作世閒燈。若有當得聞,如來自在力,聞已能生信,彼亦當成佛。若有於現在,能信此佛法,亦當成正覺,說法無所畏。無量無數劫,此法甚難値,若有得聞者,當知本願力。若有能受持,如是諸佛法,持已廣宣說,此人當成佛。況復勤精進,堅固心不捨,當知如是人,決定成菩提。」

爾時,慚愧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若人得聞是,希有自在法,能生歡喜心,疾除疑惑網。
一切知見人,自說如是言,如來無不知,是故難思議。
無有從無智,而生於智慧,世閒常暗冥,是故無能生。
如色及非色,此二不爲一,智無智亦然,其體各殊異。
如相與無相,生死及涅槃,分別各不同,智無智如是。
世界始成立,無有敗壞相,智無智亦然,二相非一時。
如菩薩初心,不與後心俱,智無智亦然,二心不同時。
譬如諸識身,各各無和合,智無智如是,究竟無和合。
如阿伽陀藥,能滅一切毒,有智亦如是,能滅於無智。
如來無有上,亦無與等者,一切無能比,是故難値遇。」

爾時,精進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諸法無差別,無有能知者,唯佛與佛知,智慧究竟故。
如金與金色,其性無差別,法非法亦然,體性無有異。
衆生非衆生,二俱無眞實,如是諸法性,實義俱非有。
譬如未來世,無有過去相,諸法亦如是,無有一切相。
譬如生滅相,種種皆非實,諸法亦復然,自性無所有。
涅槃不可取,說時有二種,諸法亦復然,分別有殊異。
如依所數物,而有於能數,彼性無所有,如是了知法。
譬如筭數法,增一至無量,數法無體性,智慧故差別。
譬如諸世閒,劫燒有終盡,虛空無損敗,佛智亦如是。
如十方衆生,各取虛空相,諸佛亦如是,世閒妄分別。」

爾時,力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一切衆生界,皆在三世中,三世諸衆生,悉住五薀中。
諸薀業爲本,諸業心爲本,心法猶如幻,世閒亦如是。
世閒非自作,亦復非他作,而其得有成,亦復得有壞。
世閒雖有成,世閒雖有壞,了達世閒者,此二不應說。
云何爲世閒? 云何非世閒? 世閒非世閒,但是名差別。
三世五薀法,說名爲世閒,彼滅非世閒,如是但假名。
云何說諸薀? 諸薀有何性? 薀性不可滅,是故說無生。
分別此諸薀,其性本空寂,空故不可滅,此是無生義。
衆生旣如是,諸佛亦復然,佛及諸佛法,自性無所有。
能知此諸法,如實不顚倒,一切知見人,常見在其前。」

爾時,行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譬如十方界,一切諸地種,自性無所有,無處不周徧。
佛身亦如是,普徧諸世界,種種諸色相,無主無來處。
但以諸業故,說名爲衆生,亦不離衆生,而有業可得。
業性本空寂,衆生所依止,普作衆色相,亦復無來處。
如是諸色相,業力難思議,了達其根本,於中無所見。
佛身亦如是,不可得思議,種種諸色相,普現十方剎。
身亦非是佛,佛亦非是身,但以法爲身,通達一切法。
若能見佛身,淸淨如法性,此人於佛法,一切無疑惑。
若見一切法,本性如涅槃,是則見如來,究竟無所住。
若修習正念,明了見正覺,無相無分別,是名法王子。」

爾時,覺林菩薩承佛威力,徧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譬如工畫師,分布諸彩色,虛妄取異相,大種無差別。
大種中無色,色中無大種,亦不離大種,而有色可得。
心中無彩畫,彩畫中無心,然不離於心,有彩畫可得。
彼心恒不住,無量難思議,示現一切色,各各不相知。
譬如工畫師,不能知自心,而由心故畫,諸法性如是。
心如工畫師,能畫諸世閒,五薀悉從生,無法而不造。
如心佛亦爾,如佛衆生然,應知佛與心,體性皆無盡。
若人知心行,普造諸世閒,是人則見佛,了佛眞實性。
心不住於身,身亦不住心,而能作佛事,自在未曾有。
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,應觀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。」

爾時,智林菩薩承佛威力,普觀十方而說頌言:「

所取不可取,所見不可見,所聞不可聞,一心不思議。
有量及無量,二俱不可取,若有人欲取,畢竟無所得。
不應說而說,是爲自欺誑,己事不成就,不令衆歡喜。
有欲讚如來,無邊妙色身,盡於無數劫,無能盡稱述。
譬如隨意珠,能現一切色,無色而現色,諸佛亦如是。
又如淨虛空,非色不可見,雖現一切色,無能見空者。
諸佛亦如是,普現無量色,非心所行處,一切莫能睹。
雖聞如來聲,音聲非如來,亦不離於聲,能知正等覺。
菩提無來去,離一切分別,云何於是中,自言能得見?
諸佛無有法,佛於何有說? 但隨其自心,謂說如是法。」


大方廣佛華嚴經十行品第二十一之一


爾時,功德林菩薩承佛神力,入菩薩善思惟三昧。入是三昧已,十方各過萬佛剎微塵數世界外,有萬佛剎微塵數諸佛,皆號功德林,而現其前,告功德林菩薩言:「善哉!佛子!乃能入此善思惟三昧。善男子!此是十方各萬佛剎微塵數同名諸佛共加於汝,亦是毘盧遮那如來往昔願力、威神之力,及諸菩薩衆善根力,令汝入是三昧而演說法。爲增長佛智故,深入法界故,了知衆生界故,所入無礙故,所行無障故,得無量方便故,攝取一切智性故,覺悟一切諸法故,知一切諸根故,能持說一切法故,所謂:發起諸菩薩十種行。善男子!汝當承佛威神之力而演此法。」

是時,諸佛卽與功德林菩薩無礙智、無著智、無斷智、無師智、無癡智、無異智、無失智、無量智、無勝智、無懈智、無奪智。何以故?此三昧力,法如是故。

爾時,諸佛各申右手,摩功德林菩薩頂。時,功德林菩薩卽從定起,告諸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行不可思議,與法界、虛空界等。何以故?菩薩摩訶薩學三世諸佛而修行故。佛子!何等是菩薩摩訶薩行?佛子!菩薩摩訶薩有十種行,三世諸佛之所宣說。何等爲十?一者歡喜行,二者饒益行,三者無違逆行,四者無屈橈行,五者無癡亂行,六者善現行,七者無著行,八者難得行,九者善法行,十者眞實行;是爲十。」

「佛子!何等爲菩薩摩訶薩歡喜行?佛子!此菩薩爲大施主,凡所有物悉能惠施;其心平等,無有悔吝,不望果報,不求名稱,不貪利養;但爲救護一切衆生,攝受一切衆生,饒益一切衆生;爲學習諸佛本所修行,憶念諸佛本所修行,愛樂諸佛本所修行,淸淨諸佛本所修行,增長諸佛本所修行,住持諸佛本所修行,顯現諸佛本所修行,演說諸佛本所修行,令諸衆生離苦得樂。佛子!菩薩摩訶薩修此行時,令一切衆生歡喜愛樂;隨諸方土有貧乏處,以願力故,往生於彼,豪貴大富,財寶無盡。假使於念念中,有無量無數衆生詣菩薩所,白言:『仁者!我等貧乏,靡所資贍,飢羸困苦,命將不全。唯願慈哀,施我身肉,令我得食,以活其命!』爾時,菩薩卽便施之,令其歡喜,心得滿足。如是無量百千衆生而來乞求,菩薩於彼,曾無退怯,但更增長慈悲之心。以是衆生咸來乞求,菩薩見之,倍復歡喜,作如是念:『我得善利!此等衆生是我福田、是我善友,不求不請而來教我入佛法中。我今應當如是修學,不違一切衆生之心。』又作是念:『願我已作、現作、當作所有善根,令我未來於一切世界、一切衆生中受廣大身,以是身肉,充足一切飢苦衆生。乃至若有一小衆生未得飽足,願不捨命,所割身肉,亦無有盡。以此善根,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證大涅槃;願諸衆生食我肉者,亦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獲平等智,具諸佛法,廣作佛事,乃至入於無餘涅槃。若一衆生心不滿足,我終不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』菩薩如是利益衆生而無我想、衆生想、有想、命想、種種想、補伽羅想、人想、摩納婆想、作者想、受者想。但觀法界、衆生界,無邊際法、空法、無所有法、無相法、無體法、無處法、無依法、無作法。作是觀時,不見自身,不見施物,不見受者,不見福田,不見業,不見報,不見果,不見大果,不見小果。爾時,菩薩觀去、來、今一切衆生所受之身尋卽壞滅,便作是念:『奇哉!衆生愚癡無智,於生死內受無數身,危脆不停,速歸壞滅。若已壞滅,若今壞滅,若當壞滅,而不能以不堅固身求堅固身。我當盡學諸佛所學,證一切智,知一切法,爲諸衆生說三世平等、隨順寂靜、不壞法性,令其永得安隱快樂。』佛子!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一歡喜行。」

「佛子!何等爲菩薩摩訶薩饒益行?此菩薩護持淨戒,於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,心無所著,亦爲衆生如是宣說;不求威勢,不求種族,不求富饒,不求色相,不求王位,如是一切皆無所著,但堅持淨戒,作如是念:『我持淨戒,必當捨離一切纏縛、貪求、熱惱、諸難、逼迫、毀謗、亂濁,得佛所讚平等正法。』佛子!菩薩如是持淨戒時,於一日中,假使無數百千億那由他諸大惡魔詣菩薩所,一一各將無量無數百千億那由他天女皆於五欲善行方便,端正姝麗傾惑人心執持種種珍玩之具,欲來惑亂菩薩道意。爾時,菩薩作如是念:『此五欲者,是障道法,乃至障礙無上菩提。』是故不生一念欲想,心淨如佛。唯除方便教化衆生,而不捨於一切智心。佛子!菩薩不以欲因緣故惱一衆生,寧捨身命,而終不作惱衆生事。菩薩自得見佛已來,未曾心生一念欲想;何況從事,若或從事,無有是處!爾時,菩薩但作是念:『一切衆生,於長夜中,想念五欲,趣向五欲,貪著五欲;其心決定耽染沈溺,隨其流轉,不得自在。我今應當令此諸魔及諸天女,一切衆生住無上戒;住淨戒已,於一切智,心無退轉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乃至入於無餘涅槃。何以故?此是我等所應作業,應隨諸佛如是修學。作是學已,離諸惡行、計我、無知,以智入於一切佛法,爲衆生說,令除顚倒。然知不離衆生有顚倒,不離顚倒有衆生;不於顚倒內有衆生,不於衆生內有顚倒;亦非顚倒是衆生,亦非衆生是顚倒;顚倒非內法,顚倒非外法;衆生非內法,衆生非外法。一切諸法虛妄不實,速起速滅無有堅固,如夢如影,如幻如化,誑惑愚夫。如是解者,卽能覺了一切諸行,通達生死及與涅槃,證佛菩提;自得度,令他得度;自解脫,令他解脫;自調伏,令他調伏;自寂靜,令他寂靜;自安隱,令他安隱;自離垢,令他離垢;自淸淨,令他淸淨;自涅槃,令他涅槃;自快樂,令他快樂。』佛子!此菩薩復作是念:『我當隨順一切如來,離一切世閒行,具一切諸佛法,住無上平等處,等觀衆生,明達境界,離諸過失,斷諸分別,捨諸執著,善巧出離,心恒安住無上、無說、無依、無動、無量、無邊、無盡、無色甚深智慧。』佛子!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二饒益行。」

「佛子!何等爲菩薩摩訶薩無違逆行?此菩薩常修忍法,謙下恭敬;不自害,不他害,不兩害;不自取,不他取,不兩取;不自著,不他著,不兩著;亦不貪求名聞利養,但作是念:『我當常爲衆生說法,令離一切惡,斷貪、瞋、癡、憍慢、覆藏、慳嫉、諂誑,令恒安住忍辱柔和。』佛子!菩薩成就如是忍法。假使有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衆生來至其所,一一衆生化作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口,一一口出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語,所謂:不可喜語、非善法語、不悅意語、不可愛語、非仁賢語、非聖智語、非聖相應語、非聖親近語、深可厭惡語、不堪聽聞語,以是言辭毀辱菩薩。又此衆生一一各有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手,一一手各執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器仗逼害菩薩。如是經於阿僧祇劫,曾無休息。菩薩遭此極大楚毒,身毛皆豎,命將欲斷,作是念言:『我因是苦,心若動亂,則自不調伏、自不守護、自不明了、自不修習、自不正定、自不寂靜、自不愛惜、自生執著,何能令他心得淸淨?』菩薩爾時復作是念:『我從無始劫,住於生死,受諸苦惱。』如是思惟,重自勸勵,令心淸淨,而得歡喜。善自調攝,自能安住於佛法中,亦令衆生同得此法。復更思惟:『此身空寂,無我、我所,無有眞實,性空無二;若苦若樂,皆無所有,諸法空故。我當解了,廣爲人說,令諸衆生滅除此見。是故,我今雖遭苦毒,應當忍受;爲慈念衆生故,饒益衆生故,安樂衆生故,憐愍衆生故,攝受衆生故,不捨衆生故,自得覺悟故,令他覺悟故,心不退轉故,趣向佛道故。』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三無違逆行。」

「佛子!何等爲菩薩摩訶薩無屈橈行?此菩薩修諸精進,所謂:第一精進、大精進、勝精進、殊勝精進、最勝精進、最妙精進、上精進、無上精進、無等精進、普徧精進。性無三毒、性無憍慢、性不覆藏、性不慳嫉、性無諂誑、性自慚愧,終不爲惱一衆生故而行精進,但爲斷一切煩惱故而行精進,但爲拔一切惑本故而行精進,但爲除一切習氣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衆生界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衆生死此生彼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衆生煩惱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衆生心樂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衆生境界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衆生諸根勝劣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衆生心行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法界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佛法根本性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佛法平等性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三世平等性故而行精進,但爲得一切佛法智光明故而行精進,但爲證一切佛法智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佛法一實相故而行精進,但爲知一切佛法無邊際故而行精進,但爲得一切佛法廣大決定善巧智故而行精進,但爲得分別演說一切佛法句義智故而行精進。佛子!菩薩摩訶薩成就如是精進行已,設有人言:『汝頗能爲無數世界所有衆生,以一一衆生故,於阿鼻地獄,經無數劫,備受衆苦。令彼衆生一一得値無數諸佛出興於世,以見佛故,具受衆樂,乃至入於無餘涅槃,汝乃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能爾?不耶?』答言:『我能。』設復有人作如是言:『有無量阿僧祇大海,汝當以一毛端滴之令盡;有無量阿僧祇世界,盡抹爲塵。彼滴及塵,一一數之,悉知其數。爲衆生故,經爾許劫,於念念中受苦不斷。』菩薩不以聞此語故而生一念悔恨之心,但更增上歡喜踊躍,深自慶幸得大善利:『以我力故,令彼衆生永脫諸苦。』菩薩以此所行方便,於一切世界中,令一切衆生乃至究竟無餘涅槃。是名菩薩摩訶薩第四無屈橈行。」

「佛子!何等爲菩薩摩訶薩離癡亂行?此菩薩成就正念,心無散亂,堅固不動,最上淸淨,廣大無量,無有迷惑。以是正念故,善解世閒一切語言,能持出世諸法言說。所謂:能持色法、非色法言說,能持建立色自性言說,乃至能持建立受、想、行、識自性言說,心無癡亂。於世閒中,死此生彼,心無癡亂;入胎出胎,心無癡亂;發菩提意,心無癡亂;事善知識,心無癡亂;勤修佛法,心無癡亂;覺知魔事,心無癡亂;離諸魔業,心無癡亂;於不可說劫,修菩薩行,心無癡亂。此菩薩成就如是無量正念,於無量阿僧祇劫中,從諸佛、菩薩、善知識所,聽聞正法。所謂:甚深法、廣大法、莊嚴法、種種莊嚴法、演說種種名句文身法、菩薩莊嚴法、佛神力光明無上法、正希望決定解淸淨法、不著一切世閒法、分別一切世閒法、甚廣大法、離癡翳照了一切衆生法、一切世閒共法不共法、菩薩智無上法、一切智自在法。菩薩聽聞如是法已,經阿僧祇劫,不忘不失,心常憶念,無有閒斷。何以故?菩薩摩訶薩於無量劫修諸行時,終不惱亂一衆生,令失正念;不壞正法,不斷善根,心常增長廣大智故。復次,此菩薩摩訶薩,種種音聲不能惑亂。所謂:高大聲、麤濁聲、極令人恐怖聲、悅意聲、不悅意聲、諠亂耳識聲、沮壞六根聲。此菩薩聞如是等無量無數好惡音聲,假使充滿阿僧祇世界,未曾一念心有散亂。所謂:正念不亂、境界不亂、三昧不亂、入甚深法不亂、行菩提行不亂、發菩提心不亂、憶念諸佛不亂、觀眞實法不亂、化衆生智不亂、淨衆生智不亂、決了甚深義不亂。不作惡業故,無惡業障;不起煩惱故,無煩惱障;不輕慢法故,無有法障;不誹謗正法故,無有報障。佛子!如上所說如是等聲,一一充滿阿僧祇世界,於無量無數劫未曾斷絕,悉能壞亂衆生身心一切諸根,而不能壞此菩薩心。菩薩入三昧中,住於聖法,思惟觀察一切音聲,善知音聲生、住、滅相,善知音聲生、住、滅性。如是聞已,不生於貪,不起於瞋,不失於念,善取其相而不染著;知一切聲皆無所有,實不可得,無有作者,亦無本際,與法界等,無有差別。菩薩如是成就寂靜身、語、意行,至一切智,永不退轉;善入一切諸禪定門,知諸三昧同一體性,了一切法無有邊際,得一切法眞實智慧,得離音聲甚深三昧,得阿僧祇諸三昧門,增長無量廣大悲心。是時,菩薩於一念中,得無數百千三昧,聞如是聲,心不惑亂,令其三昧,漸更增廣。作如是念:『我當令一切衆生安住無上淸淨念中,於一切智得不退轉,究竟成就無餘涅槃。』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五離癡亂行。」

「佛子!何等爲菩薩摩訶薩善現行?此菩薩身業淸淨、語業淸淨、意業淸淨,住無所得、示無所得身語意業,能知三業皆無所有、無虛妄故,無有繫縛;凡所示現,無性無依;住如實心,知無量心自性,知一切法自性,無得無相,甚深難入;住於正位眞如法性,方便出生而無業報;不生不滅,住涅槃界,住寂靜性;住於眞實無性之性,言語道斷,超諸世閒,無有所依;入離分別無縛著法,入最勝智眞實之法,入非諸世閒所能了知出世閒法。此是菩薩善巧方便,示現生相。佛子!此菩薩作如是念:『一切衆生,無性爲性;一切諸法,無爲爲性;一切國土,無相爲相。一切三世,唯有言說;一切言說,於諸法中,無有依處;一切諸法,於言說中,亦無依處。』菩薩如是解一切法皆悉甚深,一切世閒皆悉寂靜,一切佛法無所增益。佛法不異世閒法,世閒法不異佛法;佛法、世閒法,無有雜亂,亦無差別。了知法界體性平等,普入三世,永不捨離大菩提心,恒不退轉化衆生心,轉更增長大慈悲心,與一切衆生作所依處。菩薩爾時復作是念:『我不成熟衆生,誰當成熟?我不調伏衆生,誰當調伏?我不教化衆生,誰當教化?我不覺悟衆生,誰當覺悟?我不淸淨衆生,誰當淸淨?此我所宜、我所應作。』復作是念:『若我自解此甚深法,唯我一人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獨得解脫;而諸衆生盲冥無目,入大險道,爲諸煩惱之所纏縛。如重病人恒受苦痛,處貪愛獄不能自出,不離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閻羅王界,不能滅苦,不捨惡業,常處癡闇,不見眞實,輪迴生死,無得出離,住於八難,衆垢所著,種種煩惱覆障其心,邪見所迷,不行正道。』菩薩如是觀諸衆生,作是念言:『若此衆生未成熟、未調伏,捨而取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是所不應。我當先化衆生,於不可說不可說劫行菩薩行;未成熟者,先令成熟;未調伏者,先令調伏。』是菩薩住此行時,諸天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,一切世閒乾闥婆、阿脩羅等,若有得見,暫同住止,恭敬尊重,承事供養,及暫耳聞,一經心者;如是所作,悉不唐捐,必定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是名菩薩摩訶薩第六善現行。」

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十九

字數:8055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12-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