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平真詮》讀後附記


梁湘潤爲當代命理名家,享有盛譽,其著作《子平真詮今註》中,曾謂胡空甫乃首刻《子平真詮》者,此論大誤,其誤有二。

一者 ,「胡空甫」非人名,據《序》之署名曰:「乾隆四十一年歲在丙申初夏同里後學胡焜倬雲甫謹識」,「雲」一作「空」,故梁氏謂其名「空甫」。又有謂其名「焜倬」者,亦誤。此皆由不知「甫」字之義也。

查《七修類稿》「名號甫」條,謂之:「表德用甫字者,起自荊公,當時附勢者多效之,故有‘表德皆連甫,花書盡帶圈’之說。然甫字亦止用於字內,後人於字之下復用一甫字,或換寫作父字,其義固通,但亦是畫蛇添足之誚云。」而胡玉縉《四庫提要補正》於《七修類稿》條下,引陸以湉《冷廬雜識》曰:「《類稿》……謂表德用甫字始於王荊公,而不知《後漢書》已有之,如袁閎字夏甫,杜密字周甫,葛龔字元甫之類是也。」

然則不論字中用甫始於何時,據《七修類稿》,則自宋之後,字後連甫即爲風尚,今存古籍署名亦多此例。而「胡焜倬雲甫」者,當是姓胡名焜,字倬雲。「倬空」則爲「倬雲」之誤,其名蓋取《詩經·大雅·雲漢》「倬彼雲漢,爲章於天」之意。

胡焜履歷,查乾隆《紹興府志》卷三十四《選舉志五·歲貢·乾隆年》有會稽胡焜,《府志》謂其「庚辰,知縣」。庚辰爲乾隆二十五年,《子平真詮·序》謂「戊子歲,余由副貢補充官學教習」,戊子歲爲乾隆三十三年,上距庚辰八年。《清代官員履歷檔案全編》載,乾隆四十九年四月三十日,浙江紹興府會稽縣副榜胡焜(四十三歲)教習期滿引見,旨以縣令用,掣簽江西饒州府萬年縣知縣缺。然查同治《萬年縣志》,乾隆四十九年縣令則爲「楊藩」來任。而民國《靈川縣志》卷八《清代歷任職官題名表》,乾隆朝有胡焜,謂其爲「浙江會稽副貢,四十九年任。」未知胡焜何以改任靈川知縣,與《履歷檔案》記載不同。又據《乾隆朝上諭檔》,五十二年十一月二十日,「靈川縣知縣胡焜著革職」。

《序》末署名自稱「同里後學」者,會稽與山陰同屬紹興府,故胡氏自稱沈孝瞻之同里後學也。綜上觀之,雖諸縣志皆未言胡焜之字,然其人實即《子平真詮·序》之作者,而其履歷皆可考矣。(以上資料,承蒙「清風襲我心」、「怀宁冶塘三义堂张氏」二位襄助。)

光緒朝亦有知縣胡焜,當爲另一人,或即编《毘陵胡氏宗譜》者。

二者,《序》明言「君安爰謀付剞劂」,則是章君安刊刻,非胡氏也。

《真诠》一書,文人所著,條理分明,適合做理論研究。但作者實踐不足,而且除格局外,其他各種命理技法似乎都持否定態度。對於《淵海》所說的甲爲大樹乙爲小草的取象法,更是直接斥爲俗書謬論。勉強做箇對比的話,《真詮》類似於「易理」一派。但《真诠》的理似未通透,所以書中自相矛盾之處不少。如《論陰陽生克》章:「印绶之中,偏正相似,陰陽生克之殊,可置勿論。」而《論十干配合性情》章:「甲用癸印,透戊作合,而印非其印……此四喜神因合而無用者也」、「甲逢壬爲枭,與丁作合,而枭不奪食。此四忌神因合而化吉也。」又書中論官殺混亂,亦是前後矛盾。可見沈氏之學實不精,唯文人善思善文,且不故作神秘之語,故條理較勝耳。

東里山人

字数:1137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2-06
卷一
卷二
卷三
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