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本子平真詮卷二

十四、論用神配氣候得失


論命惟以月令用神爲主,然亦須配氣候而互參之。譬如英雄豪傑,生得其時,自然事半功倍;遭時不順,雖有奇才,成功不易。

是以印綬遇官,此謂官印雙全,無人不貴。而木逢冬水,雖透官星,亦難必貴。蓋金寒而水益凍,凍水不能生木,其理然也。身印兩旺,透食則貴,凡印格皆然。而用之冬木,尤爲秀【校:「秀」原作「透」,據中州本改】氣,以冬木逢火,不惟可以洩身,而即可以調候也。

傷官見官,爲禍百端,而金水見之,反爲秀氣。非官之不畏夫傷,而調候爲急【校:「爲」原作謂「謂」,據中州本改】,權而用之也。傷官帶煞,隨時可用,而用之冬金,其秀百倍。傷官佩印,隨時可用,而用之夏木,其秀百倍,火濟水,水濟火也。

傷官用財,本爲貴格,而用之冬金【校:「金」原作「水」,據文意改】,即使小富,亦多不貴,凍水不能生木也。傷官用財,即爲秀氣,而用之夏木,貴而不甚秀,燥土不甚靈秀也。

春木逢火,則爲木火通明,而夏木不作此論;秋金遇水,則爲金水相涵,而冬金不作此論。氣有衰旺,取用不同也。春木逢火,木火通明,不利見官;而秋金遇水,金水相涵,見官無礙。

假如庚生申月,而支中或子或辰,會成水局,天干透丁以爲官星,只要壬癸不透露干頭,便爲貴格,與金水傷官喜見官之說同論,亦調候之道也。食神雖逢正印,亦謂奪食,而夏木火盛,輕用之亦秀而貴,與木火傷官喜見水同論,亦調候之謂也。

此類甚多,不能悉述,在學者引伸觸類,神而明之而已。

字数:514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2-06
卷一
卷二
卷三
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