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本子平真詮卷一

五、論十干合而不合【校:「十」字原作「日」,據正文及中州本改】


十干化合之義,前篇既明之矣,然而亦有合而不合者,何也?蓋隔於有所間也,譬如人彼此相好,而有人從中間之,則交必不能成。假如甲與己合,而甲己中間以庚間隔之,則甲豈能越尅我之庚而合己?此制於勢者然也,合而不敢合也,有若無也。

又有隔位太遠,如甲在年干,己在時上,心雖相契,地則相遠【校:「遠」原作「違」,據中州本改】,如人天南地北,不能相合一般。然於有所制而不敢合者,亦稍有差,合而不能合也,半合也,其爲禍福,得十之二三而已。

又有合而無傷於合者,何也?如甲生寅卯,月時兩透辛官【東里山人按:不知寅月何以能透辛官?】,以年丙合月辛,是爲合一留一,官星反清【校:「清」原作「輕」】;甲逢月刃,庚辛並透,丙與辛合,是爲合官留煞,而煞刃依然成格,皆無傷於合也。

又有合而不以合論者,何也?本身之合也。蓋五陽逢財,五【校:二「五」字原書俱作「六」,據文意及中州本改】陰遇官,俱是作合,惟是本身十干合之,不爲合去。假如乙用庚官,日干之乙,與庚作合,是我之官,是我合之。何爲合去?若庚在年上,乙在月上【校:「上」原書作「干」,據中州本改】,則月上之乙,先去合庚,而日干反不能合,是爲合去也。又如女以官爲夫,丁日逢壬,是我之夫,是我合之,正是夫妻相親,其情愈密。惟壬在月上,而年丁合之,日干之丁,反不能合,是以己之夫星,被姊妹合去,夫星透而不透矣。

然又有爭合妬合之說,何也?如兩辛合丙,兩丁合壬之類,一夫不娶二妻,一女不配二夫,所以有爭合妬合之說。然到底終有合意,但情不專耳。若以兩合一而隔位,則全無爭妬。如庚午、乙酉、甲子、乙亥,兩乙合庚,甲日隔之,此高太尉命,仍作合煞留官【東里山人按:官煞混雜之說,本書前後矛盾,詳見《論正官》章按語。】,無減福也。

今人不知命理,動以本身之合,妄論得失。更有可笑者,書云:「合官非爲貴取」,本是至論,而或以本身之合爲合,甚或以他支之合爲合,如辰與酉合,卯與戌合之類,皆作合官,一謬至此,子平之傳掃地矣!

字数:731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2-06
卷一
卷二
卷三
卷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