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禮注疏

周禮注疏原目


天官冢宰第一

象天所立之官。冢,大也。宰者,官也。天者統理萬物,天子立冢宰使掌邦治,亦所以總禦眾官,使不失職。不言司者,大宰總禦眾官,不主一官之事也。」

【疏】釋曰:「第一」者,「第」,次也,「一」者,數之始也。次第之中處一,故云第一也。鄭氏者,漢大司農,北海郡鄭玄之孫,名玄,字康成。「注」者,於經之下自注己意,使經義可申,故云「注」也。孔君、王肅之等則言「傳」,「傳」者,使可傳述。若然,或云「注」、或言「傳」不同者,立意有異,無義例也。鄭云「象天」者,周天有三百六十餘度,天官亦總攝三百六十官,故云「象天」也。云「官」者,亦是管攝為號,故題曰「天官」也。鄭又云「冢,大。宰,官也」者,下注對大宰則云「冢者,大之上」,此不對大宰,故云「冢,大也」。「宰」者,調和膳羞之名,此冢宰亦能調和眾官,故號大宰之官。鄭又云「不言司者,大宰總禦眾官,不主一官之事」者,此官不言司,對司徒、司馬、司寇、司空皆云司,以其各主一官,不兼群職,故言司。此天官則兼攝群職,故不言司也。若然,則春官亦不言司者,以其祭祀鬼神,鬼神非人所主,故亦不言司也。其地官,鄭云「象地所立之官」。彼言「象地」,實主地事;此天官言「天」,直取總攝為言,全無天事。天事並入於春官者,言象天自取總攝為名,象地自取掌物為號,各取一邊為義理,無嫌也。

春官司徒第二

象地所立之官。司徒主眾徒。地者載養萬物,天子立司徒掌邦教,亦所以安擾萬民。

【疏】釋曰:既言象地所立,則此六十官皆法地,與《天官》言象天義異矣。

春官宗伯第三

【疏】釋曰:《鄭目錄》云:「象春所立之官也。宗,尊也。伯,長也。春者生萬物,天子立宗伯,使掌邦禮,典禮以事神為上,亦所以使天下報本反始。不言司者,鬼神示人之所尊,不敢主之故也。」

夏官司馬第四

【疏】鄭云:「象夏所立之官。馬者,武也,言為武者也。夏整齊萬物,天子立司馬,共掌邦政,政可以平諸侯,正天下,故曰統六師平邦國。」

秋官司寇第五

【疏】鄭目錄云:「象秋所立之官。寇,害也。秋者,遒也,如秋義殺害收聚斂藏於萬物也。天子立司寇,使掌邦刑,刑者所以驅恥惡,納人於善道也。」

冬官考工記第六

【疏】鄭《目錄》云:「象冬所立官也。是官名司空者,冬閉藏萬物,天子立司空,使掌邦事,亦所以富立家,使民無空者也。司空之篇亡,漢興,購求千金,不得。此前世識其事者,記錄以備大數,《古周禮》六篇畢矣。《古周禮》六篇者,天子所專秉以治天下,諸侯不得用焉。六官之記可見者,堯育重黎之後,羲和及其仲叔四子,掌天地四時。《夏書》亦云『乃召六卿』。商周雖稍增改其職名,六官之數則同矣。」○釋曰:鄭義既然,今按《漢書.藝文誌》云:「經禮三百,威儀三千。及周之衰,諸侯將逾法度,惡其害己,皆滅去其籍,孔子時而多不具。」故鄭注《鄉飲酒》云:「後世衰微,幽厲尤甚,禮樂之書,稍稍廢棄。」孔子曰:「吾自衛反魯,然後樂正,雅頌各得其所。」謂當時在者,而復重雜亂者也,惡能存其亡者乎?以此觀之,《冬官》一篇其亡已久,有人尊集舊典,錄此三十工以為《考工記》。雖不知其人,又不知作在何日,要知在於秦前,是以得遭秦滅焚典籍,《韋氏》、《裘氏》等闕也。故鄭云「前世識其事者,記錄以備大數耳」。

字數:1130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3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