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短經·卷一 文上

任長第二


臣聞料才覈能,治世之要。自非聖人,誰能兼茲百行、備貫眾理乎?故舜合群司,隨才授位;漢述功臣,三傑異稱。況非此儔,而可備責耶?【《人物志》曰:「夫剛略之人,不能理微,故論其大體,則弘略而高遠;歷纖理微,則宕往而疏越。亢厲之人,不能迴撓,其論法直,則括據而公正;說變通,則否戾而不入。寬恕之人,不能速捷,論仁義,則弘詳而長雅;趨時務,則遲後而不及。好奇之人,橫逸而求異,造權譎,則倜儻而瑰壯;案清道,則詭常而恢迂。」又曰:「王化之政,宜於統大,以之理小則迂;策術之政,宜於理難,以之理平則無奇;矯亢之政,宜於治侈,以之治弊則殘;公刻之政,宜於糾姦,以之治邊則失其眾;威猛之政,宜於討亂,以之治善則暴;伎倆之政,宜於治富,以之治貧則民勞而下困。」此已上皆偏材也。】

昔伊尹之興土工也,強脊者使之負土,眇者使之推,傴者使之塗,各有所宜,而人性齊矣。

管仲曰:「升降揖讓,進退閑習,臣不如隰朋,請立以爲大行;闢土聚粟,盡地之利,臣不如甯戚,請立以爲司田;平原廣牧,車不結轍,士不旋踵,鼓之而三軍之士視死如歸,臣不如王子城父,請立以爲大司馬;決獄折中,不殺不辜,不誣不罪,臣不如賔胥無,請立以爲大理;犯君顏色,進諫必忠,不避死亡,不撓富貴,臣不如東郭牙,請立以爲大諫。君若欲治國強兵,則五子者存焉;若欲霸王,則夷吾在此。」

黃石公曰:「使智,使勇,使貪,使愚。智者樂立其功,勇者好行其志,貪者決取其利,愚者不愛其死。因其至情而用之,此軍之微權也。」

《淮南子》曰:「天下之物莫凶於奚毒【附子也】,然而良醫橐而藏之,有所用也。麋之上山也,大章不能跂;及其下也,牧豎能追之。才有脩短也。胡人便於馬,越人便於舟。異形殊類,易事則悖矣。」

魏武詔曰:「進取之士,未必能有行;有行之士,未必能進取。陳平豈篤行?蘇秦豈守信耶?而陳平定漢業、蘇秦濟弱燕者,任其長也。」

由此觀之,使韓信下帷,仲舒當戎,于公馳說,陸賈聽訟,必無曩時之勳,而顯今日之名也。故任長之道,不可不察。

【議曰:魏桓範云:「帝王用人,度世授才。爭奪之時,書策爲先;分定之後,忠義爲首。故晉文行咎犯之計而賞雍季之言,高祖用陳平之智而託後於周勃。」古語云:「守文之代,德高者位尊;倉卒之時,功多者賞厚。」諸葛亮曰:「老子長於養性,不可以臨危難;商鞅長於理法,不可以從教化;蘇、張長於馳辭,不可以結盟誓;白起長於攻取,不可以廣眾;子胥長於圖敵,不可以謀身;尾生長於守信,不可以應變;王嘉長於遇明君,不可以事暗主;許子將長於明臧否,不可以養人物。」此任長之術者也。】


校勘記
[1]、人物志曰 底本無此四字。
字數:916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26
卷二 文中
卷三 文下
卷四 霸紀上
卷五 霸紀中
卷六 霸紀下
卷七 權議
卷八 雜說
卷九 兵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