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短經

儒門經濟長短經序


梓州郪縣長平山安昌巖草莽臣趙蕤

趙子曰:匠成輿者,憂人不貴;作箭者,恐人不傷。彼豈有愛憎哉?寔伎業驅之然耳。是知當代之士、馳騖之曹,書讀縱橫,則思諸侯之變;藝長奇正,則念風塵之會。此亦向時之論,必然之理矣。故先師孔子深探其本、憂其末,遂作春秋,大乎王道;制孝經,美乎德行。防萌杜漸,預有所抑。斯聖人制作之本意也。

然作法於理,其弊必亂。若至於亂,將焉救之?是以御世理人,罕聞沿襲。三代不同禮,五霸不同法,非其相反,蓋以救弊也。是故國容一致,而忠文之道必殊;聖哲同風,而皇王之名或異。豈非隨時設教沿乎此,因物成務牽乎彼?沿乎此者,醇薄繼於所遭;牽乎彼者,王霸存於所遇。故古之理者,其政有三:王者之政化之,霸者之政威之,強國之政脅之。各有所施,不可易也。管子曰:「聖人能輔時,不能違時。智者善謀,不如當時。」鄒子曰:「政教文質,所以匡救也。當時則用之,過則捨之。」由此觀之,當霸者之朝而行王者之化,則悖矣;當強國之世而行霸者之威,則乖矣。若時逢狙詐,正道陵夷,欲憲章先王,廣陳德化,是猶待越客以拯溺,白大人以救火,善則善矣,豈所謂通於時變歟?

夫霸者,駮道也。蓋白黑雜合,不純用德焉。期於有成,不問所以;論於大體,不守小節。雖稱仁引義,不及三王;而扶顛定傾,其歸一揆。恐儒者溺於所聞,不知王霸殊略,故敘以長短術,以經綸通變者。剏立題目,揔六十有三篇,合爲十卷,名曰長短經。大旨在乎寧固根蔕、革易時弊、興亡治亂。具載諸篇,爲沿襲之遠圖,作經濟之至道,非欲矯世誇欲,希聲慕名。輒露見聞,逗機來哲。凡厥有位,幸望詳焉。

字數:561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9-30
卷二 文中
卷三 文下
卷四 霸紀上
卷五 霸紀中
卷六 霸紀下
卷七 權議
卷八 雜說
卷九 兵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