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五代史卷一百四  漢書六

后妃列傳第一


高祖皇后李氏,晉陽人也。高祖微時,嘗牧馬於晉陽別墅,因夜入其家,劫而取之。及高祖領藩鎮,累封魏國夫人。高祖建義於太原,欲行頒賚於軍士,以公帑不足,議率井邑,助成其事。后聞而諫曰:「自晉高祖建義,及國家興運,雖出於天意,亦土地人民福力同致耳,未能惠其眾而欲奪其財,非新天子卹隱之理也。今後宮所積,宜悉以散之,設使不厚,人無怨言。」高祖改容曰:「敬聞命矣。」遂停斂貸之議,后傾內府以助之,中外聞者,無不感悅。天福十二年,冊為皇后。隱帝即位,尊為皇太后。【永樂大典卷一萬六千三百九十。  案:以下疑有闕文。據通鑑云:隱帝與李業等謀誅楊邠等。議既定,入白太后。太后曰:「茲事何可輕發,更宜與宰相議之。」業時在旁曰:「先帝嘗言,朝廷大事不可謀及書生,懦怯誤人。」太后復以為言,帝忿曰:「國家之事,非閨門所知。」拂衣而出。又云:南北軍遇於劉子陂〔一〕〔一〕南北軍遇於劉子陂 「軍」字原無,據通鑑卷二八九補。,帝欲自出勞軍,太后曰:「郭威吾家故舊,非死亡切身,何以至此!但按兵守城,飛詔諭之,觀其志趣,必有辭理,則君臣之禮尚全,慎勿輕出。」帝不從。薛史載於李業傳,當係史家前後省文。】

周太祖入京,凡軍國大事,皆請后發教令以行之。是歲,議立徐州節度使贇為帝,【案通鑑考異引隱帝實錄云:初議立徐帥,太后遣中使馳諭劉崇,請崇入纘大位,崇知立其子,上章謙遜。以當日事理推之,既召湘陰,不應復召崇,疑傳聞之誤。(舊五代史考異)】以迎奉未至,周太祖乃率羣臣拜章,請后權臨朝聽政,后於是稱誥焉。及周太祖為六軍推戴,上章具述其事,且言願事后為慈母。后下誥答曰:「侍中功烈崇高,德聲昭著,翦除禍亂,安定乾坤,謳歌有歸,歷數攸屬,所以軍民推戴,億兆同歡。老身未終殘年,屬茲多難,惟以衰朽,託於始終。載省來牋,如母見待,感念深意,涕泗橫流」云。乃出戎衣、玉帶以賜周太祖。周太祖即位,上尊號曰德聖皇太后,居於太平宮。周顯德元年春薨。【永樂大典卷一萬七千三百一十二。  案:隱帝未立皇后,據薛史張彥成傳云:隱帝娶彥成女。楊邠傳云:隱帝所愛耿夫人,欲立為后,邠以為太速,夫人卒,隱帝欲以后禮葬,邠又止之。蓋隱帝在位三年,崩時年二十,故未及冊立皇后也。又,五代會要載:漢高祖長女永寧公主,降宋延渥,天福十二年四月封,至乾祐二年十二月,追封秦國長公主。通鑑以永寧公主為晉高祖女,蓋誤。  又,王禹偁小畜集宋公神道碑云:漢高祖領侍衞軍,朝望甚重。以公名家子,又後唐之出也,風骨俊秀,異乎諸孤,命長子承訓奉書于貴主,先以襲衣名馬遺焉。承訓,即漢之開封尹魏王也。公與貴主拒而不納。漢祖又敕其子曰:「宋氏不諧,勿復見我矣!」貴主知志不可奪,遂許之。延渥,唐義寧公主之子也。(孔本)】

字數:981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6-24
梁書
唐書
晉書
漢書
周書
世襲列傳
僭僞列傳
外國列傳
附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