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山劍俠傳


第六十六回 觀社戲 巨眼識真人
窺幽林 驚心聞噩耗


雲鳳也沒有在意,走到淩操窗下,棋子落枰的聲音,在這靜夜裏越加顯得清脆可聽,便邁步走了進去。只見淩操同俞允中翁婿二人,果然在那裏下圍棋,兩家棋子圍在一角,正殺得聚精會神,難解難分,連雲鳳進來也好似不曾看見。雲鳳便將藥罐放下,喊了一聲:“爹爹請用藥。”淩操也沒有朝雲鳳看,隨口答道:“你叫你大哥先喫吧。”允中的棋勢被圍了一大片,連雲鳳進來都沒有看見,只顧苦想出神,還以爲淩操對他說棋呢,隨口答道:“畢竟岳父名手不凡,就讓我喫這一角,我還是得輸二三十子呢。”雲鳳看他神氣好笑,說道:“也沒有見你這種屎棋,偏高興和我爹爹下。幾曾見棋一輸就是二三十子?”允中聞言擡頭,纔看見雲鳳站在身旁,急忙起身讓座。起身時一慌,袖子帶過去,把棋亂了一大片。淩操推開棋盤,笑道:“賢婿認輸,我們說一會兒話吧。”允中平時少年老成,同雲鳳患難共處了這些日,愛根種得越深。因是未過門的妻子,當着人前,彼此都有些拘泥。祇有晚間送藥來喫這一會兒,室內不常有外人,反倒隨便一些。見雲鳳三不知走了進來,巴不得淩操提議停戰,好同雲鳳說會兒話。便起身答道:“小婿再下,無非也是獻醜。還是請大妹同岳父重擺一盤,小婿從旁學着些吧。”說罷,便將黑白棋子分出,在四角各下上一子,請雲鳳上場。雲鳳道:“你先不用忙,把藥喫完了再說。”這時淩操已將藥飲下。今晚的藥,因爲雲鳳煎得過了火候,允中端起呷了一口,似乎嫌苦。還要再喝時,雲鳳從袋中取出七八個大乾棗兒遞了過去。允中正要伸手去接,雲鳳已然放在桌子上面,將手縮了回去。允中用藥碗遮了面孔,從旁偷偷看了雲鳳一眼。雲鳳抿嘴一笑,裝作不理會似的將頭偏開,朝着淩操道:“爹爹要沒有事,女兒回房去了。”允中見她剛來就要走,急忙放下藥碗,搶着答道:“天還不甚晚,大妹何必這早就安歇呢?陪岳父下上一盤,再去睡吧。”雲鳳微嗔道:“偏你那麼有閒心愛下棋,我還有事呢。”淩操見這一雙佳兒佳婿情感俱從面上流露,也不去管他二人拌嘴,在旁拈髯微笑,不發一言。後來看出允中的意思是十分不願意雲鳳就走,便幫着留道:“你大哥既要下棋,我已下過一盤了,你陪他下一盤何妨?”允中見丈人也幫他留愛妻,越發得意,現於神色。雲鳳道:“你少得意,不要以爲我爹爹叫我陪你下,我就得下。說真了,你這種屎棋漫說一盤,就是十盤,還不把你殺個落花流水麼?”允中道:“我誠然下得不高,須知詩從胡說來,棋也不是從亂下來麼?凡事如果以爲自己不會,就老不學,以後還有會的日子麼?”雲鳳見他猴急眼巴巴的,也不好意思再公然拒絕,便正色對他說道:“我不是真不和你下棋,是因爲我日間言語不留神,闖了一個大禍,不能不留點神,省得鬧出事來,對不起這裏的主人。我急於要回去,就是這個原因。”

淩操知道愛女聰明持重,輕易不說戲言,料事也極爲透徹,聞言大驚,連忙問故。雲鳳便把日裏許超和湘英拌嘴鬥氣,自己從旁解勸,湘英任性使氣,老早就推說要睡,自己如何留心,從旁守着不離,等她睡熟纔送藥來,前後情形說了一遍。淩操聞言,忙說道:“既然如此,果然這不是可以大意的,惟願她不是裝睡騙你纔好。你急速回去吧。”雲鳳見父親也和自己一樣疑心,越加心慌,也不還言,拔腳便走。出了房門,祇兩三縱已到湘英樓下,匆匆上樓一看,繡帳低垂,牀前湘英繡鞋仍和剛纔一樣,端端正正放在地下。剛要好笑自己多疑,誰知走近牀前一看,牀上祇剩一堆繡被,哪還有個人影。立刻頭上金星直冒,急出了一身冷汗。忙往後房一看,那丫頭睡得正香。湘英平日所用的一把寶劍連同七星連珠弩俱已不在牆上。再反摸被頭,溫香尚未散盡,尚疑她不曾去遠。便開了樓窗,縱到高處一看,四外寒風颯颯,哪裏看得見絲毫蹤跡。當下低頭略一尋思,也不去喊那丫頭,徑從樓頂縱下地來,去尋淩操商量去了。這且不言。

話說許超持了書信,問明道路,帶了幾件輕便的兵刃暗器,出了山口,繞着山徑小道,直往陳圩走去。到將近黃昏時分,見前面有一個大村寨,打聽行人,果是地頭蛇追魂太歲陳長泰的莊子。及至走到臨近一看,這座村寨前臨湘水,後倚崇山,寨前掘有丈多寬的護莊河,將湘水引進去把寨子四面圍繞,越顯得氣象威武。許超正在四外觀看,那守護莊橋的豪奴見天色不早,剛要把吊橋扯起,忽見許超走來,遠遠喝問道:“你是做甚麼的,跑到本寨探頭探腦?再不說明,我們就要放箭了。”說罷,便有幾個人拿着弓箭,遠遠瞄着許超,做出要放的神氣。許超見這些豪奴狐假虎威,傲張作智,十分好笑。情知陳、羅二人不在寨中,此來無非打個招呼而已,樂得拿這些小人臊臊脾,見吊橋已經被那些人扯起,便高聲喝道:“你們把吊橋放下,過來一個,我的來意自然會說與你們聽的。”那些豪奴見許超神氣傲慢,不禁大怒,齊喝道:“我們莊主有令,這幾日閒雜人等不許進莊,我們也沒有工夫伺候你。你要是好的,你就泅水過來說吧。”許超聞言,哈哈一笑,腳微點處,已經縱過河來。那些豪奴見許超身手如此矯捷,不禁有些膽怯。爲首的一個便湊上前來問道:“你這人到底是做甚麼的?問你又不肯明說。你要想在這裏賣弄,須知我家莊主同羅九太爺不是好惹的。”許超笑道:“我正要尋陳長泰同羅九兩人答話,你快領我去會他們吧。”那些豪奴聽許超喊陳、羅二人的姓名,罵道:“這廝好大膽,竟敢喊我們莊主的名字,叫你喫不了兜着走!”說罷,便有一個豪奴拿起手中一條棗木短棍掩到許超身後,打算趁一個冷不防將他打倒。許超早已留神,裝作看不見,等到那人將棍舉起快要打到許超頭頂,許超也不轉身,也不躲閃,祇微微將身往左一偏。接着倒退一步,右手肘往後輕輕倒撞過去,在他胸前撞個正着。那人“哎呀”一聲,身子晃了一晃。許超那容得他緩氣立足,時到那人胸前,順勢往上一翻,手背正打在那人面部。跟着反臂回身,右拳起處,那人腮幫子上又着了一下。一個站立不穩,往許超左手正要倒下。許超就勢一扁腿,像踢毽子似的,將那人踢了兩個溜滾。那些豪奴見許超還手打人,各持器械一齊上前。許超剛把先前那人踢倒,見衆豪奴又從後面打來,更不怠慢,將身往下一蹲,一個蹚地連環腿,朝衆人下半部掃將過去。衆豪奴哪禁受得起這一下,被許超打倒了七八個。餘人均不敢上前,面面相覷。

正沒辦法,忽見莊門開處,遠遠跑來一少年。許超正待等那少年近前動手,那人遠遠高叫道:“壯士休要生氣,待我責罰他們。”說罷,已到面前。衆豪奴搶說道:“二莊主來了。這東西渡過河來,不問青紅皁白,就動手打人,將我們打傷了好幾個。快將他捉住,等大莊主回來發落吧。”那少年冷笑道:“平白無故還會有人欺負你們的?”說罷也不再理他們,走到許超面前,深深施一禮道:“壯士因何至此與他們生氣?請看在下薄面,休與他們計較吧。”許超見那人雖然年輕,面目英爽,彬彬有禮,不禁化怒爲禮道:“我名許超,奉了戴家場白、戴二位兄長之命來此下書。不想他們從後暗下毒手,以致動起手來。我也有些莽撞之處,請閣下寬容吧。”那人聞言,微微嘆了口氣,答道:“家兄同那姓羅的日前從呂村回來,原說在莊中候白、戴二位駕到。不料昨日莊外來了一位紅臉道長,口稱要會那姓羅的,那姓羅的卻不敢出去見他,由家兄將那道長敷衍走了。今日一早起來,家兄同姓羅的便變了主意,不在莊中等候,如今到呂村去了。壯士的書信如願留下,我自會着人送去的。”許超道:“這倒不敢勞駕,令兄既不在莊中,我還是到呂村投信便了。”說罷,道了一聲“得罪,告辭”,腳微頓處,縱身過河。那少年也將身一縱,跟蹤縱將過去。許超見那少年身法不在自己以下,暗暗驚異,重又請問姓名。纔知他便是陳長泰同父異母兄弟,名喚陳長谷,本領也頗了得。許超便請他留步,長谷執意要送,又送了有一里許路,纔將呂村路途指明,同許超分手而去。

許超見天色已晚,離呂村還須繞着山路走好幾十里地。來的時節,白琦曾再三叮囑,說是無論如何不可黑夜拜莊,以免誤會;如果天晚趕不上道,儘可在附近地方住上一宵,明早再去。許超便打算先趕到離呂村不遠的一個清水壩鎮集上先住上一宵,明早再行前去拜莊。主意打定,腳下使勁一趕路,一口氣走了有六七十里山路,繞過了一處山麓,前面便到了清水壩。這時業已是初更時分,遠遠聽見鑼鼓喧天。走到近前一看,一片廣場上,正搭着草臺,在那裏演得好熱鬧的武戲。臺前兩支粗如人臂的大火炬,還有許多亮子油松,照耀如同白晝。臺底下看戲的鄉民,扶老攜幼,擁擠得水泄不通。餘外還有許多賣零食年糕的攤子,大家都爭着來買。端的是豐年氣象,熱鬧非凡。許超本來腹中有些飢餓,見有賣食物的攤子,便不打開乾糧口袋,徑自跑到一個賣燒雞的攤子上,買了一隻肥雞、四個饅頭,又買了一碗粉條湯,加了一勺辣子,就在攤旁胡亂喫了一餐。喫完之後,正打算去尋宿頭,見臺上戲正到好處,順眼一望。猛回頭看見東首站着一個高身量的道人,正同人打聽一個人的姓名,耳朵邊忽然聽到有“羅九”二字,不由注了點意。假裝着往臺上看,身子卻一步一步湊了過去。同道人問答的人,本是一個老年鄉農,等到許超挨近身旁,業已將話答完走去。那道人也自走開。許超見那道人身高七尺以外,年約四十左右,生得虎背熊腰,一張紅臉,映着火光,分外顯出紅中透亮,不由心中一動。許超不敢冒昧,見那鄉農走往西北角人堆裏,仰頭正往臺上看呢。便也捱上前去,在他身後立定。正要想法同那人說話,恰好那鄉農看戲看出了神,不知怎地一用力,用手往後一擺,正打在許超胸前。等到覺出打了人回頭看時,見打的是一個穿着整齊的少年相公,知道惹了禍,急忙賠禮不迭。許超因想借機同他說話,存心讓他打的,樂得就此攀談。那鄉農見許超談吐謙和,愈覺不安,有問必答。二人一路看戲,一路說話,越來越對勁。

不多一會兒,臺上散戲,臺底下的人像潮水一般擠散開來。那鄉農上了幾歲年紀,又全仗許超扶持,沒有讓別人擠跌在地,非常感激。知道許超是路過此間,要往鎮上去尋旅店,便邀許超在他家過宿。許超心中雖然願意,口中不免客氣幾句。那鄉農道:“此處僻在山坳,並無客店,官人總是要往人家投宿,我敬重客官年輕性情好,何必客氣呢?”許超見其意甚誠,便也不堅卻,隨那鄉農走了有一箭多地,便到他家。當下揖客入門,便有長工過來招呼。問起那鄉農姓名,原來姓向,是個小康之家。許超坐定後,慢慢朝他打聽呂村諸人動靜。那老者道:“呂村自從呂憲明回家,郭雲璞來到,昔日手底下的爪牙漸漸又都回來,架弄起呂憲明的三兄弟,名喚呂馬的,無惡不作。前天晚上,我們這裏酬神演戲,知道呂村這些人倚勢兇橫,一毛不拔,並沒有攤他們公份。誰知開戲時節,呂三帶了一夥打手前來問罪,硬說不攤公份是瞧他們不起,硬要拆臺,給大家今年來個大不吉利。後來經多少人說和,按照演戲的錢,再出一倍給他,會首還給他賠了大禮,纔算完事。你說可惡不可惡?聽說下月初三,要和隔山戴家場打羣架。山裏頭還修了幾座天牢水牢,準備捉住戴家場的人關在裏頭。昨日聽說又請了陳圩的太歲同羅九疙瘩來助拳。好好的太平年歲不過,無緣無故要欺負人,打死架,這是何苦呢!聽說戴家場的莊主也很了得,人也正派,不知怎地會得罪這幾個凶神,這亂子纔不小呢!”

許超又問,戲臺旁邊同他說話的那個紅臉道人是不是本村中人,怎麼生得那般高大身量。向老者聞言,連忙搖手道:“客官年紀輕,出言有些不檢點。適纔我看戲正看得有趣,無意中一回頭,便見那道爺站在我的身後,見我回頭,便笑着同我說話。我起初還不甚在意,後來見他生得異樣,又是一張紅臉。本村同呂村相隔祇有三五里山路,我們這裏又是上湘潭必由之路,兩村的人我差不多全認得,從未見過這樣的一位道爺,他那一雙眼睛尤其怕人,老是往下耷着眼皮,我不是身量矮麼?我無意中往上一擡頭,恰正對着他那眼縫,也不知他那眼中發的是甚麼光亮,眼光一對,射得我兩眼都睜不開來,他那身量、紅臉,連那雙眼睛,根根見肉的長鬍子,我越看他越像廟裏頭的龍王爺。偏偏今天又是給龍王爺演戲還願,我上了幾歲年紀,知道今天龍王爺既然現身出來聽戲,今年年景一定比去年還好。但是說穿不得,要一說穿,不但沒有福,說不定龍王爺一生氣,就許像前些年呂村一樣,得罪了龍神,一場大水,差點沒把全村淹死,那還了得!所以我恭恭敬敬回了兩句,也不給他說破,我就告辭躲到旁邊,去讓他老人家靜心聽戲。果然我走開了兩步,再一回頭,就看不見他了。凡人走得哪有這般快法?明明使隱身法,不叫凡人見他老人家的真身。不是龍王爺顯靈,還有甚麼?幸而客官沒說別的,不然你明天上路準出亂子。”許超猜他是個能人,因爲不知他是呂村邀來的同黨,所以纔向老農打聽,不想附會到龍王身上去。知道這些鄉下人性情固執,不便同他辯難,便又問道:“據你老人家說來,明明是龍王顯靈了。我彷彿聽他同你打聽一個姓羅的,這又是甚麼意思呢?”向老者聞言想了一想,答道:“那姓羅的就是羅九疙瘩。要是別人提他的小名,我決不敢答言;因是龍王爺問他,闖出禍來,自有龍王爺保我。不過我見他問時,對羅九神氣還不錯,好似非常關心。莫非羅九本來生有仙骨,後來迷了本性,龍王爺和他有緣,想去點化他改邪歸正麼?”許超聞言,心中愈發好笑。

這時天已不早,二人談了一會兒,早有長工將牀鋪好,端進灰籠,招呼許超安歇。許超睡在牀上,再也猜不透那道人來歷,想了一會兒,徑自睡去。到了天明,向老者親自來招呼茶水點心。許超洗漱之後,用了點心,纔與向老者道謝作別。因爲昨日說是到湘潭去,不好意思改口,祇得先不進村,等到向老者轉身,才抄山麓捷徑翻到山腰,再由山半取徑進呂村去。才入呂村不遠,看見路上的人對他很注目。許超知道自己面生招人猜疑,也不去管他,徑往前面走去。轉進一個山溝,便遠遠望見呂村的舊寨。正待往前走去,忽見山坡樹林內走出二人,各持兵刃,高聲大喊道:“來人是哪裏來的?”許超不俟那人再發話,便將白、戴二人同自己的名帖遞了上去,一面說明來意。那二人聽說是戴家場的三莊主前來拜莊,便着人飛跑往寨中送信。一會兒工夫,去人回報,請來客入莊。許超隨了那二人走到寨前,早有一個獐頭鼠目的人迎了出來,請他入內相見。許超隨那人進寨,呂憲明早在階前迎接,說道:“許莊主,我們一別將近一個月了。”說罷,揖客入座。許超知呂憲明是挖苦他在魚神洞被擒之事,心中不免有氣,祇好裝聽不見。

坐定以後,許超照白琦囑咐的話說道:“我們彼此近鄰,自從魚神洞舊道湮塞,多年不曾來往。去年年底,聽說莊主從華山回來,本要前來拜莊,白、戴兩位長兄曾令在下去查看魚神洞舊道,不想與貴莊守洞的人發生誤會。在下回去後,白、戴兩位兄長深怪在下辦事不周,諸多冒犯,因爲忙於度歲,不曾早來請罪。過年以後,敝村事忙,陳圩之約不久到期,着在下前去下書安駕,就便請問陳圩莊主,到了二月初三,是否容我們弟兄三人前去登門求教?到了陳圩,纔知陳、羅二位業已駕臨貴莊。白、戴二位兄長聞知,又着在下前來,一來向貴村負荊,二來請問陳、羅二位,能否到了二月初三,光降鄙村?如能移尊就教,愚弟兄是日略備水酒粗餚,請陳、羅二位與貴村諸位前去赴宴,就在酒席筵前負荊,以全多年鄉鄰和氣。”說罷,便將書信取出,託呂憲明轉交。呂憲明接過書信,說道:“陳、羅二位原打算二月初三,在陳圩候三位大駕光臨,不想陳莊主的母親染病在牀,受不得驚嚇,特來呂村商議。正想派人到貴村去說,請三位另約地方,或者登門請教。許兄來得正好,就煩許兄回去,說我等二月初三,準到貴村叨擾就是。”許超口頭道了聲謝,便起身告辭。呂憲明倒很講面子,直送到大門外邊,纔行進去。

許超滿以爲此來不定要鬧出甚麼亂子,沒想到事情如此順手。離了呂村舊寨,往回路便走,剛剛走過適纔入口的山坡上,忽聽有兩個人在樹林之中說話。許超人本精細,忙將身隱伏在崖旁僻靜之處側耳去聽。祇聽一個人說道:“你說得也太邪了,一個年輕小姑娘,會有那麼大本領?我不信。”另一人說道:“你哪裏知道,世界上奇怪事多啦。你是纔回來不多日子,不知細情。你以爲我們莊主還是從前一般,盡仗教師、打手助威麼?告訴你說,他自從那年受了那個遊方和尚欺負,一賭氣跑到華山,尋着一位會吐火的神仙,練會了許多法術。去年纔辭別下山,打算重興舊日基業,揚名天下。又加上新來的那位郭真人,更是本領了得。有人看見他嘴一張,便吐出一道火光,將人活活燒死。去年大年三十晚上,那個戴家場的奸細武功何等了得,不是傷了我們好多人,後來被我們莊主和羅九爺親自動手,纔將他捉住的麼?昨晚擒住的那個女子,不過會跳高,會打暗器,武藝也還不錯,莊主不該小看了她,纔被她打了一弩箭。後來將她擒住,問她來歷,她執意不說。莊主本來要將她活埋,以報一箭之仇。偏偏郭真人見她生得美貌,打算收她做一個老婆。這小姑娘倒也烈性,起初被擒,簡直是殺剮聽便,不發一言;及至聽說要她歸降成親,更破口大罵起來。郭真人生了氣,纔把她下在螺螄灣石牢之內。你以爲她本事大,還不知在她以前來的那兩個女子本事更大呢。”以下談的便是上文金姥姥門下何玫、崔綺被擒之事。

許超從這兩個人口中聽說又有一個女子被擒,不由激動義俠之心。暗想:“何、崔二位俠女原說回山去請她們師父金姥姥,並尋幾個幫手,準在二月初三以前趕到戴家場。如今相隔已有多日,尚不見來到。莫非何、崔二俠女請不來金姥姥同別的幫手,不好意思來見衆人,故此單身去尋呂、郭二人拼命?但是既知能力不敵,何以又來犯這種無謂的危險?”又覺不對。依了自己脾氣,便打算跑進樹林將那兩人擒住,問個明白。因是來時白琦再三囑咐謹慎小心,不要多事,自己也知呂、郭、羅三人厲害,又在白天,不敢輕舉妄動。仔細盤算,估量自己能力同呂、郭、羅三人動手,雖然一個都不是對手,要是趁他不防,偷偷前去救人,或者不至於就遇危險。自己既以英雄俠士自命,明明見着一個義俠女子陷身虎穴,貞操性命全在危險萬分,豈容坐視不救?主意拿定,雄心陡起。

他所伏的地方,正是入呂村的口子。這時正是辰末巳初,湖南人喫早飯的時候。許超往四外一望,見沒有人過來,正要站起身,忽覺林內好半天沒有聲響,悄悄探頭一望,不由大喫一驚。原來那樹林內適纔說話的兩個防守的人,俱已捆綁在地。急忙進林一看,這兩個防守的人都被人點了啞穴,不能轉動。許超拍醒轉來一個,問他被何人捆倒。那人見許超救他,疑是本寨派來的接應,便對許超說道:“我二人正在談天,忽從邊崖上躥上來一條黑影,正要打鑼,人還沒有看清,便被她點倒,纔看出是一個穿青的小姑娘。她拿寶劍架在我的頸上,問了問螺螄灣的路徑,將我二人捆上走了。我這兩隻手麻得要死,你快替我解開,再去追奸細吧。”許超正要盤問螺螄灣的路徑同那被擒女子的詳情,忽聽崖下又有人說話的聲音。那人便高叫道:“四哥快來,這裏有奸細了。”許超疑他看出自己行徑,聞言大驚,急忙將那人重新點了啞穴,將身伏在一旁。見那崖旁上來的兩人,手中各拿着傢伙,口中說道:“你兩個又大驚小怪做甚麼?”走到近前,見他先來的夥伴被人捆倒,不由失驚道:“你兩個怎麼會失風了?”說罷,雙雙過去就解二人身上捆的帶子。許超更不怠慢,一個寒鴉掠地勢,躥到二人跟前,把這後來兩個接班的也點了啞穴。重又解開先前那人,用手中寶劍逼着問那女子被擒經過。

許超聽那人說的相貌身材頗似湘英,不由嚇了一大跳。心想:“湘英武功雖然了得,但是魚神洞既過不來,那人又說是在寨中擒住的,當然還是從別的路徑來。要不打魚神洞來,由戴家場到呂村,須要繞十幾處險峻山峯,有一百多里的山路。自己走時已在下午,況且雲鳳和她形影不離,除了半夜偷走,白、戴同淩氏父女決不會讓她一人來此涉險。半夜動身趕到此地,無論如何,她沒有那麼快的腳程。可惜那適纔捆人的女子沒有被他們看清面目,不知是否雲鳳,如果是雲鳳,當然被擒的是湘英無疑了。且不去管她是與不是,先去救出那女子再說。”當下解開那後來兩個防守人的束身布帶,像先前兩個一樣,如法炮製捆好,分放在四個岩角僻靜之處。把心一橫,便往螺螄灣走去。

這時村中人早飯已過,山中漸有行人。許超不敢在明處,翻山爬崖,揀那僻靜之處鷺伏鶴行,悄悄偷身過去。到了螺螄灣側一看,原來三面俱是高崖絕壁,一面是一個無底深潭,西石崖上有一個三尺方圓的小洞。許超見洞旁大石上坐着兩個防守的人,各拿兵刃銅鑼。由上至下,高有十丈。祇好繞道下去,再由潭側躥上去。便遠遠抓着古藤,墜到谷底。屏着氣,一步一步伏行到離那洞口約有丈許遠近停住。那二人也正談得有勁,並沒有防着有人從後暗算。許超到那二人身後不遠,把氣運足,正要做勢朝那二人撲去。忽見那二人坐的大石旁邊躥起一條黑影,接着噹啷一聲銅鑼掉地的聲音,把許超嚇了一大跳。

字數:7161,最後更新時間:2022-06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