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山劍俠傳


第五十八回 輕嗔薄怒 同摘梅花
慧質仙根 共尋碧澗


若蘭猛想起適纔二人喫鹿肉拌嘴情形,猜是金蟬與朱文賠禮,不及還言,照英瓊指的方向便走。纔將身轉到崖後,便聽朱文笑語之聲,忙把身掩在一旁偷聽。祇聽朱文笑道:“該死的!花未採着,倒撒了我一頭的花瓣。那邊那邊,我要那西北角上斜出來的那一個橫枝。誰要這麼大的,拿回家去當柴火燒麼?”若蘭猛聞一股幽香襲來,定睛往前面一看,原來崖側生着一株大梅花樹,開得十分繁茂。朱文站在當地指說,金蟬同猩猩分據在梅樹枝上。一會兒工夫,金蟬照朱文所要的小橫枝採了下來,那猩猩卻採了五六尺長的一根大枝。金蟬、猩猩下地以後,把梅花都去遞與朱文。朱文似嗔似喜地看了金蟬一眼道:“你採來了,我偏不要你的。”說罷,接過猩猩手中那枝長梅,回身就要走去。那猩猩非常淘氣,也學着人言,對金蟬道:“偏不要你的。”惱得金蟬怒起,上前舉拳便打。嚇得那猩猩連躥帶縱,飛一般跳下山崖,無影無蹤。金蟬便向朱文賠話道:“你還跟我生氣麼?下次我再不和你犟嘴了。”朱文站在那裏,祇是不理。金蟬仍是不住地說好話,定要朱文接他採的那枝梅花。朱文被他糾纏不過,正要伸手去接,若蘭差點要笑出來,連忙忍住,高聲說道:“天都不早了,你們還採梅花玩,大師姊她們叫回去開闢凝碧崖呢。”

朱文見若蘭忽然現身出來,不禁臉上一紅,不再理會金蟬,回身便走。金蟬無法,祇得同若蘭跟在後面。剛走到洞口,衆人俱在那裏,神鵰業已飛回,英男並未接來。英瓊手中拿着一件白色半臂,正和靈雲、芷仙講說,三人不由湊上前去。祇聽英瓊說道:“適纔我因想念英男姊姊,打算叫金眼師兄將她揹來,與我們一同開闢凝碧崖。不想金眼師兄回來,祇帶了她穿的這一件半臂,問它英男姊姊可在家中,它祇搖頭。難道她又隨她師父出門去了麼?”靈雲道:“神鵰飛回,想必英男不在庵中。不過這半臂又是何人與它帶來?是何用意?這倒叫人難解呢。”正說到這裏,神鵰忽用它的鋼喙,把英瓊衣角拉了幾下,又朝解脫坡那邊長鳴了兩聲。英瓊對衆人道:“我同金眼師兄處的日子不少,它的舉動十九我能猜出,這會兒它要我到解脫坡去。莫非英男姊姊生了大病,沒人照看,故而將她穿的半臂與我帶來,叫我前去看她麼?”話剛說完,神鵰又叫了兩聲,不住地搖頭,英瓊好生不解。朱文道:“這有何難,反正解脫坡離此不遠,我們何須爲此小事只管商量不決?我看天已不早,請大師姊領着衆人開闢凝碧崖,我代英瓊妹妹到解脫坡去看上一看,如果有病,我這裏還剩有嵩山二老賜的丹藥,與她喫上兩粒,將她揹到此間便了。”英瓊聞言大喜,便將解脫坡方向說與朱文,就請朱文騎鵰前去。那鵰不待英瓊吩咐,便自挨近朱文身旁蹲下。朱文越加高興,騎上鵰背,一個迴翔,便已沖霄飛起。

這裏衆人急於開闢凝碧崖,大家一路說笑,回身往洞內便走。剛走到洞門跟前,英瓊忽然回頭,“咦”的一聲。靈雲問是何故。英瓊道:“那解脫坡原離此地不遠,那神鵰爲何到了那裏不往下落,反朝西南方飛去,是何緣故?”靈雲道:“我看那神鵰在白眉禪師那裏聽經多年,非普通仙禽可比。看它揹着文妹去的神氣,此中必有緣故。此鵰業已通神,文妹又非弱者,等她少時回來,必有分曉。我們還是辦我們的事吧。”

說罷,英瓊在前領路,靈雲等隨在後面,按照妙一夫人指定的方向進去。原來是半間石室,盡頭處石壁非常堅固。估量地點已對,便由若蘭取出紫煙鋤,向那石壁上面打去。立刻紫光閃閃,滿洞煙雲,大的石塊隨着飛迸。不消十幾下,已將這數尺的石壁鋤了一個六七尺長、二尺來寬的石門,儘可容一個人出入。靈雲便止住若蘭且慢動手,先縱身進去一看。原來這裏昔日是後洞門戶,那塊石壁是從別處移來封閉的。洞內祇有兩丈多的面積,還是個斜坡,下臨絕巘,旁邊便是那萬丈深潭,雲霧瀰漫,看不見底。地洞中一塊丈許方圓、三四尺厚的大石蓋在上面,四圍俱是符咒,知道下面便是通凝碧崖的捷徑。若蘭縱身進來,站好方向,往那石上便鋤。鋤下去後,金光閃閃,那石還是紋絲不動,任你半邊大師鎮山之寶,也是無效。靈雲見那紫煙鋤竟然無功,知道是白眉和尚的佛法,連忙止住若蘭,率領大家跪倒,默祝了一番。祝罷起身,眼前一道金光亮處,石上符咒竟然不見蹤跡。便再次命若蘭動手,這次鋤纔下去,那塊大石居然應手而碎。靈雲、英瓊也同時拔出劍來動手,不消一頓飯光景,將那塊大石擊成粉碎,現出一個石洞。若蘭順便用鋤將那石洞中碎石撥開。靈雲見下面黑洞洞的,便道:“此洞定是通那凝碧崖的捷徑。偏偏文妹又到解脫坡去了,下面黑洞洞的不知深淺。只索等她回來,用天遁鏡照着下去吧。”若蘭猛想到金蟬是一雙慧眼,能在黑暗中看物,可以領着大家下去。回頭一望,竟然不在面前。原來適纔朱文騎鵰走時,金蟬本想跟去玩玩,還可借此與朱文賠話,因怕姊姊攔阻,特意走在衆人後面。靈雲等因急於開闢凝碧崖,不曾注意到他。他見衆人進洞,早抽身追趕朱文去了。靈雲發現金蟬不在跟前,猜是追趕朱文,他二人俱不在此,無法下去,祇得等他二人回來再說。

誰知等了兩個時辰,朱文、金蟬纔得迴轉,見了英瓊說道:“你說的那個余英男,大概被人搶了去了。”英瓊聞言大驚,忙問究竟。朱文道:“我騎上鵰之後,直過了峨眉山六七百里,還不曾往下降落,我覺着非常奇怪。神鵰不時回頭朝我長鳴示意,飛得比我們駕的劍光還快,又飛出去好幾百里,落到一個不知名的大山中。下了鵰背走不遠,看見一座洞府,洞門緊閉,四外風景好極了。我正在那裏想主意,神鵰忽然跑將過來蹲下,那意思要我騎上。我先疑心它飛累了,下來歇一歇力,再往前飛。誰想我二次騎了上去,它就往回路飛來。不多一會兒便遇見蟬弟趕來,一同騎上鵰背,這纔飛到你所說的那個解脫庵中落下。看見一個年老佛婆,滿面愁苦,在那裏唸經,見我們從天飛下,非常害怕。我對她說明來意,她纔說她本是廣明師太用人,後來又跟隨廣慧師太。廣慧師太五日前在本庵坐化,由英男同她將廣慧師太埋葬以後,英男便說師父遺命,叫她到峨眉後山投奔英瓊姊姊。她也知你出外未歸,每日俱要到後山去看你回來不曾。到第三天上,忽然來了一個姓陰的道姑,說是與她有緣,硬要收她做徒弟。英男執意不肯,偏偏那道姑法術非常厲害,不由英男不從,祇得勉強拜她爲師。那道姑便要帶英男到一個山上去修道,英男老想拖延,等你回來見上一面,費了許多脣舌,那道姑纔容她再待兩日。她恐你回來尋她不着,特到後山來與你留下一信。今天早上,那道姑便把她帶走了。去的時節,她將廟中一切都送與了那老佛婆。又再三囑咐,她走後如果有一個姓李的小姑娘來,便把以上情形對她詳細說明,要緊要緊。那老佛婆把我錯當做了你,纔把這許多情形對我說。我問她那道姑甚麼模樣神氣,那老佛婆上了幾歲年紀,說得不十分清楚。聽她語氣,那道姑絕非好人,英男定是被逼無法,被人強搶了去。那神鵰領我去的所在,想必便是那道姑的巢穴,也未可知。”

芷仙聞言,忽然想起昨日進洞時,曾在石桌上撿起一封信,上寫“瓊妹親拆”。彼時英瓊出洞餵鵰去了,自己因見人多,好意替英瓊收好,不知怎的,一倒頭睡着,便把此事忘卻。聽朱文所說情形,英男昨晚尚在廟內,今早纔被那道姑逼走,豈不是自己誤了人家?不由又羞又急,又不好意思直說出來。正在爲難,忽聽英瓊着急說道:“那老佛婆既說英男姊姊走前曾到我洞中留信,如何我們都沒有看見呢?”芷仙知道英瓊與英男交厚非常,不便再爲隱瞞,好在自己是一個無心之失,忙接口道:“昨日我進洞時,曾看見石榻旁邊有一封信,也未看清上面寫的甚麼,因彼時身子睏倦已極,被我隨手塞在牀褥底下,也不知是與不是?”英瓊聞言,無暇與芷仙答話,急忙奔至榻前,將信取出一看,果然是英男親筆。信中大意說:

英男前十天到後山來尋她,見洞門緊閉,以爲她在左近閒遊,尋了一遍,不見蹤跡。起初還疑心她騎鵰出遊,後來接連來了數次,最後一次將洞中石頭搬開,看見留的信,纔知她被赤城子接引到崑崙派女劍仙陰素棠那裏,神鵰佛奴已於事前飛去。她想了一陣無法,祇得回去把前事告訴廣慧師太。廣慧師太聽說她被陰素棠接去,大爲驚異,說那陰素棠現時已經脫離了崑崙派,如果被她接去,恐不會有好結果,並說自己後日就要圓寂,原想叫英男到後山與她同住,不想中途出了差錯,好生替英男發愁。英男既擔心好友,又見恩師就要永訣,心中悲傷已極,無法可想,自己每日守着廣慧師太哭泣。過了兩天,廣慧師太果然坐化。那老佛婆原是當年西川路上有名的女飛賊鐵爪無敵唐家婆,因爲行劫一家大戶人家,被廣慧師太收伏,從此洗手皈依,跟隨廣慧師太已十多年,本極爲忠心。英男同唐家婆將廣慧師太埋葬後,又到後山來看英瓊回來沒有。英男的意思,以爲英瓊縱使暫不回來,神鵰佛奴總要回來的。倘若遇見神鵰,便請它將自己揹到白眉禪師那裏,問一問白眉禪師:如果那陰素棠是個好人,自己便設法尋了去,與英瓊一齊拜在她的門下;假使陰素棠是個壞人,也好求白眉禪師搭救英瓊,仍回峨眉同住,誰知來了幾次,均未遇見。第三天上,又到後山,忽然遇見一個中年女道姑,自稱她是女劍仙陰素棠,當時就叫英男隨她回去。後來問明來意,纔知她請赤城子接引英瓊,路過莽蒼山,遇見仇人史南溪,受了重傷。幸而遇見嵩山二老中的矮叟朱梅,給了幾粒奪命神丹,纔得保住性命,養息了些日,迴轉棗花崖,請人報仇。陰素棠聽說她所要收歸門下的李英瓊,遺落在莽蒼山中一個破廟之內,因史南溪與烈火祖師不是一時能尋得到的,先放下報仇之事,急忙駕起劍光,沿途尋找英瓊,並無蹤影。猜她已從原路迴轉峨眉,故跟蹤到此,英瓊卻並未回家。巧遇英男,見她根骨甚厚,便要收她爲徒。英男聽說英瓊在半路上孤身遺落,因聽師父說過陰素棠不是好人,見英瓊未被她網羅了去,不禁心喜。但是聽陰素棠說英瓊孤身一人在荒山破廟之內,並且已尋不見蹤跡,又非常擔憂。加上那陰素棠見尋英瓊不着,執意要帶她走,又害怕,又不願意。後來陰素棠用飛劍相逼,英男被迫無奈,再三哀告,假說亡師後事未了,請容她再在解脫庵中住上幾日,再隨着她同去,費盡許多脣舌。英男的嘴本甜,一套花言巧語,居然將陰素棠哄信,但是卻不准她多延,只能再等兩天。英男無法,祇得應允。她的原意,祇因英瓊信上說神鵰祇去十幾日回來,想捱到神鵰回來,騎了逃走。又假對陰素棠說,她與英瓊情同骨肉,起初所以不願隨她同去,是因捨不得英瓊。求陰素棠允許她這兩日內常到後山,探望英瓊回來不曾,如果回來,與她一同拜師,豈不是好?這幾句話,果然大合陰素棠心願,知道英男不會飛劍,不愁她逃走;又見英男一臉小孩子氣,談吐真誠,便答應了她。英男揹着陰素棠,偷偷寫了這封長信,留與英瓊,託英瓊回來,千萬請神鵰到棗花崖陰素棠那裏將她揹回,再一同逃到白眉禪師處安身等語。

英瓊看完這一封信,一陣心酸,幾乎流下淚來,當下便請靈雲等設法去救英男,靈雲道:“我看陰素棠既然這樣愛惜人才,英男在她那裏決無兇險。我們不願她歸入旁門,去接她回來,自是正理。不過也用不着忙在這一時,等到將凝碧崖開闢出來,再從長計議如何?”大家聞言,俱都贊同。英瓊雖然性急,也祇得任憑靈雲調度。當下重又進石洞,靈雲先命朱文、金蟬二人持着天遁寶鏡前導。初下去時,那洞祇容一人出入,加上適纔墜下去的碎石礙路,頂又不高,祇得魚貫俯身而行。及至走下去有數十丈遠近,忽然覺着空氣新鮮起來。靈雲忙叫朱文收起寶鏡。果然看見透出一片光亮,和早上出來的曙光一樣。便往那有光所在走了下去,繞了幾個彎子,竟是越走前面越亮。及至走到盡頭,原來已出洞口,面前是一座峭壁。那洞口上下半截,平伸出去,上面只露出寬約數尺的一個孔洞,四外一無所有。朝上一望,只見雲霧瀰漫,伸手可接,看不見青天,也不知離上面有多高。再走到崖側,往下一望,下面也是層雲隔斷,看不見底。若蘭失聲笑道:“這裏就是凝碧崖麼?外頭上不見天,下不見地,洞內又是這樣黑洞洞的,我們又不是要逃走避難,好端端地跑到這裏來居住,有甚麼意思呢?”

話言未了,金蟬忽然狂呼道:“在這裏了!”原來衆人起初以爲妙一夫人既說凝碧崖是白眉和尚禪悅之所,又叫連九華都不要回去,祇在此處學道,估量那裏一定是美景非凡。適纔下來時,便充滿了好奇之想。走了好一會兒黑路,好容易前途纔出現一些光明,滿心歡喜。及至走到了盡頭,卻是寸草不生、枯燥無味的一個死崖口。除了靈雲年長,知道妙一夫人叫大家來住,不是別有用意,便是自己同衆人還未走到地頭。英瓊是去過的人,已知道這裏絕非凝碧崖。餘人大半失望。還未容英瓊說話,若蘭已先說出不滿意的話來。那金蟬更是性急,他見崖口上下俱被雲遮,不由分說,將朱文寶鏡搶到手中,揭開錦袱,向下一照。再加上他的一雙慧眼,霞光到處,下面雲霧衝散,早看見底下一個廣崖,崖上下叢生許多奇花異草,嘉木繁蔭,溪流飛瀑,映帶左右,果然是一個仙靈窟宅。心中大喜,不由狂喊起來。

這時英瓊正對靈雲說:“這裏不是凝碧崖,那凝碧崖我昔日去過,哪裏是這般光景?”大家聽見金蟬高興狂呼,也都圍將過來,雖然看得沒有金蟬那般清楚,也看出下面的山光水影,一片青綠,別有洞天,果然無愧“凝碧”二字。衆人便商量着要駕劍光下去。靈雲道:“我想這條道路到此而止,便要駕劍光纔能下去,決沒有這般簡單。母親既叫我們從上面開闢,想必還有路可通。我們下去,原不費事,裘、李二位妹子不會御劍飛行,如何下去?”金蟬道:“姊姊總是這樣慮前慮後,慢吞吞的。我們適纔從上面下來,不就是這一條路麼?至於裘、李兩位姊姊,你同朱姊姊俱都劍術高強,不會揹她們下去麼?”靈雲道:“話不是這般說法。一個人做事,總要做徹,沒有說畏難苟安,祇做一半的。英瓊妹子生具仙骨,又得了一口仙劍,喫了許多仙藥靈果,身輕如葉,只消照父親口訣去練,我從旁再稍微指導,不消一月,便能御劍飛行。芷仙妹子就難得多了,她至少還要練個三年五載。以後常要出入,祇有我一人纔能帶她進出,倘若我們有事他往,豈非不便?”金蟬還要爭論,朱文搶先說道:“我們既然看見下面景緻,是不是凝碧崖還不一定,何妨大家將裘、李二位揹的揹,帶的帶,先同到了下面,看清地點是與不是,再由我們一同去尋那通下面的捷徑,豈不是好?”金蟬聽了這一番話,固是心服口服;衆人大半少年喜事,俱都贊同。靈雲也祇得同意。便議定由靈雲帶芷仙,朱文帶英瓊,連同若蘭、金蟬,共是六人。

正要舉足,忽聽頂上鵰鳴。英瓊聽出是佛奴鳴聲,忙喚衆人稍停一停再下去。不多一會兒,果然佛奴從上面崖旁那數尺圓的孔洞中,束翼翩然而下,背上面坐着那個大猩猩。若蘭笑道:“這個猩猩倒會享福,莫非求神鵰攜帶,也到凝碧崖走走麼?”言還未了,神鵰已飛到英瓊面前落下。猩猩看見主人,忙從鵰背上跳了下來,趴伏在地。英瓊道:“這番我同裘姊姊不必二位姊姊攜帶了。”說罷,拉了芷仙騎上鵰背。那鵰等二人坐穩,將身往下一撲,就勢舒展兩隻鋼爪,抓起地下猩猩,橫開雙翼,朝孔洞中斜飛下去。若蘭拍手哈哈笑道:“他們倒好耍子。將來等我遇見機會,也收伏一隻神鵰來騎騎多好。”朱文道:“你們不用羨慕人家了,快些下去吧。”當下同了金蟬、靈雲、若蘭四人駕起劍光,飛身下去,一會兒工夫,便已着地。

英瓊同芷仙已先到,笑對衆人道:“這裏正是凝碧崖,昔日曾被金眼師兄揹我來過的,你看那邊崖壁上面不是有‘凝碧’兩個大字麼?”靈雲等舉目往前一看,果然前面崖壁上面有丈許方圓的“凝碧”兩個大字。左側百十丈的孤峯拔地高起,姿態玲瓏生動,好似要飛去的神氣。那凝碧崖與那孤峯並列,高有七八十丈,崖壁上面藤蘿披拂,滿布着許多不知名的奇花異卉,觸鼻清香。右側崖壁非常峻險奇峭,轉角上有一塊形同龍頭的奇石,一道二三丈粗細的急瀑,從石端飛落。離那奇石數十丈高下,又是一個粗有半畝方圓、高約十丈、上豐下銳、筆管一般直的孤峯,峯頂像鉢盂一般,正承着那一股大瀑布。水汽如同雲霧一般,包圍着那白龍一般的瀑布,直落在那小孤峯上面,發出雷鳴一樣的巨響。飛瀑到了峯頂,濺起丈許多高。瀑勢到此分散開來,化成無數大小飛瀑,從那小孤峯往下墜落。峯頂石形不一,因是上豐下銳原故,有的瀑布流成稀薄透明的水晶簾子,有的粗到數尺,有的細得像一根長繩,在空中隨風搖曳,俱都流向孤峯下面一個深潭,順流往崖後繞去。水落石上,發出來的繁響,伴着潭中的泉聲,疾徐中節,宛然一曲絕妙音樂。聽到會心處,連峯頂大瀑轟隆之響,都會忘卻。那濺起的千萬點水珠,落到碧草上,亮晶晶的,一顆顆似明珠一般,不時隨風滾轉。近峯花草受了這靈泉滋潤,愈加顯出土肥苔青,花光如笑。

衆人遇見這般仙景,一個個站在那裏沒聲響,耳聽大自然的仙音,目接無窮盡的美景,不約而同地靜默得呼吸都要停止。金蟬快樂到了極處,忽然在靜寂中一聲狂呼。大家不知不覺地互相歡呼跳躍起來,一同高興讚賞了一陣。英瓊又向着崖前一株綠蔭如篷、蔭覆數畝地面的參天老楠樹,指給靈雲等看,說此樹便是昔日白眉和尚結茅之所,把前事補敘了許多。

正說得高興,忽然一團黑影從樹頂飛落,接着又是哧溜一聲,溜下一個黑東西來,把芷仙嚇了一跳。定睛一看,原來是神鵰揹着猩猩,猩猩爪上還抓着一串佛珠同一張紙條。英瓊接過一看,正是師祖白眉和尚所留。大意是說:他已早算出他們要來此地居住,崖壁上面有一個洞府,裏邊有一百多間石室丹房,昔年原是長眉真人準備光大門庭時開闢出來的,後來還沒有用,便已道成昇仙,一直沒有人用過。自從白眉和尚到此借住,又開出來一道靈泉,從各大名山福地移植了許多靈藥異卉,瑤草琪花,更爲此地增色不少。那石洞中的石頭,本是一種透明質地,日夜光明,最宜修道人居住。洞門西面有一條上升的道路,直通後山飛雷嶺髯仙李元化洞府旁邊的一個已經閉塞的石洞之中。南面還有一條上升道路,便是通李寧父女所居的棲雲洞。佛珠贈與英瓊,後來自有妙用等語。

英瓊見紙條上面提到她的父親,不禁動了思親之念,流下淚來。靈雲勸慰了幾句,便從她手中接過那一串佛珠看時,一共祇有十八粒。拿在手中輕飄飄的,非金非玉,非木非石,顆顆勻圓,有龍眼般大小。發出來的烏光黑黝黝的,鑑人毛髮。知是一個寶物,想必將來定有用處,仍遞與英瓊套在手上。

字數:6313,最後更新時間:2022-06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