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儀禮疏》序


唐朝散大夫行太學博士弘文館學士臣賈公彥撰。

竊聞道本沖虛,非言無以表其疏。言有微妙,非釋無能悟其理。是知聖人言曲事資,注釋而成。至於《周禮》、《儀禮》,發源是一,理有終始,分為二部,並是周公攝政大平之書。《周禮》為末,《儀禮》為本。本則難明,末便易曉。是以《周禮》注者,則有多門,《儀禮》所注,後鄭而已。其為章疏,則有二家︰信都黃慶者,齊之盛德;李孟悊者,隋曰碩儒。慶則舉大略小,經注疏漏,猶登山遠望而近不知;悊則舉小略大,經注稍周,似入室近觀而遠不察。二家之疏,互有修短。時之所尚,李則為先。

案:士冠三加,有緇布冠、皮弁、爵弁,既冠,又著玄冠見於君。有此四種之冠,故記人下陳緇布冠、委貌、周弁,以釋經之四種。經之與記都無天子冠法,而李云委貌與弁皆天子始冠之冠,李之謬也。《喪服》一篇,凶禮之要,是以南北二家,章疏甚多,時之所以,皆資黃氏。

案:鄭注《喪服》引《禮記‧檀弓》云︰絰之言實也,明孝子有忠實之心,故為制此服焉。則絰之所作,表心明矣。而黃氏妄云︰衰以表心,絰以表首。以黃氏公違鄭注,黃之謬也。黃、李之訓,略言其一,餘足見矣。今以先儒失路,後宜易塗,故悉鄙情,聊裁此疏,未敢專欲,以諸家為本,擇善而從,兼增己義,仍取四門助教李玄植詳論可否,僉謀已定,庶可施矣。函丈之儒,青衿之俊,幸以去瑕取玖,得無譏焉。

字數:476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3-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