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昇經卷下


神生章第二十二

老君曰:神生形,形成神。形不得神,不能自生,神不得形,不能自成。形神合同,更相生,更相成。  

神妙萬物而為言,神生形也,身乃神之車,神之舍形成神也,蓋神去於形謂之死,而形非道不生,形資神以生故也。有生必先無離形,而形全者神全,神資形以成故也。形神之相須,猶有無之相為利用,而不可偏廢,惟形神俱妙,故與道合真。

神常愛人,人不愛神[按1]

攝汝知一汝度,神將來舍,目無所見,耳無所聞,心無所知,神將守形,神之愛人也如此。然神好清而心擾之,神好靜而欲牽之,矜覽外慕,逐物忘返,無一息之頃,內存乎神,欲抱神以靜難矣。聖人復命之常同乎無知,雖聖智亦在所擯,故能神全不虧,異乎眾人也。

常安章第二十三

老君曰:聖人常安,與天地俱安,而鬼神通。眾人皆安其所不安,即不安矣。

聖人安其所安,不安其所不安,眾人不安其所安,安其所不安。安其所安,同於道也,故與天地齊其長久,而可與祐神,所以常安。不安其所安,蔽於物也,不亡以待盡,其行盡如馳,而莫之能止,何安之有。

蓋天道減盈滿,補虛空,毀強盛,益衰弱,損思慮,歸童蒙,塞邪知,聖人之樸也。

盛極則衰,升極則降,堅則毀,銳則挫,自然之理也。天之道,高者抑之,下者舉之,有餘者損之,不足者補之,蓋順其自然無容私故也。聖人法天,損之又損,無思無慮,蒙以養正,復歸嬰兒,閑邪存誠,智巧不作,則以安其所安,復乎素樸故也。

是以天下尚孝,可謂養母,常能愛母,身乃長久。

天下有始,以為天下母,道者萬物之母,而物其子也。孝子之養親,一舉足一言動,不敢忘焉。聖人體道,猶事親也,豈須臾可離哉。

身心章第二十四

老君曰:身之虛也,而萬物至,心之無也,而和氣歸。

養志者忘形,致道者忘心,離形去智,同於大通,則身無形累之患,而物自賓。內觀其心,心無其心,則心無使氣之強,而氣自復。

故善養身者,藏身於身而不出也,藏人於人而不見也。

惟藏天下於天下者,可以語此。

故君子之治,必先死於國,既死不亡,其國盛也。民不敢散,更復充也。

士見危致命,忠義許國,殺身成仁,雖死而不亡。得賢則能為邦家立太平之基,國之所以盛,天下之父歸之其子焉,往民之所以充也。

若能知常,施行反也,眾人歡樂,用生生也。動而失之,壽命竭也。

復命曰常,知常曰明,真常之道誠能知之,其所施設則異眾人矣。蓋君子樂得其道,小人樂得其欲,其所施行,若東西之相反也。以欲為樂,將以生生,適以喪生,樂未畢,而哀繼之,以道為樂,樂則生矣,其為樂可勝計耶!《莊子》曰:俗之所樂,果有樂無有哉!.無為誠樂矣,又俗之所大苦也。

夫天下大物哉,甚綿綿也,冥冥混沌不可知也。知之者去之,欲之者離之,近之者遠之。

有物混成,字之曰道,強為之名曰大,自古固存,幽深微妙,不可以智知也。跂而望之在乎前,棄而忘之在乎後,非有心者所得遠,無心者所得近,渾渾沌沌,終身不離,若彼知之,乃是離之。

是以聖人非託於天下,亦非託於鬼神,亦非託於萬物。常以虛為身,亦以無為心。此兩者,同謂之無身之身,無心之心,可謂守神。守神玄通,是謂道同。

有大物者,不可以物,物而不物,故能物物,明乎物物者之非物,豈獨治天下而已哉!以虛為身,以無為心,而一無所託,所謂不物也。身心兩忘,唯神是守,守而勿失,與神為一,則道將與汝居,而合乎大同矣。

無思章第二十五

老君曰:智士無思慮之變,常空虛無為恬靜,修其形體,而萬物育焉。

天下何思何慮,大智觀於遠近,以天下觀天下,虛靜恬淡,寂寞無為,以全其形生,故精神四達,並流上際下,蟠化育萬物,不可為象。

變者貪天下之珍,以快其情。然後兵革四起,禍生於內。國動亂者,而民勞疲也。

《道經》曰:不貴難得之貨,使民不為盜。《莊子》曰:擿玉毀珠,小盜不起。

夫國以民為本,民勞去者,國立廢矣。所謂出其無極之寶,入賊利斧㦸也。是以聖人無為無事,欲安其國民也。

民為邦本,本固邦寧,不知以其所愛及其所不愛。爭地以戰,殺人盈野,爭城以戰,殺人盈城,是猶出無極之寶,而入賊之利斧㦸也。聖人無為而民自化,無事而民自富,豈務殺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哉。

故曰:子能知一,萬事畢。無心德留,而鬼神伏矣。

能知一則無一之不知,不能知一則無一之知。德者得也,通於一而得之者,以無心故也。萬事皆出於一,鬼神之所以靈,亦出乎吾心而已,無心之心,可與祐神,故兩不相傷,而德交歸焉。

我命章第二十六

老君曰:我命在我,不屬天地。

禍福無不自己求之者。

我不視不聽不知,神不出身,與道同久。

目無所見,耳無所聞,心無所知,汝神將守形,形乃長生。

吾與天地分一氣而治,自守根本也。

通天下一氣爾,自本自根,自古以固存,能知守之則無不治矣。《列子》曰:天地與我並生類也。

非效眾人行善,非行仁義,非行忠信,非行恭敬,非行愛欲,萬物即利來。

為善無近名,故端正而不知以為義,相愛而不知以為仁,實而不知以為忠,當而不知以為信,欽中達彼,兼愛無私,利萬物而無所不利,非有心也。

常淡泊無為,大道歸也。故神人無光,聖人無名。

虛靜恬淡,寂寞無為,道德之至也,故聖人休焉。古之人葆其光而不露,晦其名而不彰,入於神,通於聖,蓋體諸此。

兵者章第二十七

老君曰:兵者天下之凶事也,非國之寶。寶之者,而不用也,用之者,動有亡國失民之患也。

兵者不祥之器,非國之寶。然天生五材,闕一不可,雖存所寶,豈得已而用之。不知出此,而樂殺人好攻戰,豈為民父母之道哉!《傳》曰:黷武無烈。

是以聖人懷微妙,抱樸質,而不敢為[按2]與天下交爭焉。雖有猛獸不能據也,雖有蜂蠆蟲蛇不能螫也,雖有兵刃弗能害也。以其積德玄通故也,是以天下莫能害焉。

道常無為而無不為,聖人體道夫何為哉?不與物爭,而天下莫能爭焉。此無他,積善成德,而神明自得。故忤物而不慴,兕無所投其角,虎無所措其爪,兵無所容其刃,而物莫之能傷也。《莊子》曰:人能虛己以遊世,其孰能害之。

柔弱章第二十八

老君曰:天下柔弱莫過於氣,氣莫柔弱於道。道之所以柔弱者,包裹天地,貫穿萬物。夫柔之生剛,弱之生強,而天下莫能知其根本所從生者乎。

氣也者,虛而待物者也,氣始於太初,而道在太極之先,則氣本於道也。弱者道之用,自天地以至萬物,皆本於是,有乎生而莫見其根,有乎出而莫見其門。

是故有以無為母,無以虛為母,虛以道為母。自然者,道之根本也。

無動不生無而生有,有不離無,無因有著,有無異用,皆同於虛,虛非無也,無實而已。虛無之宗,道實妙之,三者名雖異,而皆本於自然,為母之言,亦筌蹄爾。

民之章第二十九

老君曰:民之所以輕命早終者,民自令之爾。非天地毀,鬼神害,以其有知,以其形動故也。

禍福無門,唯人自召。宵人之離形者動與過也,然則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,非天地鬼神毀而害之也,人自取之爾。《書》曰:天作孽,猶可違,自作孽,不可逭,此之謂也。

是故無有生有,無形生形,何況於成事而敗之乎。

天地者,萬物之父母,天施地生,其蓋無方,曲成萬物而不遺,夫豈容心以敗其成事哉!然則民之輕命早終,非陰陽賊之,心則使之也。

人欲長久,斷情去欲,心意以索,命為反歸之,形神合同,固能長久。

天地能長且久,而人不能者,以其任情肆欲,放心縱意,自遺其咎故也。誠能忘其所不忘,而反求諸己,則形生而不敝,神全而不虧,形神合而不離,與天地齊其長久,斯無難矣。

天下章第三十

老君曰:人雖在天下,令意莫在天下;人雖在國,令意莫在國;人雖在鄉,令意莫在鄉;人雖在家,令意莫在家;神雖在身,令神莫在身,是謂道人。

人之生也,形不盈仞而心侔造化,豈滯於形體,拘於方隅哉!兼忘天下一宅而寓於不得已爾,以國觀國,以鄉觀鄉,以家觀家,亦莫不然。古之人所以處其家,如逆旅之舍,觀其鄉如戎蠻之國,蓋體此也。至於神之在人,經太山而無介,入淵泉而不濡,處卑細而不憊,充滿天地,揮斥八極,妙萬物而無方,初不累於七尺之軀也。昧者橫私於己,仞而有之將以盡神,何異守唐肆之遺蹤,而望其得馬哉?

意微章第三十一

老君曰:患生不意,禍生絲微。

禍患多臧於隱微,而發於人之所忽,聖人防微慎始,用智於未奔沉之前,蓋以此也。

善生於惡,利生於害,

有善而惡為之亞,有利而害為之對,物莫不然,惟去善而自善,則善惡一致,蓋將簡之而不得以美利,利天下不言所利,則無所不利,而未始有害。

大生於小,難生於易,

其作始也簡,其將興也必巨,大生於小也,苟以為易,難將至矣,難生於易也。《德經》曰:天下之大事必作於細,天下之難事必作於易。

高生於下,遠生於近,

高必基於下,遠必自於近,故九層之臺起於纍土,千里之行始於足下。

外生於內,

有諸中者,必形諸外。

貴生於賤,動生於安,

貴以賤為本,靜者動之基。

盛生於衰,

無冬之閉藏,則無春之蕃鮮。

陰生於陽,

陽不極,則陰不生。

是故有無之相生,虛實之相成。是以有歸有,無歸無也。

自無出有,有極歸無,相生故也,由虛為實,實復為虛,相成故也,自善惡以至陰陽,莫逃乎此。然有無迭用,以類而應,有善則有惡,有則歸有,無利則無害,無則歸無,各象其德,若影響然。此為道者,不蔽於有,不溺於無,而桀立乎中央。

在道章第三十二

老君曰:人在道中,道在人中。魚在水中,水在魚中。道去人死,水乾魚終。

道無乎不在,萬物職職,何莫由斯道也,況於人乎!《莊子》曰:行於萬物者道,道不遠人,人自遠道爾。其猶魚之在水也,魚失水則死,人失道豈存哉。

故聖人自知返歸未生,捐棄驕奢,絕除憂思。是故形隱神留,天下歸焉。

聖人復以自知遊乎物之初,外觀無物,內觀無心,驕奢憂思,內外兩忘,故鍊氣成形,鍊神合道,不期民之歸而自歸。《道經》曰:執大象,天下往。

無為無事,國實民富,保道蓄常,是謂玄同。

我無為而民自化,我無事而民自富,則復乎至幽,得其所一而同焉故也,道之真常,無異於此。

有國章第三十三

老君曰:有國者,其根深也。

莫知其極,可以有國,有國之母,可以長久。

天地覆載,萬物蓄養,金玉重寶,不積留也。

天無私覆,地無私載,故天不愛其道,地不愛其寶。

夫外天地者,有天地。

道之大全,生天生地,則天地之表,蓋有大天地者,誠能知天地與我並生而外之,則天地雖大,不出吾之度內矣。

外其身者,而壽命存也。

外死生,遺禍福,而神未嘗有所困,故與天地並,而莫知其極。《道經》曰:外其身而身存。

是以君子善人之所不善。

不善者吾亦善之。

喜人之所不喜。

得之則喜,失之則憂,人之常情也。君子於失得勿恤,而所喜者在道,何憂哉!故其可喜也,終無已。

樂人之所不樂。

天樂天,聖樂聖,《莊子》曰:吾以無為誠樂矣,又俗之所大苦也。

為人之所不為。

欲得人所不得,修人所不為。

信人之所不信。

至信之人可以感物,商丘開信,偽物猶不逆,況彼我皆誠哉。

行人之所不行,是以道德備矣。

行者行其所不能行也,如上數者,皆人之所不能行,而君子能行之,故積善成德,德兼於道,而道德咸備。

皆有章第三十四

老君曰:道非獨在我,萬物皆有之。萬物不自知,道自居之。

道無乎不在,萬物之所共由也,豈獨智者有之,瓦礫稊稗咸與有焉。道行於萬物,而物不自知也,道不違物,物自違道爾。

眾人皆得神而生,不自知神自生也。君有德施於百姓,百姓不自知受君之德也。

神妙萬物而為言,物得是以生焉,百姓日用而不知,猶受君之德而不知,皆曰我自然,謂帝力何有於我也。

是故聖人藏神於內,魄不出也。守其母,其子全,民熾盛,保其國也。玄虛積充,受命[按3]長也。

《道經》曰:載營魄。蓋魂陽而動,魄陰而止,聖人以神御氣,以魂制魄,故神常載魄而不滯於魄,尚何動出之有。神為氣母,氣為神子,守其母而子全,自然之理也。猶之民焉,民為邦本,本固邦寧,氣為命之元。氣全則命永存也,《經》曰:得微妙氣化。《莊子》曰:氣也者,虛而待物者也。元虛之氣配義與道,充塞四體,無是餒也,元虛厥躬,則壽敝天地,無有終時,不難致矣。

人能圖知[按4]天地萬物,而不自知其所由生,反命歸本,是大不知也。

自劵之內無適非本,自劵之外皆其末也。世之人逐末忘本,敝精神於蹇淺,雖天地之大,萬物之多,皆能役思慮以知之,不能反求諸己復以自知,道在邇而求諸遠,人皆曰予知,是大不知也。

治身章第三十五

老君曰:治身之道,先隱天地,靜居萬物之始。

玄牝之門,是謂天地根。所謂隱天地者,非伏其身而不見也,深根寧極隱於是焉。萬物之始,即天地之始也,無名天地之始,能歸其根以居之,其於治身也何有。混元謂仲尼曰:吾遊於物之初,正此意也。

夫聖人通玄元,混氣思以守其身。

天一在藏,資元氣以立始,天五在府,資沖氣以成終,或清而快,或濁而遲,周流於一身,而為有生之本者,是氣也。妙而難名,混而不離,唯聖人然後能通之,通之然後能守之,不知善持養,則昔之充者今或餒,昔之純者今或散,欲守而勿失不可得矣。關尹謂至人潛行不窒,蹈火不熱,行乎萬物之上而不慄。為純氣之守,其有得於此乎!

俗人以情愛貪欲以守其身。此兩者同有物而守其身,其道德各異焉。

孰不為守,守身守之本也,然所守在道,則守而不失,所守以妄,則莫之能守。抱元專氣,通於道也,道無時而盡,情愛貪欲逐於妄也,豈可長保哉,此兩者同有物以守其身,則物與物何足以相遠。蓋氣虛而待物者也,而合乎混冥,則物物而非物矣,物物而非物,即不物之物也,不物之物,唯獨智者能明之。由於獨智入自聖門,由於情欲入自禽門,其守身則同,其所以守身則異。

道德章第三十六

老君曰:道德天地,水火萬物,高山深淵,各有所歸。

自道而降,墮於域中,天高地下,萬物散殊,自有形以至無形,自有情以至無情,芸芸職職,各從其類,自然之理也。

夫道非欲為虛,虛自歸之;

唯道集虛。

德非欲於神,神自歸之,

積善成德,而神明自得《易》曰:顯道神德行。

天非欲於清,清自歸之;地非欲於濁,濁自歸之;

清輕者上為天,濁重者下為地。

濕非欲於水,水自歸之;燥非欲於火,火自歸之;

水流濕,火就燥。

萬物非欲見於形,形自見之。

留動而生物,物成生理謂之形,既已為物矣,未免乎有形之累也。

高山大澤非欲於飛鳥虎狼,飛鳥虎狼自來歸之;深淵河海非欲於魚鼈蛟龍,魚鼈蛟龍自來歸之。

積土成山,禽獸群焉,積水成淵,魚鼈生焉。《莊子》曰:長於水而安於水,生於陵而安於陵。

人能虛空無為,非欲於道,道自歸之。由此觀之,物性豈非自然哉。

道常無為,損之又損,以至於無為,道將為汝居矣。《素問》曰:虛无恬淡,真氣從之。

善惡章第三十七

老君曰:百姓行善者,我不知也;行惡者,我不知也;行忠信者,我不知也。是以積善善氣至,積惡惡氣至。

聖人無常心,以百姓心為心,善惡兩忘,付之自爾,不善者亦善之,不信者亦信之,善惡誕信冥於一致,將擇焉而不得,夫豈謭謭然分別而務求知哉!然視履考祥,積善積惡,殃慶各以其類,至若影響,然顧人所行何如爾。

是故聖人言,我懷天下之始,復守天下之母,而萬物益宗,以活其身。

天下之始,所謂無名天地之始也,天下之母,所謂有名萬物之母也,兩者異名,同謂之道。道之所在,萬物宗之,可以保身蓋優為矣,莊子所謂至樂活身,唯無為幾存是已。夫以混元之聖,猶不自居,取聖人之言以為證,此其所以聖益聖也。  

吾意常不知,安能知彼行善惡焉。

知之淺矣,不知深矣,知之外矣,不知內矣,則不知乃真知,而知乃不知也。然則不知彼而自知,玆其所以為大知歟。

積善神明輔成,天道猶祐於善人。

積善無已,則神之聽之,介爾景福,自天祐之,吉無不利。《德經》曰: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。

寂意章第三十八

老君曰:吾道淡泊寂,意死者生,靜而復命也。

淡則不與物交,泊則靜止不流,道之真也。體道者在於形如槁木,心若死灰,內靜其意,歸於寂定,而無以生為,故爾以其不自生,故形生而不敝,皆復命之常也。

生生積浸潤,滋汋留滯,玄冒沾洽,元氣包之,其根蓋深。乃四固,中無心,故能致萬物精華。無極之物,自然來歸之,以其空虛無欲故也。

生之所生者死矣,而生生者未嘗終,生生者道也,悟道以頓,一息而神,行道以漸,在於真積力久焉。誠能積而不已,浸潤以成,則精全神王,腎水澤而兩氣滋,廉泉玉英,周流無礙,孰有壅閼之患哉?夫然,故天一玄妙之氣覆冒形軀,靈液流暢,灌溉五官四肢百體,元氣包括,根深而蒂固,心虛而腹實也,萬物之精華,不期至而自至矣。古之人能腹天氣傳精神者,蓋得於此。

戒示章第三十九

老君曰:喜,吾重告爾,古先生者,吾之身也。今將返神,還乎無名。

無名天地之始,還乎無名,所謂遊乎太初也。

絕身滅有,綿綿常存。

外其身而身存。

吾今逝矣,亦返一原。

太初有無,無有無名,一之所起一之原,太初之先是也。太初之先,則亦不可得矣,返乎此,則體盡無窮而遊無眹,所謂主之以太一也,太一則一之原也。仲尼謂混元曰:向者先生形體掘於槁木,似遺物離人而立於獨也,其有見於此乎。  

忽焉不見,斯須,館含光炎,五色玄黃。喜出中庭叩頭曰:願神人復一見,授以一要,得以守元。即仰睹懸身坐空中,去地數十丈。其狀金人,存亡恍惚,老少無常。

聖人周盡一體,形充空虛,故神妙不測,存亡自在,超忽變化,不可名狀。

曰:吾重誡爾,爾其守焉。除垢止念,靜心守一。眾垢除,萬事畢,吾道之要也。誡竟復隱。喜不知所之,泣涕追慕,退官託疾,棄念守一,萬事畢矣。

《傳》曰:通於一而萬事畢。一者何也?精之數也,天得是以清,地得是以寧,物得是以生,誠能守而勿失,則復乎天下之至精矣。然而垢念未忘,雖欲守之,有不可得必也。遣息眾累,一毫莫嬰,妄念不起,靈臺有持,如鑑之明,而塵垢不止,以是抱而不脫,天下之能事畢矣,此聖人所以貴精也。昔廣成子修身千二百歲,而形未嘗衰,蓋得乎此。混元謂南榮趎曰:衛生之經,能抱一乎?能勿失乎?正與此同。

西昇經卷下竟

[按1]此句之下,《西昇經集註》尚有二句:『故絕聖棄智,歸无知也』。
[按2]『而不敢為』,《西昇經集註》作『而不敢有為』。
[按3]『受命』,《西昇經集註》作『壽命』。
[按4]『人能圖知』,《西昇經集註》作『人能徒知』。
字數:6002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2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