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蘭臺妙選》二

下篇


且夫神機妙論,默契精微。談元虛以言人物,卽本經而照是非。必三元可據,四柱堪憑。格清爲臺閣之臣,局妙居鈞衡之任。

日輪當表,毫光豈被猛風吹;

(戊午爲日輪,巳午爲當表。如戊午生於五月,又逢巳午日時,謂有輝光於天下,如有毫光,風吹不得也。人命得之,有貴祿則爲文官,有吉煞則爲貴神,亦有威權聲名。)

人立畫橋,沉影不隨流水去。

(己亥木逢壬寅金,又逢丙午或癸亥水,爲駕海畫橋,此格得之, 可以言貴也。)

桃花滾浪,龍門宜三月之先登;桂影橫波,鳳闕占季秋之早步。

(庚申爲桃花,生於春月,有水多爲奇,遇貴神祿馬,必龍門之一跳高登。桂影者,辛卯辛酉木人見巳[14]未,卽水多者,或丙午癸亥皆是。故八月半以前爲妙,已後則福輕也。)

[14]“巳”当为“己”。

風生粉籟,若夏月必是清閑;

(太陽盛暑之時,能喜風蔭。己巳爲生風,逢庚寅,更值夏月,若遇祿馬貴人,則爲極貴大臣、旁招賢士。若命宮無祿馬貴人,亦是鄉閭顯達之人。若生不當時,及死絕帶凶煞者,爲下賤之人也。)

水結池塘,生冬月必然濁溢。

(冬天丙午丁未天河水,生逢庚午辛未,土高有水多,又是夜生, 爲水結池塘,有水土之怨。人生遇者,生必嫉妬,殘害宗支,爲人沉毒 。生春夏乃佳,可以滋生潤物。又不可水多,遇寅卯爲淋漓之患,傷義之人。)

文星入於河漢,得時者爲仕途清政之人,失時者爲濁世勞力之輩。

(丁巳乙亥爲文星,乙亥生人見丙午丁未,遇八月生,則眾星明朗,謂得時必清政之人。若生餘月皆是失時。於丙子見丁丑癸亥亦是。 要生於秋月,無不貴也。)

一聲平地,播四海之威名;一德昇天,清四方之德化。

(一聲平地者,言雷也。爲正東艮寅甲卯乙,辰巽己亥者,雷也。獨乙卯真雷,乙屬木,木旺卯,又卯爲雷。以乙卯生人,三四月,逢辛未戊申己亥,其必播四海之威名。秋季只虛名之兆。冬月生人有貴人 ,亦是虛名之兆。一德昇天者,言天月二德遇乙丙丁,爲昇天。乙丙丁人遇天德,亦爲升天。或四月逢辛未戊申己亥者,必播四海之名。 秋季卽虛名之兆。冬月生人有貴人,亦是虛名之兆[15]。命值此格者,名標萬里,德化四方,爲人間享福之人,性愛人惜民,心中不藏事,無嫉妬,與人善處。蓋十二月内,皆有天德昇天,當詳之。)

[15]自“或四月”至“亦是虚心之兆”,与前释“一聲平地”處只有一两字的差異,疑为重復排印。

帝旺親於帝座,生居坎離者,叅朝謁帝之人;

(凡人遇坎離,上逢旺氣,臨於帝座,同貴人祿馬,命上定是叅朝大臣。何以知之?蓋坎離子午,爲陰陽之初,陰陽造化,子午運用, 遍歷四時,爲萬物之始。故爲子爲午,爲冬爲夏,爲正南北,人遇之,爲朝而南,故聖人端北面南,坐子面午,是謂明堂也。然子見午爲水火旣濟。惟子午二字欣逢於帝座,旺加臨貴祿之神,以此爲貴顯之人也。貴人喜,則爲台主談笑;貴人怒,則爲宰相紀年。水人遇之,得其正者,真不怒而威,爲卿相之貴。)

官祿會於官星,格在子午者,拜書受恩之客。

(子午,是明堂。祿元當卯。丁祿在午,六丁生人見壬午,六己生人見甲午,六癸生人見戊午,此爲明堂。上近真祿星會官,更吉神相聚 ,德合同臨,豈不貴哉!)

天澤生逢仲夏,用辛亥者,入格則德潤乾坤;

(天澤,天河水也。仲夏,五月也。蓋天河之水,冬月爲水結道途,故傷物,無所不折。惟夏月爲天澤。丙午丁未人,生於五六月,逢辛亥者是。辛亥乃天門也。得其全,謂之天門降天澤,故有德潤乾坤。四月逢丙午丁未辛亥尢妙。蓋四月用辛亥爲天德,極好。起例以天德三壬四辛是也。)

月華生於仲秋,用甲辰者,入格則光輝天下。

(月華,是己未也。仲秋,八月也。見甲辰,更當近夜之時,燈火配作金運,八月又是金白之時,故金運[16]得此時。或八月十五日前是也。己未逢甲辰,己用甲爲官星;甲辰逢己未,甲與己合,見未貴人 ,二者皆大貴公卿,小者爲監司,故謂之光輝天下。八月十五日以後,雖貴不顯,皆時不奇。)

[16]此段二“金運”意不可解,疑“運”爲“蓮”之誤。

日合辛卯,成功烜赫貫山河;

(日在戊午,是生夏。逢辛卯,松柏潔苑地,輪光穿入枝,是謂日合辛卯。逢巽地巳時,必爲山河節度之臣。不全者無貴,下輩之人, 趕脚之命。)

月時庚寅,慈性明靈光世寶。

(己未生人,於八月之時,月兔清潔,光射星河,遇庚寅之木,倒影壓江波,故有慈性明靈之寶。中秋尢妙,十五以後不佳矣。)

吉逢羊刃,身屬武職鎮邊疆;吉遇懸針,掌握兵符威華夏。

(羊刃逢祿馬生旺之神入格,輕清者,必爲武帥之臣;重濁者,教習槌棒幹僕之命。五行四柱無氣者,盲目愚奸之人。懸針遇吉,貴人祿馬生旺喜神,兼格局清者,爲兵權武將之臣;濁者教習拳手幹僕之命 。凶神犯者,必是徒流之輩。)

本乎天者,觀於賢人之心;本乎地者,會於眾人之見。

(本乎天,謂天干合起祿馬貴人吉神入格者,進招賢者爲長,善遏惡之人。本乎地,謂祿馬吉神地支官貴入格者,爲鄉閭能幹事務,和氣之人也。)

廣揚碩德,只緣龍虎會風雲;

(辰龍,寅虎,巽風,卯雲,四字全,更帶祿馬貴人,主慈善心,德與佛同也。)

大闡經綸,善爲斗牛見月露。

(丑爲斗牛之星,如己丑遇己未,生於夏末秋初,其人大闡經綸, 掌乾坤於筆下,爲國家棟梁之材。己丑爲天上真牛斗之巢。夏末秋初,天清月明。己未丁未爲月露,得金爲最貴也。)

格清失逢於祿馬,判爲平作之人;局妙陷屈於貴人,斷是道途之士。

(此言人命遇與不遇之說也。或逢祿貴而無格,只作富人;無氣只尋常人。或入格真,而少祿馬相催,亦是平作道途之人。)

三刑逢木墓,化爲曲尺之星;三奇逢戊辰,亦作剪針之子。

(木庫未,帶辰戌丑未全,爲曲尺之星。加貴人扶,必爲大臣。三奇或遇戊辰,反爲惡弱之兆。緣辰中有水,戊[17]中有火,水火交馳,陶鎔變化,如有三奇到,爲剪匠或雕木之人也。)

[17]據此句,則此段“戊”似當爲“戌”。

三奇勿遇,文章空負不成名;六合正逢,家貲實若藏珍寶。

(進脩之士不遇三奇,雖有文章,功名不遂。乙丙丁,甲戊庚,六奇如遇,更得入格,功名可望。得天干地支合於日時,爲六合,必主富足藏珍之命也。)

吉命更逢刑煞,無成破敗之徒;

(入格者反倒煞重,流浪之士,無成敗害之人。)

正格又值破空,斯濫窮途之哭。

(人命入格,反被空亡衝破,遇煞逢凶,爲窮途哭人,無破則一生迍邅 。)

五行枯淡,而性情卑微;四柱秀榮,而爲人慷慨。

(人命生不當時,無氣死絕,祿背馬[18],貴人空[19],謂五行枯淡,必爲言不敢言,行不敢行,立不敢立,性情卑小。如四柱有氣,入格者,是星會生旺,而爲人慷慨,秀榮俊偉。)

[18]此處當脫一字。《太微賦》有:「日月最嫌反背,祿馬最喜交馳」;《珞琭子三命消息賦》有:「背祿逐馬,守窮途而恓惶」。

[19]此處脫「亡」字。

才滿三峽,文章居詞館之中;

(三峽,水急也。學問淵源,才捷如三峽水也。人逢天河大海潤下,更逢己亥,最榮。蓋水臨官,謂之詞館之中也。)

學富三塲,文星在學堂之上。

(人能勤學篤志,必文章星在學堂。海中金,白鑞金,劍鋒金,遇丁巳時乃是。更加吉星、貴人、祿馬,必主文章。)

命推祿馬,格判臺根。發運各得其時,審察洞乎消息。

(人命以財官印為本,官乃扶身,財為養命之源。或行運遇之,皆為發達。況印以資身,要消詳強弱,為福為禍。宜推本主之興衰,可以辨貧賤富貴矣。)[20]

爲富爲貴,乃上下以咸和;若滯若迍,本祿源之相戰。

(如春木,夏火,秋金,冬水,得四時之相旺,亦得上下咸和,可以圖富貴。如木生於秋,火生於冬,金生於夏,水而逢土,土又遭木,皆為受制之地,安可以求通達哉?)[21]

運籌帷幄,必然貴祿兼全;掌握藩垣,善是煞權同到。

(命有貴人祿馬相生,身旺無沖刑破者,主運籌於帳眼[22],決勝於千里。煞權者,偏官將星羊刃亡神劫煞之類,皆主威權之職。)[23]

[20][21][23]此三節注释《古今圖書集成》所無,待考。

[22]「帳眼」似當作「帷幄」

禪[24]腕飛龍之輔,攘拳搏虎之能。風光顯赫於鄉閭,聲價主持於帝座。解使戎夷率服,能令草莽歸降。文章茂拔萃之才,談論吐珠璣之賦。富饒鄉郡,德潤方隅。可謂一人有慶 ,兆民賴之。

[24]「禪」當爲「撣」。

是以聯珠附馬,石崇排金闥之筵;

(聯珠者,根枝不斷。附祿馬者,乃大富,如石崇,有奇異之寶。)

互換逢方,武帝送窮船之日。

(互換,交遇天地之間,有財者大富,但心不足,必效武帝,爲天子送窮船也。)

水人火局,當招六路之財;

(如水人,居寅午戌火局者,必招陸路之財。如作商旅,財上見才,必因傷而成財;逢空,必因高而敗財。餘倣此推之。)

甲人巳午,必達鈞衡之任。

(甲見己,爲大財合,更帶馬官星,其人必達仕途也。餘倣此。)

陰陽未兆,一氣化生。著三才,遍歷於四時;播四象,化根於萬命。分別貴賤,使學者無不精明;撰述真機,令智士可以易見。用貽後代 ,慎勿輕傳。雖顯諸仁,宜藏諸用也。

(全文完)2009 年 3 月 9 日完成初校

字數:3005,最後更新時間:2021-02-06